• 爱情文章
  • 爱情日志
  • 爱情诗
  • 恋爱技巧
  • 您当前的位置:红叶文摘网 > 感悟爱情 > 爱情日志 >

    【告别“反比例”】 反比例

    2019-02-11  红叶文摘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3年多来第一次,“反比例男女关系”这一个专栏在《现代家庭》消失了,虽然有不少读者朋友很喜欢这个栏目,但是,“反比例男女关系”终于要落幕了。在落幕前,常常觉得自己也是为“男女关系”所累,要去观察,要去解析,要获得读者的共鸣,唯恐反应寂寂,唯恐搜肠刮肚再也找不到反比例,况且已经3年多了,心里暗暗地有一种落幕的期待。但是真正落幕后,竟觉得3年多来的“反比例”情结难以割舍,甚至朋友们经常还会向我提供反比例的素材。这本身也是一种反比例的心理状态啊。
      终于还是结束了。在告别这一个栏目的时候,觉得意犹未尽有些体会要说说。
      
      经常有朋友或者读者问我,为什么要起名“反比例男女关系”?其实“反比例”也就是“反调”的意思。遇到有人唱反调,而且还是喋喋不休地唱反调,总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于是就想知道是谁在唱反调,为什么要唱反调?这是生活中每一个人对反调的本能反应。还有一种反调,也是喋喋不休一唱三叹,听了倒是一点不难受,或者还会心一笑,甚至还拿它当补药,因为唱反调的人就是自己,就是自己追求的生活,就是自己过的日子。生活是最会开玩笑的,也是最会捉迷藏的。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生活的主人,回过头去一看,呵呵,生活才是人的主人;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抓住了生活抓住了机遇,也回过身去一看,呵呵,自己才是生活和机遇的俘虏。当然这都是每个人心甘情愿的事情。
      每个人都会有类似的体会。好几年前,像我们这样的人,都买了房,居住条件大为改善,花香必须多,室雅必须大;拥挤没有了,尴尬没有了,吃喝拉撒多功能不需要了,这就是梦寐以求的日子;但是要不了多久,完全不是出于怀旧,倒是会生发出对旧屋的淡淡怀念:原先拥挤中的热闹,由于新居的宽敞而清静了了;原先尴尬中的温馨,由于新居的几近奢华而淡薄了。虽然谁都不会想要回到陋室,但是这么一种反向的生活,或者称之为反比例的生活,就好像一个个唱反调的人,揶揄着每一个人,而这一个个唱反调的人,就是我们自己。
      正是那一次乔迁新居,给了我一个灵感闪现,恰逢当时我到了《现代家庭》杂志工作,总编孙小琪希望我在杂志上写一点生活和家庭的文章;一个灵感和一个工作任务的契合,产生了“反比例男女关系”――当工作和心愿可以契合在一起的时候,工作就是充满了愉悦。如果说,普通的正比例男女关系是“唯物”的实验,那么不普通反比例男女关系就是的“唯心”的窥视。这一窥视就是3年,我从窥视自己到窥视别人,从客厅闲情窥视到排档热情,从街头风情窥视到地铁动情,从酒吧迷情窥视到职场人情,竟然就窥视到一组又一组的反比例社会关系,反比例男女关系,反比例夫妻关系。几乎每一个人都可以在反比例关系中找到自己的个案。这就是生活的有趣,它无关是非,它没有对错,只是生活在和每一个人玩的一个个捉迷藏游戏,而捉迷藏游戏的有趣,我们都知道,不在于捉到,而是在于捉不到,或者说是捉的过程。3年过后,“反比例男女关系”已经改名为《反调男女》,栏目已经变成了一本书。
      几乎就是在3年前想到专栏的同一时间,我就想到了漫画家王震坤。我们两个人曾经在一个杂志社面对面共事多年,有过很默契的互动。由王震坤配画,他本身的名气和极富想象力的二度创作,使“反比例男女关系”更上一个层次,完全不必自谦,文字和漫画已经“交相辉映”。姓马的和姓王的组合在一起,那就是“马王堆”。
      “反比例男女关系”落幕了,但是生活还在继续,工作还在继续。很快就会有新的栏目,一个既有别于“反比例男女关系”,又与读者强烈共鸣的栏目会粉墨登场,至于是一个什么栏目,允许设置一个悬念,给读者一个突然的袭击,当然应该叫做期待中的惊喜。

    相关热词搜索: 反比例 反比例函数说课稿 告别 告别幼稚作文 告别往昔中考满分作文 告别白鸽阅读理解答案 告别白鸽阅读题的答案 告别自己中考满分作文 告别过去的不懂事说说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