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文章
  • 爱情日志
  • 爱情诗
  • 恋爱技巧
  • 您当前的位置:红叶文摘网 > 感悟爱情 > 爱情日志 >

    老姜的心事 老姜

    2019-03-30  红叶文摘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一       老姜有心事了。其实老姜的心事很简单,就是想见见郭县长。    老姜是青山县托古乡古田村的农民。农民想见县长你道是那么容易啊!村主任胡态问他几次了,你见县长要说个啥?他没有和胡态说。其实他想和县长说的很简单,那就是自从郭县长给他解决了这头奶牛后,他的日子就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这都是托郭县长的福啊!可是他见不到郭县长,郭县长答应他第二年的这个时候要来看他,要亲眼看到他脱贫。胡态说,你脱贫郭县长就高兴了,见不见都一样,郭县长是一县之长,你以为像你老农民呢,人家忙得很,根本没有时间听你这样的小事。老姜说,这怎么是小事呢?这是郭县长关心的大事,郭县长嘱咐我一定要尽快脱贫。胡态呵呵呵地笑了半晌,说,说你呆你就是呆,你以为你真是人家县长的战友啊?说完,他就摇头晃脑地走了。留下老姜一个人愣愣地在那里。
       老姜有两男两女,都已成家了,但日子过得都不宽裕,儿女们都在外打工,常年不在家。老姜的老伴两年前去世了,她得的是肺气肿病,卧床多年,治病给老姜拉了不少饥荒。四个孩子一个接着一个结婚,花销巨大,特别是两个儿子,过彩礼花去了大笔的钱,老姜雪上加霜,拉下了一屁股饥荒。老伴去世后,老姜就侍弄那十来亩地,那地在土岗子上,跑风,土质差,也不打啥粮。老姜去了年吃年用也还不了啥饥荒。愁得他头发都白了。冬天他揽了点活计,就是给村里人放羊。这个屯就这习惯,每家每户都养个三只两只羊,每只羊他放一个月给五毛钱。他一共放二百多只羊,一个月到手也就一百多块钱。对千疮百孔的家作用不大。但抓到手点钱总比没有抓到好。他也想过养点啥,可他没本钱。现在想,如果不是自己放羊也许就不会结识郭县长。
       那天是腊月二十三小年。老天嘎巴嘎巴的冷。老姜把羊群放进林地里,羊们用角挑开厚厚的积雪,嚼食下面的干草。天要傍黑的时候,他把羊群收拢起来往回赶。出来一天的羊都急着奔家,争先恐后地挤上了公路。这时远远的有一个车队过来,打头的是一辆有蓝白杠的警车,呜呜叫着,上面的灯闪着,后面是清一色的小卧车,两面低中间高的那种。老姜放的羊挡了路,长长的车队都被憋住了。这时从车上下来一个人,老姜认得,是乡里的李乡长,以前来村里开过会。和他一同下来的还有一个警察,他们俩黑着脸向老姜走来。老姜的心咯噔一下,心想这回可惹了祸,他赶紧挥着鞭子往公路上去赶羊。李乡长隔着羊群不满地对老姜说,你这老头怎么搞的?怎么连个羊群都赶不明白?抓紧把路让开,你知道是谁来了吗?是县政府的郭县长,郭县长这么忙还让你耽误了这么长时间。老姜一听就更害怕了,原来是县长来了,这还了得?他挥起鞭子往路下赶羊群。按说往常一赶这羊群就下路了,可是今天这羊偏偏和他作对,绕来绕去就是绕不下公路。其他的车也都停下了,从后面车上又下来几个人,慢慢往这边走。李乡长就有些紧张,对其中的一个胖胖的和老姜年龄差不多的人说,郭县长,对不起,是我的工作没做好,耽误您的时间了。郭县长和善地摆摆手,笑着说,没关系,我也正想找个老乡唠唠,看来是我和这个老乡有缘分。老姜的汗都下来了,听了郭县长这番话,悬着的心多少安定了一些,他挥着鞭子赶羊,羊开始往路下走。郭县长拦住老姜说,老乡,不忙赶羊,咱们唠唠。老姜一听县长要和他唠,刚消的汗又出来了。他紧张得把鞭子抱在怀里,两手反复地搓。