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际关系
  • 人生哲学
  • 人生规划
  • 人生的意义
  • 职场法则
  • 座右铭
  • 您当前的位置:红叶文摘网 > 智慧人生 > 人生规划 >

    【周瑜:被淹没的赤壁之战主角】赤壁之战周瑜

    2019-03-15  红叶文摘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说起三国史,几乎没有一个人不眉飞色舞,谈论起来,也几乎没有一个人不头头是道的。这一切当然缘于小说《三国演义》的巨大影响,罗贯中的一枝魔笔,把他以后的无数中国人都培养成了“三国迷”,使异彩纷呈的三国人物,各自拥有了一批忠实的“粉丝”。过去人说,听三国评书,闻曹操败没则欢欣,闻刘备失利则沮丧,盖纪实也。
      然而《三国演义》的这种传播效果,对长眠地下、不能起而申辩的三国人物,却是一把双刃剑。好处,当然是使其名字腾播众口,广为后人熟知;坏处,则小说毕竟不是历史,极有可能淹没和扭曲一些东西。
      周瑜,就是一个被《三国演义》所严重扭曲的人物。现在一提周瑜,浮到当代人脑海的无非两种形象:小白脸,长得很俊,但华而不实;妒贤忌能、心胸狭隘的典型代表,几次三番要暗害诸葛亮却每每落空,最终被气死简直是活该。如果把诸葛亮和周瑜在一起比较一下就更有意思了:前者,是长者、智者、仁者,时时以孙吴联盟抗曹大局为重,处处都能料敌机先,胸有成竹算无遗策,后者,虽然也有一些小聪明,但总是棋差一着,落在诸葛亮的后面,他自己却无自知之明,偏要与诸葛亮斗智,十足滑稽可笑。其实,这样一个周瑜,只是《三国演义》中的周瑜,而不是三国历史中的周瑜。两个“周瑜”,其反差之大,仅举一例就可概见:读过《三国演义》的人,总想当然地以为周瑜年轻,诸葛亮年老,因为这样才符合周瑜“轻浮”“不踏实”的固有形象。而实际上周瑜年纪是大于诸葛亮的。赤壁之战那一年,诸葛亮27岁,周瑜34岁,年长诸葛亮7岁。
      如果说《三国演义》中的周瑜被严重扭曲,那么具体到赤壁之战,周瑜就是一个赫赫功绩被无辜攘夺的人物了。赤壁之战,是奠定三国鼎立之局的关键一役,而在这个战役中,史实是清楚的,其主角一为曹操,另一个就是与之对垒的周瑜。而因为最后的胜利者是周瑜,则周瑜理所当然应是赤壁之战中的第一主角。
      而在《三国演义》中,周瑜力抗强曹的功绩几乎烟消云散。在江东“舌战群儒”,坚定孙权联刘抗曹信心的是诸葛亮;周瑜之所以不与曹操妥协,是因为诸葛亮故意曲解曹操的《铜雀台赋》,说曹操欲得孙策和周瑜的妻子大乔、小乔,刺激了周瑜;水战利在用箭,而东吴匮乏,乃诸葛亮设计,终得“草船借箭”;周瑜定下火攻之策,需要东南风,精通天文的诸葛亮筑坛借风;周瑜和黄盖的诈降计虽未归功于诸葛亮,但也早已被其所窥破;……不能不承认,罗贯中的文笔很好,人物刻划和情节设计非常精彩,其魅惑大大超过枯燥的正史,于是,作为第一主角的周瑜反倒从历史舞台上淡出,成了一个衬托诸葛亮神机妙算的尴尬配角。
      历史究竟不是小说。《三国演义》里诸葛亮在赤壁之战中的种种神奇事功,在正史里几乎全无依据。他所起的主要作用,不过是孙刘双方的一个联络人而已。
      宋代的大文学家苏轼游赤壁,对周瑜的风采怀想不已,赋词曰:“遥想公谨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后来有人说“羽扇纶巾”这一句是赞美诸葛亮,实为误会,“羽扇纶巾”并非诸葛亮装束的专利,大概是当时通用的一套行头。再说精通历史的苏轼也断然不至于把“强虏灰飞烟灭”的业绩从周瑜那儿抢走,移赠给诸葛亮。
