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文章
  • 爱情日志
  • 爱情诗
  • 恋爱技巧
  • 您当前的位置:红叶文摘网 > 感悟爱情 > 爱情文章 >

    [雕刻光阴五百年]再活五百年

    2019-03-15  红叶文摘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2009年元月18日,《漳州木版年画》特种邮票首发式暨中国2009世界邮展全国60城市巡邮活动漳州站启动仪式在漳州宾馆水仙楼隆重举行。《漳州木版年画》特种邮票是继1990年《水仙花》邮票之后,第二套涉及漳州题材的邮票,也是第一套以“漳州”直接命名的邮票。
      刻木为版,拓印成画。作为“中国民间四大木版年画”之一的漳州木版年画,身处闽南一隅,为何能够声名远扬并传衍至海峡东岸?传奇的民俗,尘封的雕版,是先人的重托,也是后人的守望。
      
      百年雕版寂寞尘封
      
      漳州木版年画记载的是一段火热的闽南民俗史,它如白描手法绘就的古拙而绚烂的画卷,记述着漳州古城厚重的历史人文和不老的传说。 然而,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木版年画市场逐渐走向衰败。在各种光怪陆离的现代文化的冲击下,“年画”惶惶然淡出了我们的视野。
       再次近距离接触漳州木版年画,是2007年5月7日,在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里举行的“漳州木版年画展”。这是漳州木版年画首次以规模化展现的形式“走出家门”。
      这些展览中的木版年画造型丰满、色彩绚丽;雕版线条刚柔相济。其中,4块被誉为“中国民间年画雕版的稀世珍品”的明朝门神年画雕版,更是引起众多专家的兴趣。
      史料记载:漳州木版年画始于宋,兴于明,盛于清,至今 500 余年。闽南自古有节庆制灯、贴年画的风俗。明清两代,漳州木版年画开始流行,人们把年画业作坊称为“红房”。漳州月港的兴起给木版年画的外销带来了有利条件。至清末民初,漳州的“红房”发展到二十余家,产品远销台湾、香港、东南亚及日本等地。“家家点染,户户丹青”的火红场面,是当时漳州年画手工业繁盛的写照。
      颜氏老铺是在漳州最具代表性的年画世家。自明永乐年间以来,颜氏家族开始以制作木版年画为业。到清代,刻工、制印达上百人,其产品达200多种。盛极一时。抗战时期,许多木版年画作坊纷纷倒闭,而富有远见且实力雄厚的颜家,却利用这个机会,先后将各家的木版年画木雕底板收购下来,集于一家,使这个传统民间艺术珍品得以较为完整地保存。抗战胜利后,颜家的木版年画已经垄断了漳州的市场,并远销海内外。据颜家后人回忆,昔年,他家制作的木版年画销量非常大,一年的销售额起码有5000多块大洋。
      颜氏家族年画作坊位于漳州市区香港路。其年画传人现已改行行医,只有头顶上悬挂着的 “颜锦源纸铺”招牌上几个斑驳的大字,诉说着这里曾经门庭若市的盛况。颜家后人颜文华介绍说,他家里现在木版年画还有60多套,文字的现在还有两千多片。
      11岁开始,颜仕国就跟着父亲颜文华学习印刷技术。整整10年时间,才学会了“五色套印”这门手艺。然而,费心所学的年画技术却无法养家糊口,颜仕国想过放弃,但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
      20世纪初,漳州联子街、香港路、台湾路一带集中了大批年画店,直至50年代初还有近10家存在。随着漳州地区乡间逢年过节张贴木版年画的习俗渐渐消失,木版年画市场衰弱,年画作坊大多停业,颜氏家族也未能幸免。
       “文革”期间,为躲避冲击,颜家后人将一部分雕版藏在地洞里,另一部分寄存在乡下亲戚家,10年动乱之后,颜家挖开地洞一看,雕版已被白蚁蛀食一空,幸好寄在乡下的那些得以留存。其中,一部分属于明代的雕版尤为珍贵。
      1990年,漳州木版年画被载入《中国民间艺术大辞典》。然而,这样的光芒却每每稍纵即逝。2006年5月20日,漳州木版年画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多年来,社会各界有识人士呼吁有关部门划拨场地,收藏雕版,抢救木版年画,但由于种种因素,至今进展缓慢。如今,颜家人每年还会坚持做一次年画,把雕版搬到离家500多米的文庙里去印刷。他们相信,还会有一些艺术家和华侨会来购买。数量虽然少,但是有人买了,漳州的木版年画就不会消失。
      
