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文摘抄
  • 短文摘抄
  • 日记大全
  • 散文精选
  • 感恩亲情
  • 人生感悟
  • 智慧人生
  • 感悟爱情
  • 心灵鸡汤
  • 伤感文章
  • 名人名言
  • 心情短语
  • 好词好句
  • 范文大全
  • 您当前的位置:红叶文摘网 > 名人名言 >

    【两只节育环,让她背了十五年的“黑锅”】 两只猫咪依偎背影图片

    2019-02-11  红叶文摘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15年前,26岁的浙江省湖州市织里李家坝村村民沈美珠得了一种怪病。腹痛、盗汗、经血不正常,整个人像被抽了筋骨软弱无力。整整15年,沈美珠背上了药罐子,掏空了家底子,却被怀疑患上“艾滋病”、“骨髓癌”。从此,全家被推进万劫不复的痛苦深渊。
      1998年9月,沈美珠在湖州市因症检查时,一位著名的妇科专家吃惊地发现沈美珠子宫内竟有两只型号一致的节育环,取出节育环后病症消失,沈美珠恢复了健康。面对蒙受了15年“艾滋病”的不白之冤,沈美珠决定追究个水落石出,为自己15年来失去的一切讨回公道。
      记者面前的沈美珠,虽年届41,但仍不失端庄秀丽。提起往事,这位身高不到1.60米的娇弱的江南女子不禁失声痛哭。
      
      流产放环投下阴影
      
      出生在湖州市织里镇林圩村的沈美珠从小秀丽俊俏,皮肤细嫩。
      20岁时的沈美珠出落得亭亭玉立,成为远近有名的“一枝花”。这年端午节,与她定亲的朱家大儿子朱菊明来到她家,这是沈美珠与未婚夫第一次见面,沈美珠害羞地跑出家门,躲到叔叔家,直到晚上才回家。
      这以后,朱菊明隔三岔五往沈美珠家跑,一到沈家除了下田干活,就是劈柴挑水,埋头干活,忙个不停。沈美珠父母看在眼里,喜在心里,直夸未来女婿勤快。
      沈美珠见朱菊明来也不便老是躲开,就细细观察,一来二往,沈美珠喜欢上了这个说话不多,身强力壮的小伙子,而朱菊明也迫不及待地适时向沈美珠表露了爱慕之情,爱情在这两个有“娃娃亲”的年轻人中萌发了。21岁那年,沈美珠和朱菊明结了婚,小两口恩爱有加,日子过得幸福和温馨。
      1981年10月,沈美珠顺产生下一个胖小子,儿子断奶后数月,沈美珠发觉自己又怀孕了。她暗暗责怪自己不小心,一定是服避孕药算错了时间。她忐忑不安地告诉丈夫,朱菊明乐了,一把搂住妻子说:“生下来算了!”正当夫妻筹划着下一个生命到来时,沈美珠在田间挑泥时,不慎摔了一跤,下身见血。晚上沈美珠对丈夫说:“孩子怕保不牢了,我想明天去做手术,放个环,行不?”朱菊明既心疼,又无可奈何地说:“行,就依你吧。”1983年春,沈美珠在村里管计划生育的妇女干部的陪同下一起来到织里医院,做了流产手术。医生给她放了节育环。事过15年,沈美珠痛苦地回忆道,她这一生中就放过这一次环,而就是这次置环,改写了她一生的命运。
      
