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合范文
  • 作文大全
  • 经典语录
  • 人生励志
  • 合同范本
  • 规章制度
  • 经典句子
  • 计划方案
  • 口号大全
  • 标语大全
  • 经典台词
  • 征文范文
  • 法律文书
  • 文秘工作
  • 办公表格
  • 剧本范文
  • 社交礼仪
  • 创业计划书
  • 应用文
  • 节日大全
  • 毕业设计
  • 论文格式
  • 公文范例
  • 您当前的位置:红叶文摘网 > 范文大全 > 合同范本 >

    野人【想望与野人共处】

    2019-03-15  红叶文摘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对“华中屋脊”神龙架的心驰神往,始于去年某个灯火阑珊的夜晚,拜读了作家李存葆的散文《神龙架的启示录》。掩卷之后,兴致勃勃。文内几句话,堪称是惊世骇俗!大意是神龙架林区工作人员发现了野人……在我还是娇憨的稚岁,接受父亲的启蒙教育,初步知世识物的时候,我就认定野人栖息和活动在衰草夕阳,荒河古迹,莽林沃土的远古时代。进入二十一世纪,人类发明的宇宙飞船飞上高远浩茫的太空,现代化的气息蒸腾弥漫在地球的每个地区,竟然在神龙架苍莽茂密的林海里发现了野人,这不仅使我的精神无比的振奋,并在心里滋生一个曼妙迷人的世界――我想望着人类能够与野人和睦相处,在神龙架这个面积3250公里,森林覆盖率达到68.5%,充满着原始美和神秘美的绿色王国里共同居住。
      四月中旬,我随团在鄂、豫两省考察期间,有一个连在仙气神韵的梦中都不曾有过,更别遑论太阳散发出金锭的光芒的时候有过的想望,竟然变成为现实和永恒。此次我们将在湖北省直接管辖、神龙架下的木鱼镇住上几天,上海拔3120米神龙架雄峙云天的顶峰,并在墨绿苍郁的森林里,以及峭拔的高坡危谷之间浏览、体察和感受。记得在神龙架那几天里,最是让我奢意侈想的是寻觅野人的踪迹,心心念念地期盼着与野人有一个“万年邂逅”。但我除了在峰壁上钻进幽光朦朦,暗影幢幢的野人洞,还有徜徉在树梢上结着冰棱,赭黄色坡地上散积着残雪的野人栖息地,就很难找到野人片爪鳞痕的迹象了。肩背微驼,面色秀丽洁净的导游小姐告诉我们,如果捡到一根野人棕红色,或深褐色的毛发,政府奖励10万元,虽然我并不在意这笔颇丰的“悬赏”,但我还是瞪大一对眼珠子,渴望着在常常被人忽略的隐蔽的角落,能有一根毛发之获,由此野人曾经在此居住,就得到确切的证实。而在神龙架纪念馆,我观察入微地欣赏着,白玉一般光泽的玻璃橱窗里野人长身丰伟毛烘烘的塑像,以及硕大厚实的脚印,这时正在讲解的恬静淡雅的小姐,在结束其说辞之前,下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结论,她说截至现在,在神龙架有没有野人,还不能得到证实。这使我一时面色如灰,心情极为沮丧,如小姐所言不假,那么我与野人共处的想望不就风流云散了吗?!
