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短文阅读
  • 微小说精选
  • 好文章
  • 报刊文摘
  • 祖国在我心中
  • 励志小故事
  • 国旗下讲话
  • 英语文摘
  • 您当前的位置:红叶文摘网 > 短文摘抄 > 国旗下讲话 >

    500强外企总监年薪 [外企总监,被极端的爱爱死]

    2019-02-11  红叶文摘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她给在生意上认识的王医生打了个电话,直截了当就问:“王医生,割手腕大概需要多少时间才能死?”王医生听罢一愣,怎么姑娘突然问起如此唐突的问题,他警觉地问:“大清早的你问这个问题干啥?”刘美蓉平静地说:“我正在看一本悬疑小说,感到写的有点不对劲,随便问问。”王医生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啊……
      
      遇上外企总监,一见钟情
      
      去年,正在家里度黄金周的刘美蓉与男友闹矛盾,一气之下拿走了自己的行李自己到外面租借了房子,彼此就是不通电话。其实,她心里特别想与男友见面,一起去外地旅游,那该是个多么美好的假期。但是,她却身单影只百无聊赖地呆在家里。
      
      刘美蓉想想自己年纪也不小了,29岁了。两年前,她独自一人来上海谋差,父母亲远在新疆。当年高考时,她考进了上海一所重点大学。毕业后,经朋友介绍去青岛工作,应该说,那是个很不错的工作,薪水也不低。刘美蓉与公司的一个大学生小伙子一见钟情,两人很快坠入了爱河。
      热热闹闹地热恋了一年多,到准备结婚买房时,因为选择购房的地段两人发生了争吵,山东小伙脾气大,一怒之下打了刘美蓉一个耳光,新疆姑娘也脾气倔,转身就走人。从此,一对相爱的男女各奔东西。
      刘美蓉一气之下来到了朋友办的留学生服务中心武汉办事处,当时出国留学颇为时尚,生意热闹,收入也比原来丰厚得多。
      转眼过了五年,因为武汉办事处没有资质,最后被迫关门,刘美蓉通过同学介绍,又来到海南一家医药公司上海销售部,刘美蓉推销特别努力,销售成绩直线上升,不久,便升为销售部主任。虽然到上海也是孤身一人,但收入颇丰,加上上海有许多大学同学,有时同学聚会倒也排除了单身的寂寞。
      2005年4月的一天,在咖啡馆里刘美蓉与陈卫华相识后,刘美蓉就被这个美国某公司驻上海代表处总监所吸引。陈卫华气质不凡,让人眼睛一亮。两人聊得很是投机。
      这时的陈卫华正在和老婆闹矛盾,认识年轻的女孩,自然是君子好逑的事儿,陈卫华又与刘美蓉聊起了打高尔夫球,特别兴致盎然。刘美蓉对陈卫华笑曰:“以后去打高尔夫球时,能否带我去见识一下。”陈卫华见年轻漂亮的女子主动提出,自然格外高兴,殷勤地点头道:“当然可以,这个周末就去,到时我打你的手机。”
      咖啡喝了两个多小时,彼此都有相见恨晚之感。
      周六上午,刘美蓉手机突然响了,是陈卫华,他在电话里大声地笑了:“你还记得我啊?”刘美蓉笑道:“当然记得,美国公司的大老板怎么会忘记呢?”两人寒暄了几句,陈卫华直截了当地道:“我现在去打高尔夫球,你去吗?”刘美蓉正在家等着这位白马王子的邀请,便迫不及待地道:“好的,我怎么去?”陈卫华殷勤地道:“你在家等着,我马上开车来接你。”
      十五分钟后,一辆黑色帕萨特已停在了门前,刘美蓉赶紧化妆毕,匆匆下楼。虽然刘美蓉对眼前这个成功人士还不甚了解,但却羡慕他的财富和生活方式,对其一见钟情。
      晚上,两人一起用餐。陈卫华点了许多菜,又点了一瓶五粮液,他由着兴致喝了许多酒,压抑的心情随着酒精慢慢地释放了出来。他打开了话匣子说起了自己不幸的婚姻。
      十年前,陈卫华与上海本地的一位女子结婚,生有一女,因为两人性格脾气不合,生活变得越来越乏味。妻子特别爱干净,客人坐过的沙发,妻子总要用抹布反复擦;别人喝过的杯子要用消毒水清洗;到饭店里吃饭妻子都要带上酒精球擦筷子、碗碟。身为北方男人的陈卫华,大大咧咧惯了,遇到如此讲究的妻子,实在是受不了,尤其是自己的弟弟、弟媳来了也是如此,更让陈卫华受不了。因此,夫妻两人总是吵吵闹闹,互相赌气。
      陈卫华说罢,一仰脖子,又是一杯酒下去了。他感叹道:“大人离婚,孩子也跟着受苦。”陈卫华突然想起了女儿,大男人突然像孩子似地哭了起来。
      刘美蓉见状不知所措。愣了半晌,她对陈卫华道:“你条件这么好,再找一个更好的。”陈卫华感动得一下子握住了她的手。
      几个月后,陈卫华与妻子终于缘尽离婚。陈卫华和刘美蓉顺理成章地坠入了情网。为了与心上人朝夕相处,刘美蓉退掉了租借的房子,干脆把行李搬到了陈卫华的住处,两人开始了同居生活。
      