郭县长伸出手来和他握手,他赶紧把手心在裤子上蹭了又蹭,这才伸出来。郭县长立马把他这只粗糙的手牢牢地抓在手里,另一只手在老姜的手背上拍了拍,说,老乡,今年的收成咋样?见县长问,老姜紧张地看李乡长,好像李乡长的眼睛里有答案似的。李乡长眼里滑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妙神情,说,你看我干吗,咋样就咋说呗,实事求是。老姜咽下一口唾沫,说,今年旱哩,三四成年,不太好。郭县长就又问,那今年的吃饭是不是有问题?老姜看看李乡长,他本想说没问题,可看到李乡长那眼神就不舒服了,想到自己这几年因为家庭遭遇多次到乡里申请贷款和贫困补助所遭受的白眼,就横了横心说,其实光是吃饭也没什么问题,是我家原来有情况。于是,他就把孩子接二连三成家花销大、老伴多年卧床治疗花的医药费多等和盘托出。他说,我这样的家庭如果光靠种那点地啥时候也翻不了身,就得养点啥才行。郭县长问,那你看养啥能行,养羊能行吗?还是养奶牛?老姜咧嘴笑着说,养奶牛当然好了,可我没本钱。一听他说这话,李乡长赶紧拦阻说,行了行了,郭县长这么忙你就别给领导添乱了,有什么困难过后和乡里说,我给你解决。老姜想在心里说,你给我解决,你要是真能给我解决我的日子也不会过成这样。可他不敢说。郭县长说,老李,别这么说,我下乡调研就是想给百姓解决问题的嘛。老乡,你贵姓?老姜说,我姓姜。郭县长说,老姜,你今年多大岁数?老姜说,我五十四了。郭县长说,啊,那你比我大一岁,你是老哥了。老姜吓得直往后躲,这怎么可以,你是县长,我是农民哩。郭县长说,农民咋了?县长和农民一样,都是人。我还当过兵呢。老姜小声说,我、我也当过兵。一听这话,郭县长来了兴趣,哦,你也当过兵?哪年?哪的兵?老姜说了年份和当兵的地点。郭县长竟然大叫,太巧了,咱俩是一年的兵,而且是一个团的,是战友。老姜说,那咋敢呢,你是县长。郭县长说,你看,你又来了。战友就是战友,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说吧,老姜,你买两头高产奶牛得多少钱?老姜忸怩了一下,说,我算了,咋也得两万一二吧。郭县长爽快地说,那没问题。他又回头对跟随他的县政府办张主任说,这事就交给你了,马上就办,是从信合贷款还是从扶贫款里出我不管,总之要办好。群众的事无小事。李乡长赶紧说,郭县长,您发话就行了,这牛还是我们乡里给解决吧。郭县长不客气地说,算了吧,你们要想解决不早解决了吗?还是我管吧。张主任马上表态说,郭县长您放心,明天我就落实。郭县长说,好,雷厉风行。他又转头对老姜说,老姜,给你买两头奶牛,你好好养着,来年这时候我亲自来你家,大伙给做个证,我要亲自包扶老姜,要眼看着他脱贫。郭县长一席话,说得老姜热泪横流。这么多年来,他的日子就像风雨中的枯树,摇来摆去随时都有折断的可能。经历了这么多磨难,他找过村里,也找过乡里,可是没有谁拿他当过人。今天,这么大的县长竟然和自己称兄道弟,还说是战友,并且马上给解决贷款买奶牛,他怎么能不激动呢。这一激动,不争气的眼泪就下来了。他哭着说,郭县长,你放心,我要是不把奶牛养好,我就对不起你的一片心。今年你给我买两头牛,明年这个时候你来,看我的奶牛变成几头了,到家里我给你炖小鸡吃。郭县长呵呵笑着说,小鸡嘛就免了,但是明年我是一定要来你家的,就是这个时候。
       老姜做梦也没有想到,郭县长答应的事这么快,第二天,两头奶牛就牵到了他的家。老姜的心里像灌满了蜜那样甜。
      
      二
      
