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亲的爱
  • 我的母亲
  • 我和妈妈
  • 家庭教育
  • 您当前的位置:红叶文摘网 > 感恩亲情 > 父亲的爱 >

    [萧军和张春桥的一次决斗] 萧军

    2019-03-30  红叶文摘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出生于1907年的萧军比张春桥年长10岁。20世纪30年代中期,萧、张二人几乎同时在上海生活了两三年。   1935年夏季,萧军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八月的乡村》出版后,立即引起轰动,并得到文学界的肯定、赞赏。而上海《大晚报》副刊“火炬”上却刊登出一篇署名“狄克”的文章《我们要执行自我批评》,对《八月的乡村》及其作者都进行了批评。鲁迅看到狄克的文章后,马上写了《三月的租界》,针对该文进行了反驳。
      鲁迅将文章投给了《夜莺》月刊。当时,《夜莺》月刊委托上海杂志公司发行,按规定,《夜莺》每期清样印出后,要送上海杂志公司老板审看以估算销路。老板看完清样后,让公司助理编辑张春桥送回编辑部。当张春桥将清样交到《夜莺》编辑手里时,编辑发现,鲁迅的文章被抽出去了。编辑向张春桥追问原因,张春桥说:《我们要执行自我批评》是他写的,鲁迅的文章就是在骂他,是他将文章抽下的。
      张春桥的行为,很快在文学圈内传开了。
      1936年10月,鲁迅去世,萧军悲痛异常。鲁迅逝世一个月后,他带着新出版的《作家》、《译文》、《中流》(鲁迅生前大力支持这几种刊物,在这一期刊物上,都登有大量纪念鲁迅的文字)3种杂志,在鲁迅墓前焚化,表达自己的哀思。不久,张春桥又与同事马吉峰一起,撰文说萧军烧刊物是一种迷信幼稚的举动,并讽刺萧军是“鲁门家将”,是鲁迅的“孝子贤孙”。
      萧军愤怒极了。他找到了张春桥和马吉峰,对他们说,自己没工夫打文字仗,双方干脆用打架解决问题。如果自己输了,张、马以后可以随便侮辱自己;如果自己赢了,就不允许张、马再写类似的文章。张、马接受了萧军的挑战。
      当天晚上,约定打架的3个人与见证人聂绀弩、萧红按时到达决斗地点。张春桥先与萧军交手,只一个回合,就被萧军打趴下了;马吉峰随后上来,同样不是萧军的对手。张、马二人输了。自此,张、马二人再也没有发表批评、讽刺萧军的文章。
      1949年以后,萧军成了被改造、批判的对象,张春桥则在官场上步步高升。“文革”期间,两人的地位更是天壤之别。身居高位的张春桥若想报当年的一箭之仇,是不需要费多少脑筋的。但不知什么原因,张春桥倒是没有对萧军施加报复。
      摘自《燕赵老年报》2009年11月16日
      

    相关热词搜索: 决斗 张春桥 萧军和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