       逼男友结婚 适得其反
      
      恋爱了一年后,刘美蓉就提出了结婚的事,只是陈卫华刚离了婚,仿佛刚从城里突围出来,一时不想重新回到城里。但是,刘美蓉已经29岁了,她当然不想再拖下去,再说这个男人事业有成,每月有着2万多元的收入,她怕煮熟的鸭子飞走了,便急于结婚过安定的日子。两人为了是否结婚的事经常吵嘴。那天,他俩又吵架了,刘美蓉一气之下拿起自己的行李离开了男友的住处。
      几天过去了,刘美蓉想起两年来与陈卫华相处的点点滴滴,可谓铭心刻骨。她心烦意乱,便一人来到龙华寺庙抽签拜佛,抽出的签上说,今年不适宜结婚。回去的路上,刘美蓉心情糟透了,便给陈卫华打了手机,她开门见山地说:“我有话对你说,我们能见面谈一下吗?”
      陈卫华也是刚从前妻处回来,本来讲好带女儿去苏州玩一天,但是前妻突然变卦了,又不答应让女儿走。陈卫华情绪很低落,所以他爽快地说:“好的,你在哪里,我来接你。”
      吃饭时,刘美蓉问:“你到底愿不愿意娶我?”陈卫华表态说:“当然愿意。”刘美蓉紧追着问:“那你什么时候娶我?”陈卫华神色痛苦地说:“今天讲好带我女儿去苏州玩的,但是那个女人不让我带走女儿,我心情特别不好,结婚有啥意思,所以我最近还不想结婚。”
      刘美蓉一听,心里凉了半截,但又心有不甘,便掏出手机给青岛的前男友打电话,当着陈卫华的面直截了当地说:“你不是说要来上海娶我吗,那你来把,我同意嫁给你了。”
      对方其实已经有了女友,正在筹备结婚,正巧他的女友就在身边,他应付道:“我最近很忙,这事以后再说罢。”
      刘美蓉放下电话,情绪更加低落,本想当着陈卫华的面采取激将法,没料到自讨没趣。陈卫华也不为所动,因为一个多月前,他在一次朋友的聚会上认识了一个在乐团拉小提琴的女孩,对方对他也有意思,已经跟他一起吃过几次饭,她明天要去无锡表演,还打电话问陈卫华是否一起去?陈卫华说晚上给她回音,所以陈卫华又多了一个选择对象。
      这时,陈卫华的手机有信息进来,是拉小提琴女孩发来的,她说自己在无锡表演,问陈卫华是否有空去。陈卫华马上回了信息,答应明天下午3点到无锡。
      平时,陈卫华和刘美蓉都互相都可以随便看对方手机里的信息,这次刘美蓉想看,但是陈卫华却说手机没电了,便关了手机。刘美蓉心头掠过了一丝不详的感觉。
      