      现在,也让我们来一次“遥想公谨当年”吧。
      
      一个真实的周瑜
      
      要想寻觅真实的周瑜,唯一可靠的史料当然只有陈寿的《三国志》和裴松之为《三国志》所作的注。
      依据《三国志》中的《周瑜传》,可以得出以下几个结论:
      第一,周瑜与江东孙氏渊源深厚。“坚子策与瑜同年,独相友善,瑜推道南大宅以舍策,升堂拜母,有无通共。”可以看出,还在江东孙家还未发迹的时候,周瑜就是孙策可以通财共大事的至交。当孙策之父孙坚为荆州刘表部将黄祖所杀后,孙氏一脉堪称形单势孤,可是一旦孙策兴兵,以书相招,周瑜即以全部家底(手下士卒及船、粮)奉之,难怪孙策得周瑜投报,不禁大喜:“吾得卿,谐矣。”可以说,周瑜及其手下人众、物资,是孙策在汉末乱世群雄中崛起的“基本盘”。周瑜与江东孙氏的这种关系实际上已经有些超功利的味道。孙策在局面初有起色的时候,曾对周瑜大加赏赐。后“得乔公两女”,就是著名的美女大、小乔,“策自纳大乔,瑜纳小乔”。这些非常的礼遇估计引起了父亲孙坚旧部的一些不满,孙策说:“周公谨英俊异才,与孤有总角之好,骨肉之分。……论德酬功,此未足以报者也。”“总角之好”,就是少年朋友,这是写实;“骨肉之分”云云,在上下尊卑分际很严的时代,份量极重。“骨肉之分”看样子也并非说说而已,孙策死,弟孙权即位,孙氏的母亲“使权以兄奉之(周瑜)”。清代史学家赵翼在《二十二史札记》中说孙氏兄弟用人主要是“以意气相投”,孙策、孙权对周瑜是一显例。
      第二,周瑜是一代儒将。周瑜家世并非寒族,他的祖父一辈,曾位居汉王朝的太尉,太尉在官制中属于“三公”之列,仅略逊于宰相。到了周瑜的父亲周异这一代,家道也许有中衰之势,周异仅当了一个区区洛阳令,但周家仍为书香门弟则无疑。周瑜的精通音律,当时即广为人知,《三国志》中说“瑜少精意于音乐。虽三爵之后,其有阙误。瑜必知之,知之必顾,故时人谣曰:‘曲有误,周郎顾。’”意思是哪怕酒喝高了,但只要别人演奏有误,也逃不过周瑜的耳朵。后世更有“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的名句,周瑜俨然已成音乐大师的代名词。从其精通音乐(古时候在儒家文化背景中,“乐”被抬到很高的位置,绝不是凡夫俗子可以玩的),联系其家世背景,我们可以看出,周瑜少年和青年时代肯定受过良好的教育。这样的人带兵打仗,冠以“儒将”之誉是再合适不过了。中国有一个传统,专门精通自己的专业不够,专业之外还得读书作文才足称道,所以对巨贾来说,“儒商”才是最高的帽子,对行伍中人而言,“儒将”才是最好的赞赏。可是纵观中国历史,确能当“儒将”之称的实不多。周瑜更有一得天独厚的条件,“长壮有姿貌”,是一翩翩浊世佳公子,与这样的人比较,关云长在营帐中点烛看《春秋》,就难免露出了一点伪风雅的滑稽色。
      第三,周瑜是优秀的将领,但更是卓越的战略家。新近有人议论周瑜不能打仗,恐怕不是事实。《三国志》叙其战功时虽然简略,可并非无迹可寻。“复近寻阳,破刘勋,讨江夏,还定豫章、庐陵,留镇巴丘。……督孙瑜等讨麻、保二屯,枭其渠帅,囚俘万余口,还备(官亭)。江夏太守黄祖遣将邓龙将兵数千人入柴桑,瑜追讨击,生虏龙送吴。”古人用字极其精省,这一连串的“破”、“讨”,可并不像我们想像的那样好玩,是需要亲冒锋矢的。不过,与战场上两军对垒互争雄长的才能相比,周瑜的确更是一个卓越的战略家。而其杰出的战略眼光,精辟的战略分析,在赤壁一战中表现得淋漓尽致。这一点将在下一章节中详论。赤壁之战后,周瑜的一番谋划也极其出色,他对孙权说:曹操新败,暂时不能对我们构成重大威胁,我们应该借这个机会谋蜀(此时的四川还未为刘备所据),得蜀可与西北马超结盟,以此为犄角,则足够放心和曹操逐鹿中原了。孙权同意了这个计划,周瑜已经在准备出征,可惜不久即早逝,否则东吴是有可能抢在刘备之前攻占蜀中的。