      怪病缠身传出艾滋病
      
      沈美珠回到家连续几天老是肚子疼,问了别人,都说:“小产后肯定有点疼。”听罢,沈美珠便没太在意,心想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不想,连续几个星期腹痛不减,不仅腹痛,腰也酸痛难忍,而且月经不清。晚上睡觉,只能用双手垫在腰后或垫个枕头才能减轻腰痛,早晨起来,浑身乏力,多走些路就气喘吁吁。
      一个月后,沈美珠去织里医院检查,医生检查后说:“环的位置是准的。”由于检查不出病因,沈美珠只好拖着虚弱的身体走回家。
      此后,沈美珠几乎每个月要跑织里医院三四趟。但每次检查,结果都一样,环位置是准的。查不出病因,沈美珠却一天天消瘦,此前挺丰腴的人变成皮包骨,每顿只能吃半碗饭,整个人好像被抽了筋骨,软弱无力,月经一个月竟来三四次。
      当地医院检查不出病因,沈美珠就踏上了漫漫求医路。15年来,她去过湖州市两家医院、杭州市半山肿瘤医院、上海空军医院等处,但结果都是一样:查不出病因。
      为治病,沈美珠什么药都吃,然而15年来,服用的药像喝白开水一样没有什么疗效。
      在织里医院名响杭、嘉、湖一带的老中医王济民至今一提起沈美珠,就充满了愧疚。他说,沈美珠是慕名来找他看病的,根据病症,他以为是一般的妇科病,可看了两三年不见好转。他曾多次将沈美珠的病症拿到一些省、市及全国学术会议上进行讨论,但大家除了觉得不可思议外,都说不出一个所以然。
      王济民看不好后就将沈美珠介绍给该院院长、老中医徐振华,仍然无济于事,两位老中医便怀疑沈美珠可能得了一种“新病”。那时“艾滋病”这一洋名词刚刚传入中国,有些好事者就将“新病”曲解为“艾滋病”,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不几日沈美珠得了“艾滋病”这一消息就传得沸沸扬扬了。不光全村人知道,大半个织里镇也家喻户晓。
      
      “艾滋病”带来凄风苦雨
      
      沈美珠成了众矢之的。
      听到自己得了“艾滋病”,沈美珠顿时如坠冰窟一般,一下子从头凉到脚跟。
      村民们谈“艾”色变,像避瘟神避着沈美珠。一次沈美珠看见村里几名妇女围在一起谈笑,想上前听听。几名妇女一见,脸色大变,“忽啦”一下,跑个净光。沈美珠孤零零地呆立着,羞愧难当,恨不得地上有个裂缝立刻钻进去。
      每当沈美珠干瘦的身影走过村民家时,大人们马上拽过小孩关上大门,仿佛让孩子看上一眼也会得艾滋病。
      村民的指指点点和周围的流言蜚语,形成一股强大的精神压力,压得沈美珠喘不过气来,她被推进了痛苦的深渊。
      沈美珠心力交瘁,回到家里,原指望能得到丈夫宽厚的肩膀遮挡和丈夫体贴的宽慰,却不料,丈夫铁青着脸,把东西摔得乒乓响。朱菊明倒不是因沈美珠得怪病嫌弃她,但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查出病因,可沈美珠却什么活也干不了,闲置的活和家里的活都落到他一个人身上。尤其是妻子生病,夫妻生活也没有了,每当朱菊明想与妻子亲热时,都被沈美珠推开了。自从患上怪病后,房事给沈美珠带来的不是快乐,而是痛苦。这种痛苦使她无法忍受。但正值壮年的朱菊明实在难忍这长年的煎熬,他常常借故向妻子发脾气,以宣泄内心的折磨。这天,他对妻子吼道:“你有什么病?分明是偷懒,好吃懒做,我要你这个女人有什么用?”说完,负气地提出了离婚,他实在不想过这种不是男人的生活,还背着“艾滋病妻子”的黑锅,被乡亲耻笑。
      沈美珠坚决不肯,一离婚她更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家庭是她惟一的生命支柱了,但丈夫的话像一支支尖锐的利箭,残酷地切割着沈美珠的神经,这种心理和精神上的痛苦远远超过了病魔对她的打击,她的精神防线终于崩溃了。她决心以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这天晚上,沈美珠万念俱灰,在痛苦的抉择后,她选择了喝甲胺磷。由于不识字,错拿了一瓶草甘磷除草剂,她一闭眼,一扬脖咕嘟灌进大半瓶。正巧,朱菊明推门进屋,见此情景吓了一跳,马上夺下药瓶,将沈美珠送到织里医院,经抢救化险为夷。
      一次自杀未成并未动摇沈美珠求死的决心,她把医生给她配的安眠药积攒起来。一天晚上8时多,沈美珠哭湿了大半枕头后将40多片安眠药一口服下,躺在床上等死。
      也许她命不该绝,当她手捧一大把白色药片服下时,正好被小叔子看见。小叔子心存疑虑,过了一会不见动静,进屋一看嫂子口吐白沫,暗叫不好,连忙叫来朱菊明一起把沈美珠送到织里医院。经灌肠急救,沈美珠终于又摆脱死神,活了过来。
      沈美珠第三次自杀是跳进家门口的河里。这条河曾载容她童年多少快乐美好的时光,这次她又想将自己的满腔悲愤和冤屈让这碧波荡漾的河水带走。
      沈美珠再一次活了过来。她是被丈夫的妹妹从河里救上来的。三次自杀未死,倒让沈美珠清醒过来了,也许老天爷不让她去,也许让她等到冤情大白,洗刷耻辱的那一天。
      沈美珠决定好好活下去。生怕女儿再有个三长两短的母亲赶来了,硬把沈美珠接回了娘家。在母亲的精心呵护下,沈美珠再也没有过激的行为。三个月后,丈夫的姑父将沈美珠接回了朱家。
      由于积忧成疾,沈美珠的公公患上了食道癌,检查出来已是晚期。家中早已家徒四壁,亲戚们东凑西拼些钱送老人去上海开刀,可半年后老人还是去世了。临终前,老人紧紧握着儿子朱菊明的手反复念叨着:“儿啊,你媳妇的病,你别上火……”15年来,沈美珠的怪病和“艾滋病”的帽子像一座大山压得朱家和沈家两家人喘不过气来,一直在忧闷压抑的心情下生活着。若不是一次意外的发现,这苦日子还不知哪一天才熬到头。
      