      两岸年画源远流长
      
      关于年画起源的趣闻很多。传说,唐太宗李世民生病时,梦里经常听到鬼哭神嚎的声音,无法入睡。大将秦叔宝、尉迟恭二人自告奋勇,全身披挂地站立宫门两侧,结果宫中果然平安无事。李世民认为两位大将这样守夜太辛苦了,心中过意不去,命令画工将他俩人画在宫门上,称为“门神”,民间纷纷效仿。到宋代,这样的习俗演变为木板年画,风靡各地。
      明清以来,漳州木版年画开始采用了 “多色套印,流水作业”的独特手法,印制下来的年画,图案立体,层次变化多端。线条粗细迥异、刚柔相济,既有北方年画的粗犷简洁,又有江南年画的纤巧细腻,形成浓烈的地方特色。与“天津杨柳青、江苏桃花坞、四川绵阳”的木版年画一起被称为中国民间四大木版年画。
      以往,在民间,年画就是年的象征,不贴年画就不算过年。在人们心中,年画已不仅是节日的装饰品,更是他们美化生活、表达情感、惩恶扬善、寄托理想的一种特殊话语。那么,产自闽南一隅的漳州木版年画,为何能够传衍至海峡东岸?
      一位民间美术专家认为,漳州民间木版年画的学术价值在于:它的出现使学术界弄清了台湾木版年画与漳州木版年画的渊源关系。
      漳台两地的木版年画合计有300多种,分阳版和阴版两种,总体上大致可分为四大类:其一是以神灵佛道题材的门神为主;其二是供花灯张贴的年画;其三是供婚嫁、祝寿和祭祀之用的贴招画;其四是用以丧葬或供纸扎铺筹办丧事贴“灵厝”之用。此外,还有全年十二个月令的迎神花灯画、新春佳节用于游戏的“葫芦本”等。漳台两地的木版年画在题材和内容上多有相似之处,其中有的画面图式简直就是如出一版压印而成,如《狮头衔剑》、门神系列等。另外,神话、通俗文学、连环画等也经常成为题材。年画绘尽了两岸民俗民风,浓缩着世道的沧桑。
      在台湾,祖籍漳州的台胞多达800万人以上。明清时期,在三次规模浩大的东渡浪潮中,漳州移民从老家带去了独有的强烈的乡土文化。漳州民间木版年画也在其中一枝独秀。
      漳台古木版年画题材广泛,形式多样。专家认为:漳台木版年画的无论是其实用功能审美趣味或艺术特点基本相似,一方面是由于台湾居民的主体是由福建移民组成的,其民俗民风具有福建文化的基本属性;特别是两地民众在语言、日常生活习惯的一致,拥有同样的祖先祭祀、民间信仰、婚丧礼仪、节日风俗,使漳台木版年画形同姊妹,数百年来,代代相传。
      至今,台湾仍保留着较为完整的和持续发展着的民间年画制作工艺,而漳州民间年画作为两地优秀民间年画的发源地,却已濒临失传。我们只能从断断续续的沿习于两地的民俗民风中隐约感受到它们的存在。
      
      艺术奇葩亟待浇灌
      
      非物质文化遗产植根于民间文化的土壤,直接受到民间民俗活动变化的影响,这在漳、台木版年画上体现得尤为典型。
      一位专家认为:随着社会变革的日新月异,传统意识逐渐消除,民间民俗活动因之而发生变化,依托于地方民俗的漳州木板年画只存有观赏性价值,而“趋吉避邪“的实用性减弱,由此造成年画市场的萧条。
      也有相关专家指出,虽然现代的印刷技术日臻完善,但手工印刷那种古朴、粗犷的艺术风格却是难以替代的。国内一些地区的木版版画,也不乏在现代文明中突围的先例。只要重新挖掘它的内在的艺术价值,并赋予新的时代内涵,木版年画仍然能够受到社会的重新认同。
      日前发行的《漳州木版年画》特种邮票由中国邮政集团公司邮票印制局副总设计师王虎鸣先生设计。 此前,我国已发行了《杨柳青》、《桃花坞》等六套木版年画邮票,《漳州木版年画》为中国《木版年画》系列第七套邮票。漳州木版年画与前几种木版年画相比,最大特点在于用色大胆,底色主要采用红、黑两种颜色,对比强烈,而其他年画大都以白底为主。王虎鸣先生认为,漳州木版年画在艺术表现上很鲜明,因此,《漳州木版年画》特种邮票一套四枚分别选择“狮头衔剑”、“日日进财”、“天仙送子”和“老鼠嫁女”为内容,从辟邪、发财、送子和世俗生活等方面,较为全面地展示了漳州木版年画所具备的特点及鲜明的地域特性。
      一对对门神、一张张年画,曾经带着百姓对来年美好的期盼走进千家万户,成了多少人永不褪色的记忆。遗憾的是,漳州木版年画已经几十年没有新的雕版问世了。漳州木板年画下一次的辉煌会在何时呢?
      穿越历史的古老雕版仍在坚守。也许某一天,当你穿梭于小街陋巷,偶然一抬头,在路旁老屋斑驳的大门上,还能依稀可以看到一对门神威严的身影,只是当时鲜红的纸张,如今已经被光阴漂白、剖裂,只有依然清晰流畅的线条,喋喋不休地向你倾诉:它们是如何走过盛极一时的年代,又是如何在日益精湛的现代印刷术面前力不从心,然后带着昔日农耕社会田园牧歌的一抹余辉,依依不舍地向你道别……

    相关热词搜索: 五百年 光阴 光阴中诵读 光阴似箭成语接龙和成语解释 光阴似箭的意思 光阴流转 光阴流转增岁的诗词 光阴的故事 光阴的故事文章 光阴荏苒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