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文摘抄
  • 短文摘抄
  • 日记大全
  • 散文精选
  • 感恩亲情
  • 人生感悟
  • 智慧人生
  • 感悟爱情
  • 心灵鸡汤
  • 伤感文章
  • 名人名言
  • 心情短语
  • 好词好句
  • 范文大全
  • 您当前的位置:红叶文摘网 > 名人名言 >

    [奇特的谋杀案] 405谋杀案

    2019-03-15  红叶文摘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丁城公安局刑警队长台永明有着辉煌的过去,在长达二十年的刑侦生涯中,经他之手破获的大案要案不计其数,即使是那些老奸巨猾的连环杀手听到台永明的名字也闻风丧胆。在不少凶杀案中,一些受害者家属甚至点名要台永明挂帅调查。一时间,台永明成了遐尔闻名的神探之一。
      然而,半年之前,台永明在追捕行动中不幸被一名嫌犯击伤,引发严重的心脏病。医生断言,除非进行心脏移植,否则他将难逃此劫。在台永明生活的丁城,住在医院里等待心脏的人就有好几十人,有些人也许等不到合适心脏就魂归西天了。幸运的是,3个月后,适合台永明的心脏终于出现了――那是一个不幸被歹徒枪杀的28岁女子的心脏。
      根据器官移植的有关规定,台永明不能知道捐赠器官者的真实姓名和背景资料,他只能在心里对这个不知名的受害者和捐赠者表示深深的感谢。做完移植手术后的第二个月,台永明就出院了,已经力不从心的他只好从刑侦的岗位上退了下来。离开昔日那个刀光剑影的世界,台永明的日子过得逍遥自在。他胸膛里的那颗新心脏也“运行良好”,不过,他经常有一种奇异的感觉,那颗原本不属于他的心脏仿佛在诉说着什么、呼唤着什么。台永明想,也许那是一个被残害的灵魂在哭泣。
      突然有一天,一位陌生的客人将台永明平静的生活打乱了。这位名叫林芸的女子递给台永明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子。“这是我的妹妹林芳,她被人谋杀了,凶手至今未抓到。”
      明白了林芸的来意,台永明沉吟片刻后说:“我已经退休了,你妹妹的案子还是另请高明吧。”
      林芸并未苦苦哀求,只是说道:“我请您再看一眼这张照片,也许您一定感觉到了什么?”
      台永明再次拿起照片,的确有种触电般的感觉,但他并不敢确定为什么。
      “我还是直说吧,”林芸说道,“您的胸膛里跳动的,正是我妹妹的心脏!”
      “哦,天哪!”台永明轻叹了一声。
      “我妹妹有一种罕见的血型:RH阴性B型血。这种血型在人群中出现的慨率是千分之几,在我妹妹死亡的那天,整个丁城只做了您这一例心脏移植手术,而您的血型也是RH阴性B型血,只有她的心脏适合您,这些我已经问清楚了。”林芸接着说,“我知道您是丁城有名的神探,何况您一定听到了我妹妹的呼唤,她的在天之灵要求您为她报仇雪恨。我相信:在您胸膛里跳动的那颗心一定会引导您抓到凶手的!”
      台永明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震动,他决定找出杀害林芳的凶手。
      退了休的台永明如今只能以私人侦探的身份行动。他来到公安局,费尽周折才调出了林芳案子的卷宗,包括当时的现场报告和一些录像资料
      台永明了解到,林芳是在晚上到一家小百货店购物时,被一个只露出眼睛和嘴巴的蒙面人开枪击中头部,送到医院抢救无效而死亡的。那家百货店装有自动摄像机,摄像机刚好拍下了凶手作案的全过程。台永明翻来覆去地用慢速播放着这只有几分钟的录像资料。作案过程其实很简单:蒙面杀手一进门就抱住了准备付钱的林芳,然后朝她头部开了一枪。突然,台永明注意到一个一般人难以察觉的细节:杀手在开枪时嘴巴动了几下,似乎在自言自语。据口型专家分析,杀手说的是:“上帝,饶恕我!”
