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文摘抄
  • 短文摘抄
  • 日记大全
  • 散文精选
  • 感恩亲情
  • 人生感悟
  • 智慧人生
  • 感悟爱情
  • 心灵鸡汤
  • 伤感文章
  • 名人名言
  • 心情短语
  • 好词好句
  • 范文大全
  • 您当前的位置:红叶文摘网 > 名人名言 >

    劝离书:劝书文

    2019-03-30  红叶文摘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黄莹莹进了宿舍后,六个人的宿舍里已经走得剩一个人了。这个女孩子匆忙地站在镜子前照了照,一边捋着刘海儿一边问黄莹莹自己的马尾辫好看不好看。黄莹莹心不在焉地点头表示称赞。女孩子欲走之际,忽然又问黄莹莹为什么不去参加元旦舞会,这可是她们大一的第一次集体活动呀,是有着非凡意义的。黄莹莹并不回答同学的问话,只是说自己身体不舒服,想休息一下,并催促她快走,晚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同学一跑一跳地在宿舍门口消失了,黄莹莹将宿舍门关好,随即端坐在书桌前,拿出了钢笔和稿纸来。
      亲爱的爸爸妈妈:
      今天是元旦了,你们好吗?
      现在同学们都走了,去参加元旦庆祝会了。宿舍里很静,只剩了我自己,在黄澄澄的灯光下给你们写这封早就该写的信。
      本想在电脑上给你们写这封信的,思忖再三,还是决定用手写下来,然后寄给你们,让你们好好地看看这封信。我想把压抑了这么多年的心里话全都说出来。
      爸爸妈妈,从我记事起,就没见到你们和颜悦色地开过玩笑,也没见到你们亲亲热热地并排相坐或牵手。在我的印象里,你们淡漠、客套,从不谈心,从不交流,如同陌路人般的在同一个屋檐下相融又抵御着,相处又防范着。从我五岁至十岁这个阶段,你们经常性地吵架,吵到激烈的时候,妈妈就会顺手抄起某样东西,向爸爸猛地砸过去:有时是一本书,有时是我的一件玩具,有时是茶几上的一个玻璃杯子。爸爸也会恼怒地再用它们回敬给妈妈。你们就这样毫不相让地砸来砸去。我躲在一边,惊惧地看看妈妈,又胆颤地望望爸爸。我害怕,害怕你们任何一方被东西击中。我心里暗暗地祷告,祷告你们的战争早点结束,祷告你们也像别人的爸爸妈妈那样,能有说有笑地在一起相处,在一起快快乐乐地过日子。
      从我十岁至十八岁的这段光阴里,你们虽不怎么吵架打闹了,但你们却更加地相对无语、无视对方的存在了。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能有一个安静的学习环境,才达成了压制战争、取消战争的协议。我开始还以为你们是在围城里生活得太累了,或者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地悟出了婚姻是一首平平淡淡的歌的哲思后,才平静下来的吧。但是,不久我就发现你们分房间了。家里再也没有打斗声了,可接下来的死寂沉沉,更让我苦闷伤感。于是,我把这一压抑转化成了动力,从初中到高中,我拼命地学习,只想用最好的成绩来换回爸爸和妈妈的笑脸,用最好的成绩来挽回这个家里久违了的笑声。
      尽管我已付出了最大的努力,但成绩单上的科科满分,并没有抹去你们之间那道长长的伤痕。爸爸妈妈,当你们看到我是这样地争脸争气的时候,你们也曾带我到最好的麦当劳去庆祝一下鼓励一番的;我也看到了,骄傲和自豪在你们的脸上无所顾忌地渲染着、荡漾着。那一刻,我们一家三口是多么的幸福,多么的祥和呀。我们三人走在一起,我在中间分别牵着爸爸和妈妈的手,我们像天下所有幸福的家庭那样,享受着晚风的亲吻、星星的照耀、月色的抚慰。那一刻,我们的身上也曾投来过不少羡慕的目光,特别是那些熟人和朋友的。爸爸妈妈,我本想用我的力量来束缚住你们的爱情,把你们捆绑在一起,因为我是你们的爱的结晶,我是你们的唯一,我自认为我有这个能力。可是呢?可是我发觉你们都是在佯装幸福,都是在把眼泪咽到肚里,而把欢笑留给别人。我什么都能看得出来,你们蒙骗不了我的眼睛。