      冤情大白谁给说法
      
      15年了,自己究竟得的是什么病,对沈美珠来说,她已经没有信心弄清了。已瘦成皮包骨头的沈美珠听人介绍湖州市著名妇科专家毛舜英医术高超,便抱着试一试的心情于1998年9月16日上午,来到湖州市医学专家咨询服务中心就诊。
      毛舜英听了沈美珠的哭述,十分同情,她怀疑可能节育环上有问题,便和蔼地对沈美珠说:“反正你儿子也大了,你也不生了,就把环取出来吧!”沈美珠表示同意。毛舜英麻利地替沈美珠取环,待取出环后,毛舜英吃了一惊,原来放置在沈美珠子宫内的不是一只节育环,而是两只型号一致的节育环。毛舜英惊叹:“我这把年纪,从医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这种情况!”沈美珠哭笑不得,不知是喜还是怒,这15年来她顶着“艾滋病”黑锅,差点害得她家破人亡的怪病竟是多放置一个节育环所致。她百感交集,根本无法将自己从兴奋得几近茫然的心绪中释放出来。整整15年啊,自己和家人背负沉重的心理负担和精神压力,生活在惊恐之中,失去的美好青春,这一切,终将结束了……
      果然,取出节育环后的沈美珠好像换了一个人,肚子不疼了,经期正常了,苍白的脸上出现血色,精神焕发,每顿能吃两碗饭,重新恢复了体力劳动。沈美珠的怪病真相大白,朱菊明及家人都觉得愧对沈美珠,心里十分内疚。朱菊明又拾回了从前的关爱,夫妻俩恩恩爱爱,家庭又充满了温馨幸福。众乡亲得知消息也为沈美珠及家人高兴。
      此后,小心谨慎的沈美珠及家人先后咨询了多家医院及专家,他们认为,节育环只能放一只,多放一只就增加了磨擦,影响人体健康。沈美珠的病症就是由此引起的。
      由此,沈美珠认定15年前她在织里医院做人流时两只节育环是该院医生放置的。因为她一生只做过一次人流,上一次环。压抑了15年的郁愤和悲痛,终于迸发了。沈美珠一纸诉状将织里医院推上了被告席。1999年8月10日,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此案。并于1999年8月31日首次开庭审理。
      15年的泪雨浇灌的生命历程已使沈美珠变得坚强。15年的青春已不再,步入中年的沈美珠还会迸发出璀璨的光芒吗?漫漫打官司之路,沈美珠能讨到说法吗?让我们暗暗祝福她。

    相关热词搜索: 两只 两只公鸡安徒生 两只小猪呼噜噜 两只小鸡 两只小鸡教案 两只小鸡的故事 两只手 两只手打一成语 两只狗隔着门 两只笨狗熊的故事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