      在木鱼镇有些清冷寥落的街上闲逛的时候,我走进几家商店,购买了两本介绍神龙架人文与自然的书。当晚月色空�,沉幽寂籁,在雪亮的台灯下,我翻开书有重点的地看了几章,惊觉现代汉语的匮乏,找不到一个形容词表达撼魂动魄的心情,以致一夜穷思漫想,直到最后一滴疲惫的夜雾散去,才迷迷登登地晕糊了个把小时。书中泛着墨香的白纸黑字,生动地叙述野人的生活状况,其中让人惊讶诧异的事例繁多,不由我信之凿凿。
      关乎神龙架里的野人,最早应追溯到公元前4到5世纪。名列《山海经・中次九经》册中的熊山(即今神龙架),有一种奇形怪状的动物,高挑的身子二丈左右,浑身遍体长着乱蓬蓬的丛毛,爬山过沟时健步如展翅的飞禽,因为平时嗜笑而有一个“憨巨人”的绰号。西汉时期的《尔雅》,还有战国时期、晋朝、清代同治时期,当时的文人墨客,在竹册典籍上均有篆刻野人的记录,因意思相近而不予赘述。肇始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叶,至今三十多年来,在神龙架苍茫茫的高峰大山中,森森然的参天林海里,现代人与野人之间发生的奇闻异事,以及以“野”传“野”的热闻风传开来,简直是浩如恒河之波。
      尽管我们没有在崔巍雄浑山上的洞穴里,在深邃幽寂谷底的沟坎旁,在茂盛而繁密的树林间找到一根野人的毛发,但在气宇昂藏,风神高迈,庞大而壮硕的神龙架,充其量我们只是皮毛一样,泛泛地涉猎了几个景区而已,因此我还是坚信神龙架里的野人,还在它们盘踞的地盘舔啖着弱小的动物,咀嚼着青色的野果和鲜嫩的野菜。只是高山深壑连绵起伏,峻峭雄奇,不知道它们在哪个烟弥雾漫,目光所及之处,都是影影绰绰的地方,但我想望与野人共处,绝非澄澈如洗的蓝天,舒卷飘逸的白云之间,骤然出现的一个美丽如虹的梦想。
      1976年5月14日,神龙架的领导干部时有风闻,却是破地老天荒的亲眼目睹了野人。这就等于破解了一直在世上玄远深奥的野人之谜。于是不啻于响雷一样轰动了湖北,轰动了中国,轰动了世界。该日凌晨一时,林区党委5个领导干部乘坐墨绿色的吉普车在神龙架交界处的桩树垭公路疾驶,突然,驾驶员老蔡透过宽阔豁亮的照射灯,发现一只状如毛乎乎的动物,却脊背坚挺,昂然步行的“怪人”,不由心里打了个寒战,莫非这就是沸沸扬扬传说中的野人?他向后座上的领导喊了一声:“野人”,便加大马力,驱车接近那个黑糊糊的“目标”,没想到野人矫健敏捷,风一样忽忽离开公路,隐入齐肩高的草丛,然后向粗糙而嵯峨的山坡奔跑而去。迅速跳下车的林区领导,在黑咕隆咚杂沓的山体中紧追不舍,但野人已影之无形,响之无声,像幽灵一样地消失了。党委政治部余主任捶胸顿足,仰天浩叹不已,他和他的同事当然知道,如果擒住野人,那将走出历史鸿蒙,将打开神秘和神韵之门,也许人类的生命可因此而追溯到最初的源头,其意义堪称旷古�今啊!
      因此,我的想望与野人共处,就有活生生的事实为证,并非故神其说而至于空想和空望了。这就为我在神龙架发现野人,并建立野人保护区提供了理想的始基。虽然没有现代人聪颖的智商和敏慧的才气,但野人在其本质上,也有一些与现代人共有的特性,正是那些不可预知的特性,不免使过着锦衣玉食,恬美舒适理想生活的现代人,滋生惶惑不安,甚至是恐慌畏葸的心理。担忧一旦与野人遭遇,顿时毛骨悚然,赶忙转身狂奔而逃。因为撞见卷帙浩繁的历史里记载的野人,所以有这种心理也是正常的。为此我特地在书上择选几则现代人与野人的奇闻异事,并非以飨读者,而是为了不少与我一样,想望着与野人共处的人,从中洞悉内情,堪称获益匪浅。其实,与野人像美之若醇的和风,甘之若怡的清泉一样地友好共处,是可望又可及的。关键在于理性和感性的相处的方式,和一些颇见融化陌生的冰雪,骀荡着春风充满着温馨氛围的措施。如果有谁固执己见,认为野人只能用高倍望远镜观察,不可与之接近,这多少就有些心理障碍了。