      爸爸妈妈,你们知道吗?佯装幸福的人是世上最不幸的人了。真正的不幸福,对社会是一种昭示、是一种释放、是一种宣扬,可你们呢?你们太疲惫、太虚假、太沉重。白天,你们照样出出进进这个蜗居,晚上你们照样各回各的房间。互不关心,互不干涉。我们的这个家是一个貌合神离的家,徒有其名。
      爸爸妈妈,其实你们的内心比谁都苦。你们为了我,在维系着这个家;还为了亲朋好友和一些社会关系在维护着这个家。我不知道你们当初是怎么结合的,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生的我。有时,晚上我会因为你们而失眠,我想啊想啊,却怎么也想不出个答案。
      妈妈,你知道吗?你是一个非常爱干净的人,简直可以说是有洁癖了。你在棉厂上班时,我敢说你的工作帽、围裙还有便鞋,在全车间是最洁白的。因为咱家阳台上经常悬挂着这些飘有清香味道的东西。妈妈,你记得吗?你每逢给我零钞让我买早餐或买冰糕以及学习用品的时候,那些钱都是崭新崭新的。起初我还认为你是无意的,有什么给我什么。可是时间一长,我发现你从来没给过我一张脏兮兮的零钞。有一次我问你为什么你的包里全是新钱时,你很认真地说,别人找你零钱时,旧钱你不要,你看见那些脏钱心里就膈应,所以你强调人家都必须找你崭新的钞票,并还拿如若人家不这样做,下次就再也不会光顾这个地方了来做要挟。对于我呢,你的理论则是,小孩子在外买东西时,如果摸了油腻的钱后,是无法洗手的,脏钱上满是病菌,我不想让我的孩子沾染上这些病菌。看起来这好像是小事一桩,但这里面的母爱却是细致入微、不言自明的。
      妈妈,还有一次,你房间里的床上突然落了一只臭大姐,这种臭大姐又名花大姐,它的味道很难闻,尤其是它被弄死后,那味道更是冲得让人受不了,所以人们对它都很生厌。花大姐从窗外飞进来后,刚愣头愣脑地扑在你的床单上,你就生气地用一块卫生纸把它弄起来给处理掉了。事后,你转来转去,坐卧不宁。我知道你在犹豫什么,你是在犹豫这个床单要不要换掉,因为床单才换了两天。经过一番的思想斗争后,你还是把这个床单忽地掀掉,愤愤地扔进了卫生间的洗衣盆里了。
      妈妈,你太喜欢洁净、太要好也太要强了,你从哪方面都是这样。可是爸爸呢?爸爸偏偏是一个马马虎虎、凡事不太讲究的人。爸爸在装潢公司上班,是搞设计工作的。本来有两次可以晋升的机会,可是爸爸因不善溜须、不会逢迎,结果把机遇都错过了,这也是你逐渐不愿理睬爸爸的原因之一吧。爸爸性情温和,不爱与人斤斤计较,还经常保有慈悲心怀。这是爸爸的性格,可妈妈你却说爸爸是不谙世故,是迂腐呆板。总之,你对爸爸横竖都是挑剔,都是不顺眼。爸爸,你还记得吗?有一次,妈妈在下班的路上捡到一个白色的布包,布包里有一块上等的红色布料。当妈妈兴冲冲地拿回家向你得意地展示,并嚷着要为我做一件连衣裙时,没想到你却淡淡地说,丢东西的这个人肯定很着急,很难过,也许这个人的家境不太好,也许这块布料对这个人很重要……云云。妈妈一听急了,她气愤地说自己也曾丢过钱包,怎么没人同情过她?自己也曾抱着孩子丢掉过披风,那时候,怎么也没人怜悯过她?为这件事,妈妈恼怒了好多天,在那些天里,妈妈看都不看你一眼。
      爸爸,你是我的好爸爸。从我记事起,你就一直把我当做手心里的一颗明珠呵护着。小时候,当我缠着你要去放风筝时,你就用自行车带着我到广场上去;当我哭着闹着又要去玩碰碰车时,你又立马带着我去儿童游乐园;当我玩累了又要吃东西时,你则让我站在原地不动,然后 你一溜小跑着去远处给我买甜饼去了。爸爸,我是你的一个小公主,你仿佛是我的大臣,在你面前,我说一不二,你也言听计从。我们父女之间的情感也许是别的父女无法体会到的。那次初三期末考试,为了提升班上的升学率,老师要我们每人买一本复习资料抓紧练习。爸爸,你还记得吗?当我们到达书店的时候,没想到这本资料已全部售罄了。我沮丧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你什么也没说,汗流浃背地带上我把小城的书店几乎全找遍了,最后,终于在一家狭窄的小书店里找到了这本书。
