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际关系
  • 人生哲学
  • 人生规划
  • 人生的意义
  • 职场法则
  • 座右铭
  • 您当前的位置:红叶文摘网 > 智慧人生 > 人际关系 >

    [土楼,我亲爱的土楼] 我亲爱的

    2019-03-15  红叶文摘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福建土楼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消息,从加拿大漂洋过海传到闽西南崇山峻岭的土楼村寨,正是天色微熹之际,几百年来寂寞无语的土楼沸腾了。土楼的子民们有理由欢呼雀跃,这世界级的荣誉对土楼来说也是名至实归。
      说来惭愧,作为一个出生在“土楼之乡”南靖的闽南人,我第一次看到土楼还是在1989年的秋天,那时我刚刚大学毕业,被安排到南靖最偏僻的乡村中学。垂垂老矣的汽车在山路上盘旋,发出一阵哮喘般的声音,秋风萧瑟,崎岖的公路上吹满落叶,这种景象颇为契合我当时的心境。汽车不知拐过了几道弯,爬上了一个坡岭,突然我从车窗里看到山坳里有一座土楼,不,两座、三座――我看到了三座土楼寂静地耸立在山谷里,圆圆的屋顶、斑驳的墙体,那恢宏的气势、古拙的形态,具有不可思议的视觉冲击力,像一支磅礴壮丽的交响曲,把我从苦闷中深深地震撼了。
      其实我第一次所看到的土楼,只不过是闽西南乡村一个至今毫无名气的土楼群。闽西南崇山峻岭蜿蜒百里,一片莽莽苍苍,山坳里、溪流边、竹林下,各式各样的土楼星罗棋布,数以万计。像这次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南靖田螺坑土楼群、河坑土楼群、和贵楼、怀远楼,华安大地土楼群以及永定的洪坑土楼群、高北土楼群、初溪土楼群、衍香楼、振福楼,都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经典土楼,而更多的土楼像漫山遍野的蘑菇,在风中寂静地盛开着。对我来说,显然无法忘记第一次看到土楼的情形,那种惊喜与激动,从眼睛到内心深处,犹如闪电划过。
      那时的乡村中学一到周末,学生和当地的教师就全都回家了,我和几个来自城里的年轻人无所适从,在空空荡荡的校园里显得百无聊赖,这时只有土楼,那些散落在附近村庄大大小小的土楼,以母性的胸怀接纳了我们,我们在土楼里闲逛、探听、发呆,有时也在土楼的同事或学生家里蹭一顿饭。我至今记得,在一个周五的下午和几个学生一起翻山越岭,走了十几公里的山路,第一次来到田螺坑,站在高高的山岽上往下看着环环相连的土楼群,嘴里喘着粗气,心里却没有激动,只是一种宁静的感觉,但是那一夜,我住在田螺坑的土楼里失眠了。很短的时间里,我几乎就走遍了书洋、梅林以及毗邻的永定高头、湖坑、下洋的土楼,到土楼多了,我便感觉土楼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题材,独特是不用说了,其间所蕴藏的人文内涵很值得我好好地发现和表现。就这样,我在教案纸上开始用文字营造土楼世界,一些以土楼为故事背景的中短篇小说陆续在各种杂志上发表。记得当时土楼鲜为人知,甚至有些人还公开指责土楼是一种落后、保守的东西,而我坚持不懈地写土楼,简直就是有意“抹黑”。这种话听了,我一笑置之,还是一意孤行,继续写我的土楼小说。1993年5月,我写土楼的一批中短篇小说结集出版,书名叫作《土楼梦游》,是冰心老人为我题写的。只是这不久之后,我就离开了土楼的乡村中学,回到城里以文字谋生,但我的创作主题依然是土楼。坐在钢筋水泥的房间里,我的神思飘荡在土楼的上空,这种用粘土掺合竹片、蛋清、红糖和糯米饭汤夯筑而成的土楼,更加真确地进入我的梦里,我的耳边时常响起土楼那嘈杂而充满生活气息的声响。十几年过去了,土楼如今已是名满天下,那些当初对土楼颇有微词的人也改口赞美土楼了,土楼向人们昭示着不可限量的商机。