      令台永明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杀手行凶后便扬长而去,他似乎对钱物均没兴趣。那么,他到底为何杀人呢?难道他与林芳有仇?或者是受人指使?然而,据林芸介绍,林芳是个本本分分的职业女性,从未与人结怨,而且与人为善、乐于助人,因为她的血型比较特别,她还加入了本市的“RH阴性B型血”者俱乐部,并且在市中心血站登了记,承诺一旦遭遇不测,愿意捐赠自己的器官给最需要的人,这样一个好人怎么还会有人加害她呢?
      案情中还有一点也令台永明迷惑:凶手是在晚上10点36分作的案,可急救中心说他们在10点33分就接到电话,说有人遭到枪击,急需救助,而且还告诉了地点。也就是说,凶手在行凶前3分钟已经通知了急救中心!这一令人难解的细节更是让整个案子蒙上了一层迷雾。
      台永明对各种可能的线索都进行了调查。然而,几个星期过去了,他依然一无所获,案子侦破进入了死胡同。正在这时,当地又发生了一起凶杀案。这次的案发地点是在一个自动取款机前,死者名叫魏大伟,是一家电器公司的销售员,他是在取款时被一个蒙面杀手开枪刺杀的,凶手并未抢走魏大伟刚从自动取款机上取下的钱。在凶案发生前几分钟,急救中心也接到了电话,可魏大伟在急救车赶到之前就死去了。
      台永明有种预感:也许这两桩凶杀案有某种关联。幸好,在自动取款机前也有一个摄像机,台永明借来那段录像带,仔细地看了起来。他发现两个蒙面杀手的身高都差不多,只是发型不一样,一个是秃头,另一个则头发蓬松。突然,他注意到一个熟悉的细节。这个杀魏大伟的杀手在开枪时,嘴巴也动了几下,根据分析,他说的也是“上帝,饶恕我!”这和那个杀死林芳的凶手在开枪时说的话是一样的。台永明立即断定,两桩血案的凶手是同一个人,这是一桩连环杀人案!
      看来,蒙面杀手又回来了!台永明找到遇害的魏大伟的妻子王霞。伤心欲绝的王霞哭着说丈夫是个好人,她不明白歹徒为什么要杀他:“歹徒并未要他的钱,他们到底想要我丈夫的什么?魏大伟只有朋友,没有敌人,他乐于助人,经常献血――”
      “献血?”台永明眉头一皱。
      王霞接着说道:“是的,魏大伟的血型是RH阴性B型血,因为这种血型比较罕见,血库里存量很少,所以他加入了‘RH阴性B型血"者俱乐部。为的是一旦谁有事,可以及时找到同血型的输血者。此外,他还在自愿捐献人体器官的协议书上签过字……”
      “RH阴性B型血”、“自愿捐献人体器官”,这些字眼像重锤一样敲击着台永明。台永明找到了“稀有血型者俱乐部”的网页。他从网页上了解到,目前加入该俱乐部的人的血型都是“RH阴性B型”,其中本地人大约有20来人,林芳和魏大伟的名字就在其中。在每个人的名字后都有他们的家庭住址及联系电话。台永明还发现,在这20来个本地人中,有6个人的名字前打着星号,表明他们属于签订了自愿捐赠器官协议的人,现在打星号的还剩下4个人。
      “该死!”台永明轻轻地叫了一声。倏地,他感到有一道光芒驱散了笼罩在这桩神秘连环杀人案上的迷雾。台永明迅速来到协立医院,林芳和魏大伟被杀后都是送到这家医院抢救的,台永明找到了当初给自己做手术的张民医生,询问魏大伟的心脏是否有人接受。
      张民说道:“魏大伟在送到医院时已经脑死亡,他的心脏也失去功能,无法再进行移植。”
      “那么,排在等待心脏移植名单上的是谁?”台永明问道。
      “是本市有名的企业家杨怀宇先生,他和你一样,血型比较特别,都属于‘RH阴性B型",他排在名单上的首位已经很长时间了。其实,那颗移植给你的心脏原本计划是移植给他的,但因为血清指标不匹配才移植给了你。这一次,好不容易又有了一位‘RH阴性B型"的心脏可供捐赠,没想到却失效了。看来杨先生的运气太差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出现一颗匹配的心脏,但愿老天保佑他能等到那个时候……”
      台永明仿佛明白了什么。从医院里一出来,他就拨通了丁城公安局局长的电话,要求派人保护特殊血型俱乐部自愿捐赠器官名单上那剩下的4个人。台永明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相信我,这4个人有生命危险,他们随时可能成为连环杀手的下一个攻击目标!”