      第四,周瑜有识人之明,也具容人之量,胸襟并不狭小。孙策初起时力量是很弱小的,周瑜竭力拥戴堪称识英雄于未遇之时。而事实上以周瑜在当时的才干和声望,他并非没有改换更大一点门庭的机会。几乎称帝的袁术,在曹操雄起之前势力一度最大,他就相中了周瑜,“欲以瑜为将”,周瑜以锐利的眼光,“观术终无所成”,遂撒了一个谎,赶快逃走了。因为《三国演义》的影响,关于周瑜“小气”的问题特别需要辩解,事实是那完全系小说家言。真实的周瑜不但不小气,还具备容人之量。东吴老将程普素著勋绩,而位次反在周瑜之下,因此喜欢以自己的老资格,在周瑜面前摆谱,而周瑜呢,面对这种明显的挑衅,却十分容忍谦和,“终不与校”。周瑜的宽宏感动了这位老将,转过来成了周瑜的“拥趸”,逢人便说:与周瑜打交道,就像喝一杯陈年佳酿,感觉越来越好,往往喝醉了都还不知道呢。《三国志•周瑜传》中评价周瑜,称其“性度恢廓,大率为得人”,实为持平之论。至于他对刘备及其君臣的提防,《三国志》中收了他的一篇上疏,说刘备这人是一个枭雄,又有关羽、张飞等猛将,不是能够久居人下的,应该趁其来东吴的机会,为其筑宫室,多送一些美女珍玩,让他玩物丧志,和臣下分隔,这样大事可定。《三国演义》大概就是以此疏为本,敷演了好几个周瑜暗害诸葛亮的故事。我们现在看这封上疏,从东吴的角度,倒是应该赞许周瑜谋国之忠才对。各为其主,蜀汉那边何尝恨不得周瑜早死呢?据裴松之引用《江表传》记载,刘备一次与孙权谈话,说到周瑜时危言耸听地说:“此人文武全才,万人之英,器量广大,恐怕不能够久为人臣”。意思是说,像周瑜这样的英雄,绝对不会甘心老给人做部下的。这不是明摆着希望孙权早日诛除周瑜吗?
      
      赤壁之战中的周瑜
      
      荆州刘表死后,曹操挟官渡破袁绍之威,兴兵而来,代刘表继位的次子刘琮见势不妙,举众投降,遂成曹操饮马长江,与东吴政权直接对垒之局。不妨把这时的国内形势略作介绍。
      曹操破袁绍,天下为之震恐。因为当时中原势力最强大者,唯有袁绍,曹操一举荡平,手上又有汉献帝这块王牌,挟天子以令诸候,寥廓中原,则谁还能与其争锋?在宋以前,中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都在北方,所以有“得中原者得天下”之说,现曹操既据有中原,扫平天下似乎指日可待。正由于曹操在北方已无强大对手,扫平天下的前景又仿佛触手可及,曹操才会这么急吼吼地兴兵南下,要与孙权“会猎”。
      这时东吴的形势可以说是非常困难的。中原地广人众,曹操帐下猛将如云智囊如雨,均非东吴所能望其项背。曹操打着皇帝的旗号,发动战争也名正言顺,孙权如果抵抗倒有抗旨之嫌!而荆州刘琮归顺曹操,对东吴而言尤其是一个坏消息,因为与曹操对垒,东吴唯一可以依赖就是长江天险,是东吴所长而又是曹军之短的,就是水师。南北经济交流还不是十分活跃的三国时期,北方人目睹那种能载军马大船的机会都很少,更不用说自己操舟战斗了!然而,刘琮的荆州军却给曹操提供了弥补所短的机会,因荆州军队本来就是以水师为擅长。“刘表治水军,蒙冲斗舰,乃以千数”,现在这支强大的水上力量却到了曹操的手上,东吴还有什么可以倚仗的呢?
