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情日记
  • 散文随笔
  • 生活感悟
  • 成长日记
  • 友情作文
  • 您当前的位置:红叶文摘网 > 日记大全 > 成长日记 >

    原来你一直都在600字 原来你一直都在

    2019-03-15  红叶文摘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一      黎绿对自己的婚姻总有点遗憾,是一心等着爱情才肯嫁的人,最后却是靠着相亲才勉强结了婚,和于遥远有了一个家。。偶尔想起和于遥远的那次相亲情景,让她更怅然若失,他能让她过一份很安稳的生活,但并不是可以让她交出所有爱情的男人。
      结婚前,黎绿的时光多半用在画小品,写小文赚零用钱。她心里的爱情,就像持在手里一付残缺的手镯,总有一天那人持另一半翩然而来,圆满她的爱。可是,那人如月夜里的风,在梦里吹过去从不曾停留。
      直到28岁,家人朋友再也看不下去,开始给黎绿安排相亲,却被她一再推却,众人的叹息让她心恨,自己也并不是自视清高,抵触下去反让别人误解成矫情的人,只好点头赴约。在相亲的餐会上,她只是旁人一样看着满桌的人杯酒交错刻意织造的一派欢宴。爱情明明是两情相悦的事情,怎么一开始就变成别人在张罗着开场白,她去,是因为不想让母亲伤心,养她28年脱不了手总像没有面子。好在还是有人看中了,喜欢,放马追过来。她一次也不肯应约。也不是条件不好,有车有房的不少,年纪模样也好,就是没有感觉。
      众人气馁,感觉究竟是怎样的东西啊,值得你那样荒废时光等待。她时常画一个古装的女子执着一枚玉镯站在窗前,那目光看向远方,或者那就是她心里对爱的期许。母亲求她,最后一次,相不相得中,就由她了,从此以后不管她的事。她松口气,欣然应约,想从此以后不用做相给人看。由着性子当老姑娘是她自己的事。
      最后的相亲竟使她生心快乐,好生地打扮,穿了平常最爱的古典味的长裙,削瘦的身子寸寸地鲜活着,如一幅静静的画坐在席间。对方迟来十几分钟,进门致歉,目光相遇,她微微一颤,就是他了。
      他便是于遥远。他在席间总是微笑着倾听每个人的谈话,那笑容与他略胖的身子相得益彰,对待黎绿客气的淡漠亦是以微笑包容。他有始有终地送她到家门口。等着她进屋,亮灯之后,再离开,这个小小的细节,让黎绿有种安全感,在窗口,看着他的背影,心想,和这样的男人结婚,至少,不会让她孤单。普通如她的女子生来只能得到一个平凡的婚姻而不是爱情。就着那点温暖,终于把自己嫁掉。
      这便是和于遥远迅速完成的相亲到结婚的过程,太快,太形式,以致于结婚两年后,黎绿仍然没法走近自己的婚姻。
      
      二
      
      其实结婚后,黎绿也讶异于自己对男人的敏感,和她想的一样,于遥远会妥贴地照顾着她的生活,极少去关心她内心的寂寞,愈发令她失落,那不是她想要的感觉。做了她的妻,仍锁住心门不肯开条隙缝放他进来。他始终淡然相对,心在不在她这里,她懒得捉摸,偶尔间她想,夫妻名份对他们来讲只是需要向众人解释他们是有能力结婚的,仅此而已。
      于是,闲时大部分用来上网,结婚前她从不信这个,把情感付于虚无的网络中由它去花开花落吧,比之于放在她心里老掉,多少还有些期盼。她在网上聊天的时候,他在另外的房间里也在用电脑,这是他们各自的习惯。
      她在网上游走,找不到半个真心的人,一个陌生人找她聊天,意外地不问她年纪身高体重漂亮与否的问题。黎绿顿觉这人的特别,在网上聊天以来回答无聊的问题占一半时间。只这一点她当他是不同的男人。听她说,写小文,也有稿子卖不出去的时候。他竟说,他来买她的稿子,尤其是那些她喜欢的又卖不出去的稿子。她忽然俏皮。好,报帐号报邮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对方认真答复。她试着往他邮箱里发去一篇千字文。聊天时也不提及此事。
       到了月底,卡里竟多出三百元,他真的汇了钱进来。她不禁微笑致谢。对方说,真的喜欢,所以才会买。如果再有,还愿意买,等他多赚些钱后,付费更高些。她说,已是高稿费,这样就好。陆续发了几篇给他,不是卖不出去的,也强调不必汇钱,只想让他看看她的文字,
      她往他的邮箱里发了她的画,执着玉镯的那张,希望他能喜欢。如一株桃花等待了许久,终于一点点绽放了粉色。
      仿佛爱情有了着落,她面对于遥远时,多了笑容。有时竟都能放弃电脑坐在客厅里,聊聊电视里播的节目,意外地发现,于遥远并不是乏味的人,如果肯给他机会,就像一个宝藏,源源不断地有惊喜扑面而来,这让黎绿停留在客厅里的时间越来越长。
      黎绿有时也挺看不上自己的那点小心思,一旦和于遥远过上这种聊天做菜的平淡的生活,网上那份令她清心气爽的迷恋才应该是她毕生该追求的浪漫。很多时候,便会翻来覆去地看着网上的人写给她的简单邮件或留言,更密集地给对方写邮件,仿佛这样,她才能把自己从和于遥远慢慢生出的情愫抽身而出,她不想,变得俗气。
      如果于遥远同意,两年的婚姻她什么也不要,只走人即可。她不知先和网上的人表明自己的爱情,还是和于遥远先说离婚的事,一边是想靠近一边是要远离,同样都是没有把握的事。在张惶之中,发觉自己只在想像中的爱里沉沦,却是根本是没有恋爱过的女人。
      为情挣扎是她所没经历过的,让她失措。
      