      其实,大多数的野人是良善之辈的。小时候听父亲讲古,他曾说过的一句话,让我瞪大眼睛,张大嘴巴,一时半会回不过神儿。他说:“人怕老虎,老虎也怕人”。套用这句话,也就是“人怕野人,野人也怕人”。一个乍暖还寒的春天,一考察野人志愿者,胆大如斗,气粗如牛,在神龙架里兜转了几个日升月落,终于有一天,在天音妙曼,空气中飘着薄岚的山中,如同灌耳一样,忽然传来一声一声势大力沉的足响。蹑手蹑脚地循声跟近,大约二十米开外厚及膝盖的雪地上,一个野人正在奋力地跋涉着。大概野人敏锐的嗅觉不在灵犬之下,只见他回头眸光一闪,当即发现身高体壮,但在野人的眼里仍显得如同发育不全而低矮孱弱的志愿者。这人与野人相互对峙的时间只能以秒计算,野人很快就转身离去,转瞬间在志愿者追寻的目光里隐身化有为无了。由此看来,有的野人也和人一样,遇到平生仅见,影像和声音刺激视网膜,引起内心猜度和疑惑的另类人物和事情,也是足以为虑的,于是“走为上计”地善待自身是也。
      如果说野人是有感情和爱情的,这是人人皆知,无须为此而多费墨水。这里叙述的是野人的至为野蛮也至为圣洁的爱情故事,这就可能激起读者既趣味盎然又心情极度兴奋。在神龙架里有个中年猎人,一次不堪困顿和萎乏,坐靠在一株状如华盖的参天大树下酣然入梦的时候,一个胸前两个乳房像葫芦一样大的的女野人,将其抱在怀中之后,仿佛离地飞身地上了高山,走近一个壁立巨岩里的洞穴。这对 “夫妻”的秦晋之好弥年有余,并有了一个欢蹦乱跳的小野人。这个猎人上有稀疏白雪的高堂,下有娇美的妻子和娟秀的女儿,思乡心切的他,便与身高和他平顶且不弱于大力士的小野人一起,把“野人老婆”防他脱逃,堵住洞口的一块巨石推移半米,魂不附体地溜了出来,然后舍命地奔跑在回家的途中。背着一袋山珍野味返回的女野人,返回后不见了与她血融于水的男人,心灵破碎悲痛欲绝,她抱着小野人追赶到一座千仞嶙峋的崖顶,如暴风般凄凉地呼喊,似惊雷般惨烈地嚎叫,直到嗓音嘶哑,泪水流干,这才抱着小野人凌空坠入打着急剧的旋涡,蒸腾着雾气的奔腾汹涌的河流,为了圣洁的殉情而溺水而亡。这个真实的故事未免过于凄楚哀婉,但却让人感到野人也是爱情之上,如女野人感到已无一息生存的空间,只有自尽以示爱明情,结束了轻若一羽鸿毛的生命。
      既然是赤身裸体的野人,自然在他的骨子里有着几分怪诞不羁的野性。有个在绿油油的山坡放牛的村民,猝然与一个二丈余高的野人狭路上相逢,这个庞然昂然的野人,敞开石头一样凸出肥大厚实的嘴唇,迸发出四周的万物跟着狰狞起来的笑声,并伸出两只铁钳一样粗壮的毛手,一把抓住了村民的棉袄,当时村民处在濒临死亡边缘,忽然有了更强烈的求生的欲望的本能,于是使出一身的气力,与野人作最后一丝希望的拼搏。上苍注定这村民命不该绝,因为野人舒展着犹如黑炭涂过浓黑的眉毛,向上翻转一对铜铃般的眼球大笑不止。正在挣扎之中的村民,被野人锋利如刃的爪子抓破了一块棉布,使村民霎那间得以脱身,并连滚带爬地奔逃,万分侥幸地捡回了一条魂不归西,而是回到身上的小命。像此类令人神色惶遽的事例还有多起,文中所述的村民在野人手中得以逃生算是最惊骇失措的了。