      爱无结果,举刀泄恨
      
      当晚吃饭虽双方都不愉快,但是刘美蓉还是跟着回陈卫华的住处了。翌日清晨,刘美蓉从睡梦中惊醒,她斜睨了一下躺在身边的陈卫华张着嘴还在酣睡,心想今天一定要逼他表态,如果他还是态度暧昧的话,那么我就坚决走人,无论如何不能再吊死在这棵树上蹉跎了美好时光。
      想到此,两颗冰凉的清泪随着眼角滑落下来。这时陈卫华也醒了,他见身边的女友也已醒来,便一把抱住她,亲昵地道:“宝贝,睡得好吗?”
      刘美蓉却给了他一个冷面孔,突然转过身语气坚定地诘问陈卫华:“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到底愿不愿意娶我?”
      陈卫华搂着心爱的女人袒露心迹道:“我刚离了婚,实在是有点怕再结婚了,等两年再说吧。再说结婚需要一大笔钱,我一时也没那么多钱。”
      刘美蓉脸一沉,嘴一撅,埋怨道:“你们男人拖得起,但我们女人却拖不起啊,今年我已经29岁了,倘若再拖下去,成了老姑娘嫁不出去了。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想不想娶我?”
      陈卫华哄她道:“啊呀,女人不结婚还是女人,结了婚就变成婆娘了,就不一样了。”
      刘美蓉威胁道:“你不愿结婚,那我就走,去找以前的男友,我就嫁给他了。我们分手吧。”
      刘美蓉说罢,一下子坐了起来。
      陈卫华也不让步:“那不行!像我们现在这样同居不是很好吗?”
      刘美蓉反诘他:“那我算啥?你只顾自己,却不为别人考虑。自私!”
      陈卫华也倏地坐了起来,大声嚷道:“我就是自私!我想要什么就要,我不想要就不要。”
      刘美蓉听罢,气得一下子跳下床,口气决绝地道:“好的,既然你不仁,那也别怪我不义。”
      陈卫华见对方真的要走,他从内心对这个女人还是有留恋的,于是,他情难自抑地来到厨房拿了一把不锈钢尖刀,激动地划破了自己的手,顿时血流不止。他想以自残来感动对方,他祈求地说:“你看,我流了这么多血,你给我包扎一下吧。”
      正在气头上的刘美蓉就是不理他。血还在往外渗,陈卫华便求刘美蓉:“你打个120,陪我到医院去包扎一下吧。”
      陈卫华见她置之不理,便自己翻抽屉找胶布,没有找到便到卫生间拿了一条毛巾简单地把手包扎了起来。见对方还是坚持要走,陈卫华气急败坏地怒吼道:“你以为和我睡过觉就可以逼我结婚吗?这种事双方没有谁吃亏,谁赚了便宜。说罢,陈卫华转身坐在床边穿衣服。刘美蓉听了心里窝火,我真心诚意地爱你,你却如此玩弄我的感情。失去理智的刘美蓉抓起立柜上的尖刀,将满肚子的怨恨一股脑儿地捅进了他的背脊,陈卫华的背上顿时鲜血喷涌了出来。
      刘美蓉吓得跪在地上,双手搂着他的头痛苦万分地问:“陈卫华,我是爱你的,你没事吧?”陈卫华呻吟了几下就没了声音,刘美蓉立刻将枕头垫在他的头下,又拿起床上的被子盖在他的身上。陈卫华“嗷嗷”地呻吟着,她躺在了他的身边安慰他,一会儿,陈卫华便断气了。
      刘美蓉这时脑子里一片空白,也不知如何处理,想起这个男人平时对自己的好,她后悔自己失手害死了心爱的男人,禁不住号淘大哭起来。哭累了,刘美蓉躺在地上愣愣地望着天花板,想起了与这个男人相处的点点滴滴,没想到竟会是如此结局。刘美蓉心灰意冷,感到活得很累,活着也没啥意思,干脆和心爱的人一起赴黄泉算了,她对着自己的手腕割了一下,血顿时流了出来,她吓得晕了过去。醒来时发现自己没有死,她便给在生意上认识的王医生打了个电话,她直截了当就问:“王医生,割手腕大概需要多少时间才能死?”