       老姜的幸福日子就是从那两头奶牛到家开始的。老姜自己家买不起奶牛,但他以前给别人家养过牛,也算是个牛把式了。自从那两头牛到家之后,老姜就像伺候自家的老人那样精心地喂养这两头牛。他把自己的一间半砖房给牛做了牛舍,自己住进了那一间土房,还是个偏厦子,他东挪西借了三千块钱做流动资金,给牛买了最好的全配方饲料,完全按照舍饲的科学饲养流程来操作。冬天,为了防止奶牛胃寒,他把凉水烧成了温水来饮牛;每次挤完奶,他都用热毛巾敷奶牛的乳头,再涂上凡士林,防止牛的奶头皲裂;一闲下来,他就拿个小刷子给牛刷毛,嘴里还自言自语的和牛聊着话,好像牛能听懂似的。为了省钱,那年春节他除了三十和初一各吃了一顿饺子外,剩下的吃的都是粗粮。村邻们都嗤笑他说老姜从小就没妈,这回可好,一下子养了两个妈。听了这话,老姜也不恼,发自内心地对人家笑。他心里真是把这两头奶牛当妈养的。他把牛牵到乡里的奶牛繁育站,找到了配种员,花高价用了进口的荷兰牛的冻精液配了种,回到家他就喜滋滋地算日子。日子就在这种企盼的快乐中度过了。老姜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两头牛给老姜下了两个母犊,母牛见母牛,三年五个头。老姜的日子的前景一下子就透亮了。牛产完犊后,正是泌乳期,奶质好,产奶量骤增。老姜是两头见喜,把个老姜乐得合不拢嘴
       一年的时间过去了,老姜当初借的用于周转的钱还没有还上,但他干剩了两头小母牛,债主看他有指向也就不急着催他要钱了。
       日子就要好了,老姜的脸上整天都挂着笑容。他又掰着手指头开始算日子,看看离小年还有多长时间,因为小年郭县长就会来他家了。他不敢和领导攀战友,但在心里把郭县长当做了恩人和圣人,郭县长那么礼贤下士,把自己这样的小老百姓当回事,这样的好官上哪找去?没有郭县长就没有他老姜的今天!相反再看乡里的和村里的干部,那和人家郭县长没法比,他们想老百姓的事太少。
       老姜添了一个事,每天伺候完牛就来到村头,在去年他赶羊挡了郭县长的路的那个地方等郭县长。三九四九打骂不走,这个季节是东北最冷的季节,这里又是风口,东北风像刀子那样割在脸上,一会儿的工夫,老姜的棉帽子上就被他嘴里呼出的哈气弄得结满了霜。脸冻得通红,可是他依然站在那里。过往的村人问他,老姜,这大冷的天你不回家在这干吗呀?他说,我等郭县长,一年前他说这个时候来我家的,他要亲眼见我脱贫。村人就说,那你也没必要在这等,他来了会直接到你家的。老姜赶紧说,那咋行,郭县长是我家的恩人,我不能猫在家里等,咋着我得到村头来迎接哩!村人就摇摇头,苦笑着走了。一天, 两天,三天……五天的时间过去了,还差两天就过年了,郭县长还是没有来。老姜照样每天干完活就来这里。家里的年货什么都没准备呢,可他没心思准备那些东西,他只想等郭县长来,等他的恩人。他要亲口告诉他自己的这一年是怎么过来的,他吃了那么多的苦,就是要不辜负郭县长的大恩大德,把牛养好,等郭县长第二年来他家的时候看着高兴,但是到现在郭县长都没有来。有一次,村主任胡态骑着摩托车从这里路过,看到他站在路旁,这之前他早就听村人说了,老姜犯了一根筋的痴劲。现在看到他果真就这样,就停下摩托车,把腿支在地上说,老姜,你当真是要等郭县长吗?老姜点点头。胡态说,人家郭县长那么忙怎么可能来呢?老姜说,去年是郭县长自己说来的。胡态说,领导下来就是那么一说,你怎么就当真了呢?老姜说,别人说的我可能不当真,可郭县长说的我就当真,因为人家说给我送奶牛第二天就到了,郭县长说话是算数的,他是县长哩。胡态说,县长咋了?那是人家在兴头上随口说的,他一天到晚那么忙,哪有时间来啊?再说他那么忙对你说过的话早不记得了。老姜说,不会的,郭县长说话是算数的,他说给我牛第二天就给了,他说来我家肯定会来的。我要亲口告诉他我没有辜负他的期望,我来年就能脱贫了。任胡态咋说老姜就是不肯回去,胡态无奈摇摇头,说,你这个呆老汉……然后他带着一脸的无奈发动起摩托车走了。抛下老姜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那里。