      时至二十一世纪又八个春晨秋夕,夏风冬雪,有必要穷究深讨的是神龙架里的野人,是不是猿人的后代呢?关于这个的问题,学术界观点不同,争执不下,至今悬而未决。不过,我想有一个“猿孩”的遗骨可供考古专家弥足借鉴。有个不上三十眉清目秀,秀发披肩的女人,上神龙架给在某座山上躬身耕作的丈夫送去午饭,不想如滔滔不绝的流水一去不复返。时隔一月有余,才神情萎靡不振,面容憔悴不堪地返回家中。第二年香花绿浪的四月,她生下了一个“猿孩”,率先破了不少人认为神龙架没有野人荒谬的论断。这个“猿孩”吮吸乳白色的母奶不到一月,就开始津津有味地吃生食,直到个头长高,身体长壮,仍是见生食就涎水大流,胃口大开地饱腹一顿。每次随着生母爬山过沟,他双腿如翅地在“平地”上飞奔,尤其是进入阳光透过浓厚绿荫的隙缝,筛下点点碎碎金币的光斑苍翠葱绿的树林,他就大狂大喜地爬高走低,并发出一种高亢的声音。后来,家里人担心他生出事端,忧愁而无奈地用绳子扎扎实实地捆住他的手脚,给他关了禁闭。如此一来,“猿孩”的精神遭受到沉重的打击,终日闷闷不乐,不久积郁成疾,后来抱着生母大笑而死。野人考察队风闻此事,即派人赶到并在一芳草萋萋的坡地,挖出“猿孩”的遗骨考证。出自专家学者的宏思博论,“猿孩”是上述的女人与野人杂交的后代,他像人的地方少,像猿的地方多,因此符合从猿到人进化和过度的特点。
      这就为现代人孜孜以求,期盼着在神龙架找到野人提供弥足珍贵的依据和凭证,因此我的与野人共处,思想的空间骤然明澈透亮,希望的太阳骤然明媚灿烂。我想在整个世界的目光聚焦的神龙架的今天,想要找到野人依然雾影般迷离,山色般蒙�,因此,山中野人的洞穴,坡上野人的栖息地,绝不是考察队队员背负沉重的行囊,昼踏连绵的青山绿坡,夜宿浩渺的月光星辉,一副宽大或纤弱的肩膀上,所应承载的历史的使命和神圣的责任。我觉得林区的领导干部和职工,还有攀上神龙架雄奇伟岸的群山,欣赏着曼丽柔美的风光,所有遄兴而来,乐不思蜀的游客,都有尽己之责的义务,散落在神龙架莽苍苍的怀抱里,刻意执着地寻找那些既任性放荡,又严谨凝重,既老辣沉稳,又荒诞无稽的野人。如此,在不长的时间里,就有极大的可能踏入野人的脚窝,捡拾到野人各种颜色杂糅的毛发,也会隔着一段距离发现在壁岩上灵活地攀爬,或者在树上拽着虬枝荡着大秋千的野人。我并非在此做那些纯属假设的虚无缥缈的幻想,因为通过披坚执锐的努力,终会让现代的人类惊呼“奇迹”;因为神龙架里野人的显现和隐藏,以及他们“猿人合一”的生活状态,已是客观存在铁定的现实。
      为此,就得给野人一片生存和繁衍宽泛的范围,并铁划银钩地标志界限,设立宏伟广博的野人保护区。当然有不少寻求刺激以慰藉心灵,或者寻求生命之旷古的神秘和奥妙,还有挑战生命之极限的粗犷和豪迈的勇士,想方设法地进入野人保护区,怀抱天趣地与“似猿似人”的野人接触,那么就必须以法律法规制约,以便严加防范和禁止这种现象的发生。只有这样才不会发生上文所述的人与野人“婚配”和杂交,以及人与野人腥风血雨的肉搏事件。除了考察队队员可以进入野人保护区执行考察任务外,其它有关团体也可有组织、有纪律地遣派一些人进入野人保护区,有必要强调的是每人都必须佩带刀具或枪支,以防遭遇野人时神佛也难卜算的不测。如此时间一长,见到三五成群的人,野性内敛,不敢轻易冒犯的野人,也就不惊不咋不理不睬,一如既往地过着他们或群居,或分散,快乐逍遥地生活。如此现代文明社会的人,与原始社会的野人共同相处,就有神秘和独有的灵犀而链接成一种奇异至美的景观。