      爸爸,这些都是我终生无法忘记的,父爱如山,父爱无边,父爱让女儿无言,父爱让女儿奋发向上、勇往直前。
      妈妈,我很佩服你。因为你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在单位,你从不甘人后,别人一个班纺二百斤细纱,而你非要纺二百四十斤。当别人也赶上了你的工作量时,你却又走在了那个人的前头了。你总是不服输,为此你成了带班长。升任带班长后,你更加勤奋忙碌了。那时咱们家还在郊区住,你上下班时需经过一个几十米长的涵洞,每当你上夜班或下中班时,我都会望着窗外漆黑的夜替你担心。我担心我的妈妈夜班十一点多走时,天气会不会刮风下雨;我担心我的妈妈中班十二点多回家时,路上还有没有行人。妈妈,我的妈妈,我真的很担心,除了白班外,我几乎夜夜辗转反侧、默默祈祷,祈祷我的妈妈平平安安、顺顺当当。
      妈妈,还记得吗?那一个夏季的晚上,十点多,正当你准备再过半小时去上班时,天空突然电闪雷鸣,紧接着狂风暴雨像一头发怒的野兽,把大地瞬时淹没了。到时间了,我和爸爸都劝你不要去上班了,因为这时涵洞下面积存的雨水,不用说又已经半人深了。再说这样的雨夜出门也会不安全的。可是你不管不顾地披好雨衣、穿上雨靴说,不去上班怎么能行呢?这样的天气是经常碰到的,你已经习惯了,你去不了,就无法进行交接班,这是工厂不允许的。爸爸要去送你,可你坚持不让。我知道这是你多年的习惯,这里不是你怕给别人添麻烦,而是你怕累赘怕�嗦。你推起自行车出门了,雨衣被风掀起,看起来我的妈妈更像一只夜行的鸥鸟。妈妈你就这样地消失在茫茫的雨雾里,留给我的只是一个坚强秀挺的背影。
      我躺在自己的房间里,望着玻璃窗上滴落的雨水,眼前出现了一幅画面:妈妈一个人在空旷的雨夜里行进着,风雨抽打着她的眼睛、她的脸庞,她看不清路面,只得推着自行车、侧着头向前走着。当她走进涵洞的时候,她趟着齐膝的雨水艰难地一步步地向前挪动着,挪动着……雨水像洪水般汹涌着奔腾着,我不知道,妈妈是走出了涵洞,还是被激流冲到路轨旁的漩涡里去了……
      整夜里,我都在发着烧,说着胡话,我发现我的妈妈没有了,我发现我的妈妈突然失踪了。那晚,我的枕头一次次的湿透,我的身体一次次地发抖。直到第二天早上,妈妈,当我看到你安然无恙地站在我床前的时候,我才转过头去,偷偷地擦干了我的眼泪。
      妈妈,你其实长得很好看。来过咱们家的同学都曾这么说过。她们每每夸赞你的时候,我总是自豪地对她们说,我的妈妈不仅漂亮,而且内涵也很丰富呢。不是吗?妈妈,你床头放着的那些书籍就可以说明你是一个秀外慧中的人。一开始,我经常见你翻看一些《女友》、《知音》、《读者》等杂志,后来,我慢慢地发现你竟然读起了小说来,对于一个有着这般年龄的女人来说,这实在是件不容易的事了。我们同学的母亲,又有几个读这些东西的呢?所以,妈妈,我真的很敬佩你。
      说起敬佩,一件往事又出现在我的面前。妈妈,提起这件事,不知为什么我很心酸,我觉得我在你身上学到了好多东西,我也觉得身为一个女子,在成长的历程中,是多么的艰辛,多么的不易。我继承了你的勇敢和倔强,也继承了你的沉着和无畏。从那件事情发生后,我似乎也成熟了,也懂得了提防人间的一些邪恶和凶险了。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并不都是阳光和鲜花、善良和美好的,有时你还得瞪大眼睛去识别、去辨认。可也就是因为这件事,你与爸爸的心距离得更远了。