      至此,台永明已经明白了一切:因为难以等到这种极其罕见而匹配的心脏,于是,有人采取了极端的手段,神不知鬼不觉地用这种恐怖的方式窃取心脏。因此,在协立医院里所有能受益的人都将是嫌疑犯。而就目前来看,所有焦点都集中在企业家杨怀宇身上。
      台永明悄无声息地展开了对杨怀宇的调查。杨怀宇的背景很复杂,甚至与多个黑社会组织有牵连。他在6个月以前得了心脏病,而惟有进行心脏移植才能救他的命,可是却很难等到与他的血型相匹配的心脏。可以想象,在这种情况下,拥有亿万家产的杨怀宇一定不会坐以待毙,极可能铤而走险,雇凶“窃心”!
      经过缜密的侦查,台永明开始一步一步接近目标,他在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将杀手引出来。因为这将是一场斗智斗勇的特殊搏斗,为了以防万一,台永明找到了也已退休的自己以前的老搭档――原刑警队副队长。两个人在自己身上都安装了无线窃听器,可以了解到对方的行踪,以便在紧急情况下及时搭救。
      台永明正在苦苦思索如何将杀手引出来,没想到,杀手却找上门来了。这天晚上,台永明刚回到他所住的宾馆客房,就被人用枪顶住后脑勺。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不许动!”另一个家伙则麻利地用绳子将台永明扭过头,他看到两个蒙着头的粗壮男子,直觉告诉他,其中有一个正是杀死林芳和魏大伟的蒙面杀手。
      这两个杀手看到台永明已无反抗的可能,冷笑一声说道:“我们曾让你白捡了一颗心脏,救了你的命,你却如此不领情。看来,现在你必须把这颗心脏再还给我们!”
      台永明注视着那个高个子,从容地说道:“在你们杀死我之前,有些事情我想弄明白――你就是杀死林芳和魏大伟的凶手吧?告诉我,你是在为谁卖命?”
      高个子哼了一声说:“现在告诉你也无妨,反正这个案子我们已经替你了断了,你已经不可能活着走出这屋子。事情其实很简单:有人出钱,我们就干活……”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杀手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正在他们将要下手之时,门被撞开了,台永明的搭档带着人赶到了,两个杀手成了瓮中之鳖。
      在公安局里,杀手供认了一切:原来,他们正是被杨怀宇雇用的。在等待与自己相匹配的心脏无果后,杨怀宇想出了一个毒招,他让亲信查找到了“特殊血型俱乐部”的网页,挑出那些属于“RH阴性B型血”且愿意在死后捐献器官的人,然后雇凶手将魔爪伸向他们。为了做到万无一失,他要求杀手对准大脑的特殊部位开枪,既保证让受害者最终脑死亡,但又不是立即死亡。为了抢时间,他还要求杀手们在行凶前几分钟拨打急救电话,好让受害者能被及时送到医院,以保证心脏不至于因时间太久而失效。没想到在第一道“窃心命令”发出后,受害者林芳的心脏却让具有同种血型的台永明得到了。没过多久,沮丧的杨怀宇又发出了第二道“窃心命令”,可倒霉的是这颗心脏又失败了。正当他准备发出第三道命令时,手下的人发现了台永明已介入此案,于是,杨怀宇决定不惜一切代价先除掉台永明……
      真相终于大白了,杨怀宇因涉嫌雇凶杀人被逮捕。鉴于他特殊的身体状况,杨怀宇被允许保外就医,但一周之后,他就因心脏衰竭而死亡。
      台永明这一次是真正退休了,他终于可以在心底默默地对那颗正在自己胸膛里跳动着的心脏说:“林芳,安息吧,我已经为你报了仇!”

    相关热词搜索: 奇特 奇特的创业项目推荐 奇特的民族简介 奇特的近义词和反义词 奇特的近义词有哪些及如何造句 奇特的近义词有哪些及造句 谋杀案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