       还剩一天过年了,那天老姜依然站在那里,正巧乡里的李乡长坐车路过这里,看到他那个状态,心里很不忍,在此之前他已经听胡态说了老姜为这事几乎就是魔怔了。他让司机靠边停了车,他从车上下来,问,老姜,你等郭县长啊?老姜点点头,眼神有些迷茫。李乡长想了想说,你别等了,郭县长要我告诉你,他现在太忙了,年前要走访慰问,还要布置来年生产,没时间来了,他知道了你的牛养得很好,他很高兴,以后有时间再来你家。老姜还是那迷茫的眼神,摇摇头说,不会的,郭县长答应我的,他说话是算数的。李乡长蛮以为自己撒个谎就能把这个老汉骗走,不承想他会这么固执,一时也想不起该咋个办,又劝说了两句,见不见效,就上车走了。
       一直到过年,郭县长始终没有来。这个年老姜过得没滋没味。他三十和初一各吃了一顿饺子,剩下的就是胡乱对付了。去年他不吃饺子是为了省钱养牛,可今年他不吃饺子是因为没心情吃,吃着没味。子女们都回来了,看到他这个样子也都心里不忍,大女儿劝他说,人家郭县长忙,没时间来就算了,你把日子过好了郭县长就高兴了,何必非要见人家。老姜说,是郭县长说要来的,他说话不会不算数的。往下任孩子们怎么劝他只是听不下去,一个年过得寡淡寡味的。
       听说县里正月初八上班。初八那天,老姜把牛伺候完,早早就到村头候着,子女们百般劝解也不行。从正月初八一直到正月十五,郭县长都没有来。日子好过了,本应该高兴才是,可老姜就是高兴不起来,一脸都是愁云。他上村里打听年前年后的郭县长来没来村里检查工作,胡态告诉他自打上次郭县长来给他买了奶牛后再没到村里来。老姜不信,问了村会计问治保主任,搞得大家都很烦,胡态也很不高兴,说,怎么的,你信不过我啊?老姜说我不是信不过你,就是不相信郭县长说话会不算数。一过二月二,老姜就去了乡里,他去找李乡长,没有见到李乡长,看到了乡里管生产的副乡长,他说明了来意,副乡长告诉他,郭县长两个月前来过几次,最近没有来。老姜满怀希望而去,扫兴而归。他想,也可能副乡长不知道情况,一定要见到李乡长,李乡长才真正知情,因为那次就是李乡长陪同的。老姜从家里带了两个馒头一瓶水上路了。他想李乡长可能不在,但自己一定要等到他,到了乡里,李乡长果然不在,去县里开会了。老姜在走廊等,出来一位工作人员往外撵他,他就到乡政府大门口的一个废弃的空房子里等。只要李乡长一进大门他就能看到。中午他把带来的馒头吃下去了喝了点水,冰凉的,胃里很不舒服。下午很晚的时候终于看到李乡长的车进了院。他诚惶诚恐地跟着李乡长进了屋,李乡长喝了酒,脸上红扑扑的,眼睛里像汪着水。当他说明来意的时候,李乡长原本和悦的脸就变了,变得很不耐烦,他皱了皱眉头说,郭县长那么忙哪有时间管你这点小事,你的牛不是挺好吗?那就回去好好过日子。老姜小声说,我只是……想知道郭县长来没来过咱们乡。李乡长听这话就更不耐烦了,怎么着,郭县长来不来还得和你说一声?最近半年没来。说完,就挥挥手。老姜知道这是下逐客令了,就赶紧出去了。回来的路上他还想,为什么问问郭县长来没来李乡长会那么不高兴?会不会是郭县长来了乡里也来了村里是找不到自己家了?这样一想他就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
