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优美文章
  • 情感美文
  • 美文欣赏
  • 卷首语
  • 高考励志
  • 美文
  • 您当前的位置:红叶文摘网 > 美文摘抄 > 美文 >

    曾荫权为什么银行户头和夫人联名等 2017香港普选失败原因

    2019-02-11  红叶文摘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曾荫权为什么银行户头和夫人联名   曾荫权与夫人相识于青梅竹马      曾荫权和太太鲍笑薇属于青梅竹马。鲍笑薇是他在澳门居住的表姊妹的同学,在13岁那年曾荫权跟表舅父去澳门小住时互相认识的。曾荫权形容鲍笑薇“当时梳着短发,且又好动,是个‘男仔头’的新鲜感觉对他来说特别吸引。”
      鲍笑薇出生在与香港一水之隔的澳门,父母经营着澳门三大饼店之一的“元记饼店”。曾荫权谈起与鲍笑薇的相识时说,记得那是他十几岁时去澳门探望舅舅,在那里,他第一次见到了在海边游泳时晒得脸蛋黧黑的鲍笑薇。由于曾荫权的舅舅与鲍家是远房亲戚,同时也是世交,所以当曾荫权见到鲍笑薇的一刹那,就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数十年后鲍笑薇回忆起往事时说:“和曾荫权初次见面时我十二三岁,那时我们喜欢去外岛踏单车,好开心。后来两家人经常见面,我和他也通过许多信,当时没有伊妹尔嘛,我们就写英文信,那些信我一直保留着。”
      鲍笑薇再次和曾荫权在香港见面,也许是上帝的刻意安排。那天晚上,曾荫权正在地下餐厅就餐。他预先买好两份咖喱饭和一只烤鸡,在餐桌旁等候当时还在上大学的妹妹。不一会儿,小妹曾�璇兴冲冲从门厅外跑进来,见到哥哥已经为自己准备了晚餐,高兴地坐下来,正边吃边谈,忽然有个姑娘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餐桌前。曾�璇急忙打招呼:“鲍姐,你是来找我的吧?”
      少女回转身来。就在这时,坐在曾�璇身边的曾荫权,眼睛忽然一亮,说:“原来是你呀!”漂亮的鲍笑薇彬彬有礼地来到桌前。曾荫权发现鲍笑薇的神态举止中有种难以用语言描述的矜持妩媚,尤其是那乌黑的头发下闪动的一双大眼睛,让曾荫权感到兴奋,不知为何他的心竟怦怦地狂跳起来。而鲍笑薇也认出了面前这位神态谦和、温文尔雅的同学哥哥,正是曾经相识的童年伙伴。
      到了1969年秋天,那是一个紫荆花开遍香江两岸的时节。曾荫权和鲍笑薇经过将近10年的拍拖,他们的感情终于瓜熟蒂落,两人在香港大会堂注册结婚了。
      曾荫权说,鲍笑薇对他的事业和做人处世影响很大,而他踏上仕途亦是因为太太。曾荫权最初是当推销员,而且自己亦感觉满意,可是当时尚未成为妻子的鲍笑薇却认为他的性格并不适合当推销员。于是,她“联合”曾荫权的姑妈,最终成功地说服他投考了公务员。曾荫权打趣说,当时他如果没有考进公务员的队伍,恐怕还不能成功地迎娶鲍笑薇做他的太太呢!
      政府工作压力大,家里事他就全权交太太处理,鲍笑薇对他的支持和帮助最大。曾荫权还透露:这些年来,他自己的银行户头都是和鲍笑薇一起联名,由此可见夫妻之间亲密无间的关系。
      