      以上这种形势分析可以说是比较粗级的,只要智力正常的人,一般都能看到。东吴群臣,也正是用这种分析,来劝孙权不要以孵击石的。在他们看来,力量强弱对比一目了然,与曹操抗衡只有死路一条,放下武器虽不如在江东称孤称心如意,但毕竟可以保住富贵。
      一种呈现于事物表面的现象,一般的正常人都能看出,而现象下面的本质,却往往只有一二豪杰可以窥破。周瑜对孙曹对垒形势的判断与上述分析迥然不同。他对孙权着重指出了四点:
      一,曹操“虽托名汉相,其实汉贼也”。如此一来,在道义上就变被动为主动了。东吴抗曹不仅师出有名,而且理直气壮。
      二,东吴“割据江东,地方数千里,兵精足用,英雄乐业”。他提醒孙权注意自己一方的比较优势,地方不算很大,但人民安居乐业,兵不是很多,但战斗力强,足以应付一切敌人。
      三,曹操“北土既未平安,加马超、韩遂尚在关西,为操后患”。曹操虽破袁术和袁绍兄弟,但在曹操的后方,西北还有马超、韩遂蠢蠢欲动,这股力量虽不足与曹操分庭抗礼,借机骚扰却是可以做到的,也就是说曹操并非完全没有后顾之忧。
      四,曹操“舍鞍马,仗舟楫,与吴越争衡,本非中国所长。又今盛寒,马无藁草,驱中国士众远涉江湖之间,不习水土,必生疾病”。周瑜说“仗舟楫”“非中国所长”,这里的中国就是指北方、中原,以“中国”称之是当时人的一种习惯用法。他说,北方人到南方来打仗,肯定会因不服水土而大大损害战斗力,即使曹操兵多,也没什么可怕的。
      周瑜的以上四点分析,对迷茫中的东吴人来说,堪称拨云雾而见青天。第一条是高层建瓴的理论分析,在注重名份,“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的古代,并非可有可无;第二、四条分别从主客观两方面入手,不为外在因素所干扰,直达要害;第三条,则更越过了一时一地之实力优劣,非对全国局势了如指掌者不能道。面对“周四条”,以文臣张昭为首的气馁派也不能不心悦诚服,孙权更是兴奋莫名,脱口道出:“此天以君授孤也。” 意思是,你周郎真是老天对我的一个恩赐啊。可谓推崇备至。
      “周四条”完全显示了周瑜作为三国时期卓越战略家的才能。但因为《三国志》另收有诸葛亮面见孙权时的一番话,其中颇有与“周四条”相似者,如诸葛亮指出曹军虽众,“不习水战”,荆州降军未必真心归顺,战斗力应该大打折扣等等,于是这里就有一个到底是谁坚定了孙权抗曹信心的问题,周瑜还是诸葛亮?平心而论,只要读过《隆中对》的人,都不会怀疑诸葛亮具备的杰出的战略眼光,所以,“周四条”所阐述的,诸葛亮也一定能够看到,他会以差不多的一套论述来说服孙权,并不奇怪。但至于是谁使孙权下定抗曹信心,其实凭常理不难判断。诸葛亮口才再好,再说得天花乱坠,他在孙权面前都是外人,其主观动机主要是为了刘备,这一点是无法掩饰的,孙权自然只会姑妄听之,哪里像周瑜这样他奉为兄长的话更容易入耳呢?