      妈妈,其实这件事情发生前,你就不经意地说起过,你说下了中班晚上十二点多回来时,有时会碰见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他就坐在涵洞边的一辆摩托车上,似在等人。可是当你从他面前经过时,他便有意无意地开始唱下流小曲。爸爸说那个人可能是个醉汉,不要去理他。我总提着心,怕妈妈你遇到不测。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妈妈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家。来到涵洞口的时候,你却停住了,你看见涵洞里一明一灭的烟火在忽闪。借着忽闪的亮光,你还看到了路的中间横着一块大石头。你立即明白了一切。你停在那里考虑着该怎么办时,涵洞里面的那个人叼着烟向你步步逼来。此时的你脑子急切地一转,腾地扛起了自行车,向涵洞上面的铁轨攀去。当你过了轨道,沿着另外一条偏僻的小路悄悄地来到自己家门口的时候,我和爸爸都发觉你的衣裙全部湿透了。
      妈妈,你进家后,飞快地插严了大门。来到屋里,你换掉了衣服,端起茶缸,咕咚咚地喝了半缸子水,然后,你压低声音对我们说,那个男人根本没有走,凭直觉,他就在咱家的附近。我和爸爸当时都激灵了一下,不知该怎么办。你二话没说,出了屋门口,顺手抄起院里的一把大扫帚,猛地打开了大门。果然,大门口站着一个中年男人,正在向我们的院里窥探。妈妈举起扫帚,狠命地冲着那个人拍打了起来。那个男人惊吓得连连倒退,他根本没有机会去推他附近的摩托车溜走。这时,我和爸爸也迅速地跑了出来,我们满腔怒火地注视着这个胡子拉碴的人,问他半夜三更为什么在人家家门口转悠,到底想干什么?这个男人一边躲着妈妈的扫帚,一边求饶,说他的家就在前面的胡同内,家里有妻子儿女,他上班时经常碰见妈妈,因为妈妈长得漂亮,他喜欢看,但并没有别的意思,他让我们饶恕他,并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此时妈妈的胸口一起一伏,我知道你恨不得再让爸爸打他一顿。但是,爸爸却对那个男人说做人要有理智,要向好处发展,要走正路,不能搞歪门邪道。那样的话,不光是道义不允许,连法律也不会放过你的。
      那个男人屁滚尿流地推起摩托车仓皇而去了,妈妈,从你的眼神里,我看到了失望、怨责还有无奈。你这是自己保护了自己,你用不顾一切、奋力相拼还有巧妙周旋维护了自己的尊严、自己的人格。你知道,任何时候,自己都得指望自己,别人是靠不住的,哪怕是自己最亲近的人。
      爸爸,其实你与妈妈之间也没有过大的方面的干戈,都是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琐屑事情,而伤了彼此的和气的。记得那次我们一家三口去串门,妈妈说要去看望一个亲戚,让你去准备些礼物。可你说后天才去呢,明天买也不迟。妈妈说早早地把这事办下不是很消停吗?可你就是不去,说不用那么急。结果第二天下了整整一天的雨,礼物也没买成。第三天,当我们在市场上买好了礼物再急匆匆地赶到车站时,一天就一班的客车却开走了。妈妈气得咬牙切齿,暗暗地咒骂了好久才罢休。   还有那次,我们搬到新楼后,老家的亲戚都来给我们庆贺,本来是件很高兴的事,可没想到,妈妈再一次被你激怒,以致于你们杯盘狼藉地打斗起来。
      因为来为我们乔迁之喜庆贺的亲戚多,所以我们不得不分两次招待。第一天来的是爸爸你那边的人――奶奶爷爷和姑姑叔叔等。看得出,爸爸你那天很兴奋,一大早你就到附近的饭店里订好了酒席。中午不到十二点,一桌子的酒菜全都上齐了,大家在一起欢天喜地其乐融融地度过了一个难忘的日子。这天,妈妈也非常高兴,她平时和公婆、姑姑们处得就是相当不错的。