      那时我的心苞绽放,因为实现与野人共处的理想。忙得连昼带夜的我,定然会放下凡尘俗世中一切事务,再次随团搭乘现代化的运输工具赶往神龙架野人保护区。当我在保护区里某个隐秘的处所,看着十几二十米之处,正在提气打鼾的酣睡,或者正在闲适散漫的走动,甚而正在嬉戏喧闹的野人,让我最感兴味的是在现代化社会,居然还能与野人秋毫无犯,各行其是地相处。于是我这个衣冠楚楚的现代人,一恍之间就进入了蛮荒的原始森林,感觉自己变成了“亦猿亦人”的野人,并生发出无穷的生命活力。当然,那只是一时神幻而已。灵醒之后,虽然还处在原地,但已走出远古时代,猛然记起自己的现实身份,并为能够置身于野人的生存空间,和亲身感受这史前洪荒的氛围,而脸上呈现出欣欣然的喜色。那时,相信所有在保护区的人,也会与我一样,在与野人相处之时,思想的牵藤引蔓,感情的潮涌涛生,经历了一次兆年的生命轮回。
      想望着与野人共处,还有一个似乎无关,其实也颇具分量的原因。近几年来,在我四周宽宽泛泛的范围里,不仅是洋房别墅,宝马奔驰的阔绰一族,即使是陋街小巷,平屋矮房的市井平民,都在杞人忧天,都在汤汤水水地议论和叹息,因为在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地球上,城市黑灰色的空气正在飘扬和游荡,大江长河正在翻腾和奔流着混波浊流,融入化学成分的食物正在危害身心健康,以及北方少雪南方少雨气候逐年的变暖,地震、海啸等灾害正在地球上造成弥天灾难……之所以这样,其最主要的是人类肆无忌惮,残忍酷烈地破坏大自然,结果遭受大自然十几二十倍的严厉惩罚。如今,“第一自然”,即原始的生态区已是凤毛麟角,走遍天下也因难以觅求而惆怅迷惘,有识之士不免为之而慨然长叹!这使我很自然地想到了神龙架尚未遭到摧残和毁坏的绵绵延延,巍巍峨峨,蓊蓊郁郁的自然风景,想到在神龙架里珍贵稀罕,自由不羁,既散漫又洒脱,堪称人类的瑰宝的野人。野人似乎证实了地球上“第一自然”的存在,人类祖先的形影和声息的存在。这多少给有着阴郁之患的现代人,带来了一曲曼妙柔美的福音,也许通过在秃顶光身的山上植树种林,并培育和放生各种爬行或飞奔的动物,及斗翅翱翔于深蓝色天穹的百禽,并因地球上磅礴的“第一自然”的递增,并注重环保日臻完善的改善,人类会在感到山穷水尽之时,看到眼前的柳树柔韧的枝条泛绿,一些奇葩异卉散发馥郁麝兰的香气,因此心中油然而生几许美丽而光彩的希冀。
      坐在电脑前不知疲倦地码着这篇拙文,鼠标点击文字统计时,愕然发现洋洋洒洒的已有六千多字。在仓促收尾之际,需要重复说明的是本文所写的关乎神龙架野人许多鲜为人知的内容,是我在阅读了有关书籍后获知的。在神龙架的那几天里,虽然筋酸骨软,但却打开了思想的天窗,一颗心灵受到了万古之雄风的陶冶和洗礼,因此《想望与野人共处》这篇长篇散文得以划上句号。我想不止是我,世界上六十五亿的现代人,也无不想望着与野人共处,而这个镂骨铭心的想望,所蕴含的境界应是与天比高,与海比深,无从去想象的苍茫与浩瀚了。

    相关热词搜索: 共处 想望 野人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