       老姜就是不甘心,他想郭县长肯定来过村里,可能是没有找到他家,也可能是没时间去他家,你想想人家县长该有多忙!老姜决心继续找郭县长,他背着干粮和水坐公共汽车去了县城。县政府的大楼好气派啊,得有十个乡政府那么大!门口有小屋,有专人看大门。他刚凑到门前就被一个中年人挡住了,那人问你找谁?他说我找郭县长。那人用狐疑的眼光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说,郭县长没在家,下乡去了。老姜认为门卫很可能是在搪塞他,就哀求说,我是托古乡古田村的,道那么远,是打票坐客车来的,你就让我进去吧。那人说,县长不在你进去干什么?快走,不然我就喊人了。老姜看看真的进不去,只好怏怏不快地走了。老姜在家里待了一天,把奶牛托付给邻居,他又一次来了县城。他用小面袋子给郭县长背了当地产的榛蘑、木耳和蕨菜。他来到门前,又碰到了那天的那个门卫,那人一见他就满脸的不快,老姜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对自己那么不高兴,就赔着笑脸说找郭县长。门卫说,郭县长不在, 上省里开会去了,你赶紧走吧。老姜见他不开面,就撒了个谎说,我是郭县长的亲戚。那人撇撇嘴说,就你这样,还郭县长的亲戚呢,我告诉你,别和我来这套,你这样的上访户我见的多了,把我诓开,进去找领导告状,回头我挨领导�,没门!爱哪玩哪玩去。任老姜再怎么说门卫就是不理。老姜没办法只好离开县政府的大门,他在街上转了一下,突然有了办法,他想起同村的老方家的二小子在县政府上班,可是在啥单位工作,叫啥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他叫二小,要是能找到他一准能进去。他找了个电话亭,给人家五块钱,先通过114查了老方家的电话,电话通了,接电话的是老方的老伴,老姜怕她不告诉自己,就说自己是带了土特产去看二小的。这样老方的老伴才告诉了他二小叫方佳文,在统计局工作。但电话号码不知道。老姜撂下电话,又通过114查出了统计局的号码,然后拨过去,真巧,方佳文还真在。听他说是看自己的,二小很高兴,说马上到门口把他接进去。老姜乐得直搓手,想这下可好了。他赶紧回到门口。门卫问,你怎么又回来了?还没等他回答二小就到了,和门卫说是自家的一个亲戚,就这样他被放了进去。但二小并没有马上带他去见郭县长,而是到自己的办公室,给他倒了杯水,他真渴了,也不客气,捧起来就喝。二小小心地问他找郭县长什么事。他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二小一听松了口气,说这是好事,然后就领着他去县领导办公室,他们见到一位姓李的副主任,李主任说郭县长确实不在,是去省里开会了,要好几天才回来。老姜掩饰不住失望的情绪,二小看了有些不忍,就说,姜叔,要不这样吧,你先回去,我把你的意思通过办公室转达给郭县长,等你下次来再见他好不好?事已至此了老姜也没有办法,就只好把土特产留给二小,然后走了。二小推让了一下也就把土特产收了,并答应下次一定帮他见到郭县长。
       从县政府大院出来,老姜的情绪沮丧到了极点。这趟来的,往返车费花了不说,还搭上了土特产,结果还没见到郭县长。可细一想人家二小毕竟答应他下次见郭县长了,这样想想心情也就宽松了。
      
      三
      
       日子在松松散散中就这么过去了,转眼又是一年。这一年里老姜的奶牛又喜获丰收,两头老牛产下了两个母犊,上年的小牛也带了犊,以配种员观察,十有八九都是母犊,如果一切正常,现在未出生的小牛来年将会变成育成牛……这样循环往复下去,老姜的富日子就到来了。老姜的奶牛养得更精心了,两头老牛的年单产都达到了5吨以上,产量和效益都十分可观。老姜还上了所有的外债,手头还有了点积蓄,为扩大生产做准备。
       这个期间,老姜去了无数次县政府,他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要当面给郭县长报个喜,他现在脱贫致富了,全靠郭县长这样亲民爱民的好干部,好领导。再说郭县长也说了要到他家。尽管有二小帮忙,但是他去了这么多次却一次也没有见到郭县长。郭县长太忙了!