对我来说,土楼在我彷徨无助的时候,为我确立了人生的奋斗目标,我对土楼的感恩之情难于用语言表达。这十几年里,我无数次回到土楼,虽然大多是陪同外地的朋友,但每次总要在土楼楼门厅的槌子上独自坐一会儿。这期间,我也曾多次和摄影家曲利明一起到土楼相邻的江西赣州、广东梅州等地,遍寻围屋――这种和土楼相似的山区民居,让我获得了认知土楼的更全面的视角。长篇小说《土楼》、长篇散文《永远的家园》、小册子《看福建游土楼》、大型画册《中国土楼》等等,在这一时期出版之后,至今在土楼乡村常销不衰。土楼是一个生生不息的文化圈,如此博大精深,在它面前,我总感觉我的文字是苍白无力的。因为,土楼并不仅仅是一种民居,它与闽西南客家人和闽南人的生活息息相关,密不可分。在土楼里安居乐业的子民们,他们日常的生活里洋溢着丰富的人文气息,使坚硬的土墙也变得温情脉脉;对他们来说,土楼已不仅仅是一个遮风挡雨的场所,而是一片精神的家园、一个灵魂的象征和一种文化的代表,对所有游客来说,土楼则是一道生生不息的鲜活飞扬的人文风景。
      据说,土楼当时被外界发现,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美国的卫星,那可是漫山遍野的一座座导弹发射架啊。当他们实地来到闽西南之后,方才恍然大悟:那“隐匿的核力量”,原来不过是普通的山村民居。土楼主要是圆形与方形,另外还有椭圆形、弧形、交椅形以及五凤楼等多种形状,千姿百态,造型独特。每一座土楼都有一个名字,大都取自族谱里的祖训。登上石门槛,走过楼门厅,面前便是宽阔的天井,天井中间有一口水井。楼门厅对面是祖堂,这里是土楼祭祀、婚丧、议事的地方,显示了浓厚的家族血缘色彩。所有的土楼,一楼都是灶间,是每家每户作饭、用膳和会客的地方;二层则是禾仓,放置谷物和各种农具杂物;三楼以上才是卧室,也只有从三楼开始,才对外开一孔小窗。数百年前,从动荡的中原举族南迁,几经流徙多方辗转,一支支客家人群先后来到了山高水长、偏安一隅的闽西南山区。他们渴望安居乐业,一旦找到落脚之地,便安营扎寨,建造自己的居所。土楼便成了他们理想中的永远的家园。但土楼并非横空出世,其出现首先必须具备几个条件:强大的家族凝聚力、相对安宁的生活环境、较为雄厚的物质基础。建造土楼,聚族而居,这是源于对中原传统文化的认同。土楼所表现出来的向心性、匀称性和前低后高的特点,以及血缘性聚族而居的特征,正是儒家文化和道家文化的一个缩影。
      其实,土楼不唯福建仅有,相似的民居在赣南和粤北粤东也大量存在,只不过前者叫作“围屋”,后者叫作“围龙屋”而已,它们在外观样式和建筑用材上有所不同,但它们所体现出来的文化内涵,却是一脉相承、息息相通的。十分有趣的是广东与福建相邻的大埔县、饶平县,就不再叫“围龙屋”,也叫作“土楼”,其中最著名的花萼楼、道韵楼等,和闽西南的土楼,从夯筑技艺、形态特征和人文内涵,毫无二致。在此我想建议国家文物局,土楼成功申遗了,根据国际相关规定,其相关项目可以在此后的世界遗产大会上申报扩展加入(这并不占用国家的申报名额),首先,福建平和县的绳武楼、漳浦县的锦江楼应该争取扩展加入,其次,江西龙南县的关西新围、燕翼围、乌石围、安远县的东生围等,广东始兴县的满堂围、梅县的温公祠、饶平县的道韵楼、大埔县的花萼楼等应该争取扩展加入。这似乎是题外话了,但也是一个热爱土楼者的建言献策。土楼载入世界遗产名录之后,给当地带来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将是显而易见的,这也是我希望看到的,希望土楼人从此过上安逸、富足的生活,但同时不免也有隐忧,土楼如果被过渡开发,就将损坏它原有的景观和纯粹的意蕴。谁也没有权力破坏土楼,它是全人类共同的文化财富。
      土楼已经在山间屹立了千百年,还将继续巍然耸立在不尽的岁月里……

    相关热词搜索: 亲爱 亲爱的 亲爱的什么作文写人 亲爱的安德烈读后感 亲爱的客栈文章 亲爱的弗洛伊德语录 亲爱的汉修读后感2 亲爱的爸爸妈妈读后感2篇 土楼 土楼也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