      王医生听罢一愣,怎么这姑娘突然问起如此唐突的问题,他警觉地问:“大清早的你问这个问题干啥?”刘美蓉平静地说:“我正在看一本悬疑小说,感到写的有点不对劲,随便问问。”王医生感到她的解释难以自圆其说,但听她的口吻却很放松,还是多了个心眼,应付她道:“一般来说是割不死的,只有割到了动脉才会死,但是动脉血管长在骨头里面,不懂的人是割不到的。”刘美蓉叹道:“是这样啊,我知道了,谢谢你!”王医生赶紧追问:“你在什么地方?”刘美蓉随便应付说:“我在西藏。”
      放下电话,王医生越想越感到蹊跷,怎么好好地会问这个可怕的问题。王医生不放心,最后将电话打给了刘美蓉的同事小夏,告诉他:“你们销售部主任刘美蓉突然打电话问我,割手腕多少时间才能死,我想想不对劲,你最好上门去看一下,闹出人命事情可就大了。”
      小夏接完电话,立刻给刘美蓉打手机,连打了几次都是关机,小夏不放心,立刻打的赶到刘美蓉留在单位的通讯地址所在的地方。
      小夏急切地敲门道:“刘美蓉,我是小夏,你开下门。”门里传来了喊叫声:“都出去!”刘美蓉在卧室里就是不开门。
      与此同时,陈卫华弟弟一大早打哥哥陈卫华的手机,都是关机,以前哥哥是24小时开机,从来不关机的,这次为啥到上午9点多了还不开机,弟弟感到有点蹊跷。
      陈卫华的弟弟好像有种第六感觉,感到哥哥似乎出事了,因为昨天讲好他带女儿去苏州玩一天的,但是没去成。听哥哥说,她问女儿,爸爸有女朋友了,你愿意吗?女儿却说,爸爸要其他女人,不要我了,女儿还哭了,所以陈卫华心情特别失落。弟弟想到这些,立刻赶到哥哥的住处,见已经有人在敲门,他也跟着喊道:“哥,哥。”
      里面的刘美蓉谎称道:“陈卫华去打高尔夫球了。”陈卫华的弟弟问:“哪个高尔夫球场?”刘美蓉道:“就是嘉定的那个。”弟弟不放心,恳求说:“你开下门。”刘美蓉就是不开,小夏与陈卫华的弟弟商量后,立刻打了110。
      警察赶来了,经过反复喊门,刘美蓉就是不开,警方强制打开了房门,只见陈卫华和刘美蓉都躺在血泊里。刘美蓉手里拿着刀,歇斯底里地高喊道:“不准过来,不准靠近我……
      陈卫华和刘美蓉被救护车送进了医院,但陈卫华的肺部被捅破,失血过多已死亡,刘美蓉身上也有三个刀口,手上还有几处刀伤。
      为了逃避罪责的刘美蓉一口咬定是陈卫华自伤,并要求找律师,但是侦查员请她还原当时的过程时,她却出尔反尔,一会儿说摔倒在床上,一会儿又说摔倒在地板上,顶了三天,在科学证据面前,她无法自圆其说,最后只得如实招来。
      一时冲动成千古恨,本来有着幸福家庭,如火如荼的事业,如漆似胶的爱情,可这一切都被无情的法律凝固了。这个案件侦破并不复杂,但是从案件中透出的一些信息却令人深思和警觉。男女未婚同居,对性爱随心所欲,没有约束。这种没有法律保护的同居,不管开始如何鲜甜甘美,到最后都可能变成伤害和沉重。感情可以是甜美也可以很伤人,随时保持几分理智,才不至于害人又害己。

    相关热词搜索: 外企 外企会计面试题 外企常见面试题及答案有哪些 外企应聘简历模板 外企有哪些工作岗位 外企求职信模板 外企求职信范文 外企求职简历 外企求职简历模板 外企经典面试题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