       第三年腊月的时候,他再次去找郭县长,结果听说郭县长调走了,调到了市林业局任局长。听说这个消息后,他就决定到市里去找郭县长,不,现在是郭局长。那天听说他要去市里,胡态像看外星人那样盯着他看了老半天,还拿手在他的额头上试了试, 看看他是不是发烧。胡态说,老姜,你是不是精神上有毛病?你的日子好过就算了,干吗非要死死地缠着人家?老姜说,我不是缠着人家,我是要当面向郭县长报喜,他是我的恩人。再说郭县长亲口答应要到我家的。胡态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说,我见过痴人,没见过这么痴的人,简直是“一根筋”!说完,气呼呼地走了。
       不管胡态生不生气,老姜还是照旧要去市里见郭县长。他换上了一套前不久刚买的衣裳(买这套衣裳就是为了见郭县长的),他找了一个大旅行提包,往里面装了榛蘑、木耳和猴头什么的,他知道郭县长什么都不缺,但这是他的一点心意。他又找出了一张照片,照片上,他牵着奶牛笑呵呵地站在那里。这张照片是县电视台的记者来采访时给照的,他要让郭县长看看,他现在是个什么状况。这和他当年穿的破衣烂衫给人家放羊形成了多么大的反差啊!
       第二天,正好是腊月二十二,距小年还有一天,老姜早早起来,洗了脸,把头天蒸的白面和苞米面两掺的混合面馒头用锅馏了一下,就着剩菜吃了,然后把剩下的馒头装进包袱里,又装了一水壶水。包袱很大,下面是他给郭县长带的山货。他背起包袱走出来,又用手摸一摸内衣口袋,确定那张他和奶牛合影的照片在其中,这才放心地甩开大步走出来。他坐公共汽车到了乡里,换公共汽车到县里,又换火车去了市里,到达市里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他找了个小旅店住了下来,晚上去面馆喝了一碗热汤面,就着热汤面吃了一个馒头,早早回来睡下了,他想明天一定早早去,这样才能找到郭县长,不,是郭局长。
       第二天老姜是被一阵鞭炮声惊醒的,今天是小年,鞭炮是店家放的。他睁开眼一看,日头已经老高了。他就想,平时在家早睡早起的,从来没睡到这个时间过,今儿个是怎么了?可能是昨天一天旅途劳累的缘故吧。他慌忙起来,洗了把脸,饭都没顾得上吃,就匆匆出来了。他在街边找一个胳膊夹公文包的模样像干部的人问了路,那人指给他市林业局在哪里。他就按照人家指的路急匆匆去了。
       市林业局毕竟是市里的一个部门,不同于县政府,老姜和门卫说要见郭局长,门卫立马就同意了并热心地告诉他郭局长在办公室,并告诉他怎么走。老姜高兴得不得了,还是人家市里的机关好,讲人情味。老姜按照门卫指点的路径找到了郭局长的办公室,门上写着局长室三个字,他的心里咚咚咚跳个不停,他想象着见到恩人时的情形,郭县长会不会问他的牛产了多少仔,一年收入了多少钱?自己怎么说呢,就如实说吧,不,还要说,谢谢你,郭县长,没有你的帮助我就不会有今天。然后就把那些不值钱的土特产拿出来,一定要郭县长收下,虽然不值钱,可那是自己的一片心。老姜按捺住狂跳的心,轻轻地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了一声“请进”的应声,是郭县长。老姜推门进去了,推门的一瞬间,原本狂跳的心反倒平静下来了。他看到恩人郭县长端坐在庞大的办公桌后的大转椅上,面前放着摞得高高的文件。见他进来,探了探身,没说什么。老姜说,郭县长,我来是向你汇报的,汇报我养奶牛的事。郭县长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养奶牛?