      第二天,妈妈让你也按照这个样子再重新布置一次,因为这天来的亲戚是妈妈娘家的人――外婆外公和小姨、舅舅等人。你很痛快地答应了,接着就到单位去了。可是等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酒菜却迟迟上不来。妈妈给饭店打了电话,饭店里的老板却说没有人预订酒席。妈妈强忍着怒火让饭店抓紧时间现做几个酒菜,饭店老板又说今天太忙了,实在是赶不出来,他让妈妈另想办法。妈妈正在为难之际,舅舅联系了其他饭店里的一个朋友,这样才算解了燃眉之急。
      酒菜刚来到,爸爸你就进门了,你不好意思地给大家道着歉,说单位上有事,回来得晚了点。妈妈克制着忿恨问你今早预订的酒席呢。你像猛然记起了什么似的,又像是追悔莫及般的说你把这事给忘了。妈妈说你那边的人来时,怎么就那么积极、就忘不了呢?妈妈说你是成心故意的,说你阴森、小人,不通人情事理。接着你们就当着那么多亲戚唇枪舌剑起来,妈妈还先动起了手,若不是舅舅拦着她,她还会不依不饶的。
      爸爸,我认为你是真的把这件事情疏忽了,脑子里仅剩下单位上的那一摊子事了,不是有意的。但你是知道妈妈的脾气的,你想想,妈妈会怎么认为?妈妈认为你是故意让她在娘家人面前不好看,或者是由平常的不痛快而引发的一种迁怒,说得深一点就是一种个人恩怨的借机报复。归根结底,还是由于你们平时感情不好的原因造成的。说起来,这事若发生在别的家庭中,根本算不了什么,不就是忘了吗?谁没有个闪失的时候?再大的事情也会有弥补的办法的,没什么了不起的。可是,这件事情发生在了咱们家,轩然大波是势在必行的。
      爸爸,你总是那么慢条斯理、不急不火,你与妈妈的性格大大地相反。你们水火不容、针尖麦芒,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爸爸妈妈,我知道你们已经在这个鸽笼里忍受了好多年了。在我上大学的这半年里,不知道你们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我一直都在牵挂着你们,做梦都是!妈妈,你明显地老了,你头上刺目的白发一天比一天多了;你眼角的皱纹、还有额上的抬头纹也越来越有深度了;还有你的面容,比以前也更加失去光彩变得灰暗了。妈妈,看到颓丧郁悒的你,我痛在心里。妈妈,你知道是什么促使你衰老得这么快吗?是乏味的家庭折磨的你,是无爱的婚姻摧残的你,妈妈,你不能再和爸爸这样地过下去了,你不能为这为那了,也该为自己活一次了。爸爸,你也不能再这样死要面子活受罪了,与其天天在外硬挤着面容笑,还不如痛痛快快地在家哭。
      爸爸妈妈,你们该离婚解体了。离婚意味着重新组合,意味着美好生活的开始,意味着崭新生活的复生。你们的女儿不是思想开放、也并非前卫,我只是觉得你们分开后,都会有自己的另一番新天地的,这样不仅有益于你们的身体健康,还会让你们拨开阴霾,重见日朗。你们会很带劲地走下去活下去的,一定会的。
      爸爸妈妈,当你们读到这里的时候,是不是要吃惊?继而会困惑不解?抑或你们会认为现在同你们说话的不是你们的女儿?但我的确是你们的莹莹。爸爸妈妈,我这样做,也许会有人说我这是大逆不道、不通情理,但是,爸爸妈妈,你们要知道,人活一辈子图的是个啥呢?还不就是两个人亲亲热热、甜甜蜜蜜吗?可你们有过一次这样的镜头吗?记得有人说过这样的话:“我佩服的不是那些敢于离婚的人,而是那些能在麻木乏味的婚姻中煎熬、忍耐的人!”
      若这样说起来,你们是最让人佩服的人了。
      爸爸妈妈,晚会就要结束了,我已听到校园里的喧闹声了。不一会儿,我的室友们就要回到宿舍了。
      亲爱的爸爸妈妈,我想让你们快乐、开心、舒畅、幸福,所以才写了这封信。爸爸妈妈,无论今后你们走到哪里,你们都将永远是我最好的爸爸妈妈。
      莹莹永远爱你们!
      责任编辑 白荔荔

    相关热词搜索: 劝离书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