      章子怡为什么会愣在考场
      章子怡与张艺谋初识于广告片
      
      章子怡从11岁开始在北京舞蹈学院中专部学习中国民间舞,一学就是6年,其间还获得过全国“桃李杯”舞蹈比赛表演奖。1996年,她快毕业的时候,看到师哥师姐们毕业后大多是给别人伴舞,就决定报考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
      为了考中戏,章子怡特意报了考前辅导班,老师正是她之后的班主任常莉。在1996年之前中戏有规定,舞校、戏校的毕业生都不招,但在那年,常老师想尝试招收舞校、戏校的学生。虽然辅导班里章子怡的表现并不突出,之前她也没有表演的基础,但章子怡的努力和灵性让常老师非常看重。“所以,常老师经常鼓励我,开始前她还问我考不考其他学校?有没有得过文化部的奖项、三好学生什么的?后来我才知道她为了我能顺利通过文化课考试,自己挤公共汽车去舞蹈学校查阅我的获奖资料,这些都是加分的参考。”
      在文化课考试前,章子怡参加了专业考试。初试时她朗诵了一首诗《如果我是一滴水》,结果念到一半后边全忘了,她当时就愣在那儿,后来一位男老师帮她背完了……复试时,她演的小品叫《在公共汽车上》。现在,章子怡已不记得考试的具体情形,“我站在台上不知怎么过来的,特晕……”想想当时的窘相,章子怡禁不住笑了。
      在中戏上学时,章子怡班里的一些同学都急着接戏,常莉老师告诫大家把主要精力放在学习上,不要接些乱七八糟的戏,“说不定过两天张艺谋、陈凯歌这样的大导演就会来我们班上挑演员”。常老师说完这话的第三天,章子怡就被张艺谋挑走了,那时,章子怡正在读大二。
      张艺谋要拍的是一个洗头水广告,想找个长头发女孩。一天副导演打电话通知章子怡下午1点在中戏门前集合,不巧她记错了时间,3点才到,门前一个人都没有了。“后来我给副导演打电话,他让我马上过去,我说反正已经迟到了就不去了。可是副导演却说他向张艺谋导演隆重推荐我了,我不去他不好交待。”就这样她忐忑不安来到了现场,又看见满屋子都是长发飘飘的漂亮女孩,章子怡想自己肯定没戏了。没料到就是这份自然、随意抓住了张艺谋的视线。“后来听导演说我没来之前,他挺失望的。因为先前那些女孩都不是他要的那种气质。我一出现,导演突然觉得希望来了。”虽然,这个广告后来没有拍成,但是章子怡拍摄了自己的电影处女作――张艺谋执导的《我的父亲母亲》。
      回忆章子怡在学校的表现,常莉笑着讲起她表演小品作业的事,“有一次在我的课上交作业,章子怡表演《骑马下海的人》里的一段,拿着脸盆、面粉表演和面,和得特别是那么回事。我还在全班表扬了她面和得挺不错的。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买了二斤面,在家让我妈教我来着!’后来在《我的父亲母亲》里章子怡正好把和面的本事给用上了”。常莉说,看着章子怡的小手在盆里上下翻飞,心想她二斤面的功夫没白下。
      
      邬君梅为什么怕受婆婆的罚
      邬君梅的婆婆是古巴人
      
      1994年,在拍摄电视电影《消失的儿女》时,邬君梅结识了当时身为制片人兼导演的奥斯卡,不久,两个人相恋并结婚。用邬君梅自己的话来形容这段感情就是,“我这辈子最成功的事情就是把他骗到手。”
      奥斯卡是古巴人,除了拥有拉丁人热情浪漫的一面外,他还是个害羞腼腆的男人,他不喜欢在众人的注目下生活,很注重个人的感觉,甚至是陪伴邬君梅出席酒筵和典礼,都是一种受罪。在他眼里,邬君梅最吸引她的地方不是性感,而是她的活力,她的精神,她独特的气质。多年的婚姻生活,两个人却还能保持新婚般的甜蜜,着实让人惊叹。
      丈夫是古巴人,丈夫的妈妈、也就是邬君梅的婆婆也是古巴人,对这位古巴婆婆,邬君梅有独特的感受――
      去机场的路上,被我爱不释手的GPS突然间说是失去了卫星联系,瞎眼了。从公寓开车到机场完全靠着办公室里的助理遥控指挥。ABQ到底还是个陌生的城市。
      结婚后,才正式到迈阿密见到我的古巴婆婆,Lourdez,中文叫做罗黛丝。婆媳关系那时候才开始建立、培养。
      第一次见面,她告诉我,直呼她的名字就可以了。我没有扭捏作态,从此管她叫Lourdez。
      她和我同一个月生日,晚3天,一个星座的,性格倒也真的有几分相似。她不到岁30的时候,就单身带着女儿、儿子(奥斯卡)从古巴逃离到了美国,从一个住着大洋房的优越女律师到苟且偷生的干杂工养活两个小孩子的单身妈妈……她是个水瓶座的女人,倒也坚强,浪漫。
      她告诉我她所有的第三代在每年她过生日的时候,大家都要说,Lourdez,52岁生日快乐!她每年都是52岁!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她到底有多少岁了。问她,她就一眨眼,诡秘回答,去年过的是52吧?我回答,我认识你的那年你52!反正很快,你儿子就要大过你啦!
      婆婆现在是单身。她告诉我她后来结过婚,也狂热地爱过。到现在我们一起看电视,出现个好看男人什么的,她还会调侃说,他真够幸运没让我碰到!否则看他哪里逃。最“受不了”的是我们一起去餐厅、商店,她会说,你看到没有,小伙子在和我调情呐!有的时候我会嘟囔,人家明明在朝我看吧!但大部分时间,做媳妇的我就“让”着她了,她会高兴很久。婆婆问我,在中国如果媳妇不乖,婆婆如何惩罚她。当时我不知在看什么小说,就回答,书里说的,媳妇可以被罚绣鞋,七双一起绣。于是,只要我一周没有给她打电话了,或者哪里不中她意了,她就大声嚷嚷,你绣鞋去吧!我已经欠了她很多双绣花鞋了。幸好当时没有回答她其他的,比如被鞭子抽啦什么的。
      