什么奶牛?见此情况,老姜就说,郭县长,我是青山县托古乡古田村的农民老姜,是你给我解决了两头奶牛,现在我靠着这两头奶牛脱贫了。郭县长还是不解其意地看着他,没说话,似乎说,你在说什么?老姜的心咯噔一下,悠悠地下沉。说,郭县长,你可能忘了吧,三年前的小年那天,也就是今天的日子,你去我们村,我放羊在路上挡了你的车,你下车和我聊,给我解决了贷款买了两头奶牛,你叮嘱我好好养牛,来年这个时候去我家,你要亲眼看看我是怎么脱贫的。现在我来汇报,我脱贫了。郭县长还是没有完全理解其意,茫然地望着他。老姜说,你还说你也在那个地方当的兵,咱是战友哩。你说要去我家……郭县长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说,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个事。老姜说,我来就是向你汇报哩,两头奶牛发展成五头了,我脱贫了。郭县长说,可是我现在不做这个工作了,你不用向我汇报。老姜诚挚地说,我是特意来感谢你的,没有你的关怀,我还得过苦日子。郭县长笑了笑,说,你不用感谢我,回去好好养牛,把日子过好就行了。老姜说,可是你说过要去我家亲眼看我脱贫的。郭县长一脸茫然地说,是吗?我说过吗?怎么不记得了呢?老姜说,我现在把外债都还清了,还有余富钱,准备扩大……郭县长摆摆手,好,好好养牛,祝贺你!说着就起身和他握握手。老姜虽然没在机关上过班,但也知道这是送客的意思。他的心就像一下子掉进了冰窟窿,冷到了底。他原本有好些话要对恩人说,比如告诉他自己这几年之所以能把牛养好,主要是郭县长说了要来他家里,他不能辜负领导的期望。把牛养好既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领导负责。比如说他这几年为什么能吃尽苦头把牛养好,因为他和郭县长都是那支部队出来的,他们是战友,那是一支钢铁部队,他不能辱没了那支部队的名声,辱没了那支部队的名声就等于辱没了郭县长的名声,因为郭县长和他是战友,是那支部队出来的。比如说他还想说,自己找了郭县长好几年,就这么近的路程,自己居然找了好几年也没找到。一想到这他就感到委屈,鼻子酸酸的,眼里辣辣的,像有小虫子在爬……但他忍住了,因为他看到了郭县长那漫不经心的表情。他想把那张他和奶牛合影的照片拿出来给郭县长看看,但他没拿。他还想把那点不值钱的土特产留下来,哪怕郭县长一口不吃留下来也行。可是他没有做,因为他看到郭县长那个样子留下这些东西是不可能的,于是,他就怀着悲伤的心情走出了郭县长的办公室。郭县长一直把他送到了走廊的楼梯口,临走时还拉了拉他的手,尽管拉手的动作很短暂。
       老姜来到了街上,他现在没有任何事了,剩下的事就是回家了。三年了,他苦苦奔波和期盼了三年,这个见面的场面被他设计过无数次,就是没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他在街上茫然地走着,心里空空的,他怎么也理解不了,郭县长怎么会不认识他,那天郭县长不是和他聊了好长时间吗?郭县长不是还和他认了战友吗?郭县长说过要去他家的事怎么会忘记了呢?
       也许是天冷风硬,也许是他的心情难受,他的眼里滚出一颗泪来,从眼角一出来就凝固到了脸上……
      
       责任编辑 付德芳

    相关热词搜索: 心事 心事很多的伤感签名 心事重重的成语接龙100个 心事重重的签名 老姜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