      三
      
      黎绿一时间被自己的在朋友的聚会上,黎绿第一次学着端杯喝酒,只是三杯红酒,她已几分醉意,坐在朋友中间呆笑流泪。有人问起,她只摇头,谁也不懂,她需要什么,有时,她连自己也不懂需要什么。
      有朋友打电话叫于遥远过来。见她泪流满面时,伸手将她的泪水仔细抹去后,将她扶起,低声说,我们回家。
      两人走在人行道上,晚间的风闲闲地吹来,温柔迷离。她想抽出他握住的手,却被他紧握住,紧得她生疼,这种疼楚却令得她委屈得掉泪。她多时就是需要这样一种安全的疼痛,只是她不懂得去索要,而于遥远也不曾给过。她不再挣扎,同他并肩走在路上,有些羞怯地让他领着往前行,她想累了的时候有这样一份感觉在,真的很好。她忽然忘了对他提及离婚的事情。原来她根本需要的还是触摸得到的爱情。
      她在黑暗里笑起来,自己的执着究竟是为着什么,她想将来能做的,也许仍是和他好好过着俗气的生活。她问于遥远,和我在一起,是不是觉得无趣。他说,不是你想的那样。将她的肩揽过去,两人干脆步行回家,似乎有很多话要说。一路摇曳的花影下,仿若爱情跟踪而至。
      回到家里,黎绿的酒意已经清醒过来,坐在沙发上呆想这一路怎样走回来。他替她去榨番茄汁,厨房里轰轰地响着,她喜欢这声音,是一种家的感觉呵。
       她突然想去他的电脑看看,她动了想了解他的念头,在她顾着在自己世界里悲喜交错的时候他在做什么,打开电脑,她先愣住,屏幕上是她的画,那个女子执着玉镯立在窗前,侧身的忧郁在淡蓝的背景里显得落寞。她随手点开文档,她发给网上那些的文章怎会存在他的电脑里。刹那之间,她明白过来,让自己鲜活过来的网上人,竟然是于遥远。她不是他的妻么,他可以要求她爱他,可以的啊,他却没有。
      于遥远端着番茄汁进来,将她揽进怀中,低声地说,因为知道你是那样敏感的女人,想走近你,却找不到路途,只是偶尔知道你的QQ号之后,像救名稻草一样抓住,如果,把你我拉成陌生人的距离,以你喜欢的方式去爱你,是不是可以等到你的爱情
      黎绿笑出眼泪来,她总期待一场爱情奇遇,以为风雨欲来,却还是风平浪静,想拚命出走为着的还是同一个人,以为从来没有的爱人,却原来一直都在身边。她接过番茄汁,酸酸的甜味和她的心情相衬。于遥远说,早有礼物想送你,却怕弄巧成拙,在你柜子的旁边,你从不曾发现过吗?
      黎绿立即去看那个神秘的柜子。她的画,整齐地码着,翻至底层,一个玉手镯藏在其间,见它,不觉心酸,它一直一直在这里等着,就像她,亦一直一直在等着平分掉的爱情,却迷失了自己,那一半爱情早来到她身边时,浑然不知。她将玉手镯拿起来,细细地看着,那淡青色的手镯丝毫看不出残缺,仿佛从来没有分离过。于遥远不是呼啸而来的那个人,可是,他真的是那个与她的爱情丝丝如扣的人。她款款地将手镯套进腕间,蝶般穿过房门,微笑地伸到于遥远的面前。

    相关热词搜索: 一直都在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