      
      杨春霞为什么不愿见记者
      杨春霞过着四代同堂的生活
      
      在上世纪70年代,杨春霞的人气一点不亚于现在的“超女”。她在京剧《杜鹃山》中塑造的党代表――柯湘,红遍大江南北,柯湘的剧照、宣传画挂满了大街小巷,连她那发脚略带弯曲的短发,也被人们追捧模仿,“柯湘头”风靡了一个时代。
      杨春霞如今已退居幕后,在一套近300平方米的连体别墅里,过着四代同堂的生活。为了采访杨春霞,记者多方联系,均被婉拒。原因是杨春霞的爱人刚去世不久,她的精神状态不好。“她几乎不参加任何活动了,再不想抛头露面,就想过普通人的生活,请勿扰”。中国剧协给予了这样的答复。几经周折,记者还是找到了杨春霞位于上海西区一所别墅群内的住所。
      记者登门拜访,正要问开门的人,却发现她就是62岁的杨春霞。年过花甲的她,衣着朴素,身段依旧窈窕。
      此时,杨春霞80多岁的父母从楼梯下来,杨春霞连忙用上海话轻声细语道:“爹爹妈妈走得慢点噢。”她告诉记者,父母昨天刚到这里,准备住一阵子。“我的公婆也都是90多岁的人了,也来家里住过,两家老人都长寿。” 停顿半晌,杨春霞黯然:“唉,就是我先生走得太快了,根本没有心理准备……去年春节前,先生查出了肝癌,从发病到去世,仅一个半月。”
      与许多同龄人一样,杨春霞如今过着上侍奉长辈、下享受儿孙天伦之乐的普通人生活,但在她的一举一动间,却还依稀透露着当年的明星风采,还梳着那个标志性的短发,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从前《杜鹃山》里的柯湘。
      1973年,经过一年多锤炼的《杜鹃山》终于问世。杨春霞唱功到位,扮相优美,《杜鹃山》一夜走红,她也第一次体会到了做明星的滋味。那时候,出名后的杨春霞一走到大街上,立刻就会被人认出来,“一个,二个,三个,一会儿我就被一堆人围观”。为了尽量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杨春霞特意买了一副大框的平光镜戴着,希望不会再被认出。“就和现在的明星戴墨镜一样,我们那时只有平光镜。但当我穿着那身行头去买东西的时候,还是被售货员认出来了。
      当说到“柯湘头”,杨春霞乐开了花,“那时候,一些跟我熟识的朋友,见面就会打趣地跟我说,你看,现在我们梳的都是你那样的头发,要不然的话,可就赶不上潮流了”。而今天,很多年轻人见到杨春霞后还说:“您就是演柯湘的吧?我妈当年梳的就是你那样的头。”
      “文革”结束后,由于样板戏的关系,杨春霞有大约3年的时间,没有上过舞台。1979年,杨春霞重返舞台……
      说话间,孙女突然跑了过来,“快,到奶奶这儿来!”杨春霞露出了慈祥的笑容,一种享受到天伦之乐的笑容,“这种最平凡不过的普通人生活,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

    相关热词搜索: 夫人 户头 联名 银行 银行业 银行业务 银行业发展现状 银行业发展趋势 银行中秋活动策划方案 银行人员入党自传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