      接下来的事众所周知。东吴老将黄盖献上诈降和火攻的连环计,一举破曹。那么周瑜在这里有无贡献?不要忘了,周瑜是主师,再好的计策,都要由他来策划和组织。从史书看,黄盖的那把书固然烧得痛快,仿佛很是简单,但实际上这个连环计从策划到最后落实,肯定是有不少周折,需要经过周密论证和分析的。火攻之计诚然是一条好计,却也有先天的局限,比如受到风向、风力的制约、敌船移动速度慢方可实行、对方必须疏于防范等等。这几个条件中,风向的助益几乎可以说是天意,所以唐人作诗说“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第二个条件,因曹操为了便于自己的北方兵士在大船上行走和战斗,将战船以铁锁相连,也恰恰成全了东吴一方;而为了使老谋深算的曹操疏于防范,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是需要经过一些配套的措施的。如此种种,都足以见出周瑜作为主帅所付出的心力。
      对周瑜的地位和作用有最切实了解的莫过其主孙权。周瑜卒,孙权流着眼泪悲叹:“周瑜不幸早逝,今后我靠谁呢!”后孙权称帝,怀念周瑜,说没有他,就没有我的今天啊。
      
      周瑜功绩评议
      
      我们认定,周瑜是赤壁之战中的第一主角,其人生最华美的一章,无疑就是在赤壁写下的。但要综合分析其一生功绩,则仍然需要平心论之。
      首先,赤壁之战诚然是中国古代战争史上“以弱胜强”的经典战例,但 “弱”,究竟弱到了什么程度,“强”,究竟又强到了什么程度,应该实事求是,不宜过份夸饰。“以弱胜强”当然并不罕见,可也是有条件的,即双方力量对比不能相差过于悬殊,如果过于悬殊,比如拿上万人对抗上百万,恐怕谋略再好单兵战斗力再强也无计于事,对方仅凭滚滚人流,顺势一推,就会把你可怜的一点力量淹没。赤壁之战前,曹操兴兵南下,致书孙权称“统雄兵百万,上将千员,欲与将军会猎于江夏”云云,其实都是虚声恐吓之词,《三国演义》也故意张大其势,借东吴文臣之口,动辄拿“雄兵百万”说事儿,不过是小说家烘托气氛的生花妙笔,当不得真。那么曹军到底有多少人马?研究三国史的学者考证,满打满算只有二十三万,而且这其中还包括刘琮的几万荆州军,荆州军的战斗力如上述诸葛亮所述,是要大打折扣的。与曹操对垒的孙刘联盟一方呢?《周瑜传》中,孙权说先给周瑜三万精兵,应为东吴久经战阵、最强悍的王牌部队,孙权又称随后“续发人众,多载资粮”,显然还有后继人员补充,即使不可能很多,上万应不成问题。刘备的部队,据诸葛亮称,归顺刘备的刘表长子刘琦,所部“不下万人”,关羽统领的精兵也是“万人”。这样,孙刘和曹操实力对比上,当然亏一些,但显然还不是如大象和小羊那样悬殊。更何况,据《三国志》记,曹军在开仗之前,即因水土不服发生疫病,此消彼长,曹操实力上的优势,不免又有削弱。双方实力相差较大,但不是巨大,还有一个有力的证据,在决定性的战役之前,双方有小规模的接触战,史书明确记载,曹军失利、“稍退却”,如果双方实力悬殊,在一切计谋派不上用场的“硬碰硬”中,曹军是不可能刚一接战就告败的。指出这一点并非否定周瑜在赤壁之战中的完美表现,笔者只是认为应该最大限度地还原历史真相。无论如何,曹操强孙刘弱,这的确是一个事实。
      其次,周瑜如果不早死,对历史进程有没有决定性影响?周瑜在赤壁之战后,乘胜准备一举夺取荆州,领军进攻曹操大将曹仁驻守的南郡(今湖北江陵),结果在阵前中了敌箭。城池虽然最后攻下了,但看来箭伤比较严重,回到江东没有调养好,也可能引发了一些并发症,不久就死了,死时年仅34岁。关于周瑜的死因,这是史籍明载、唯一可信的,《三国演义》中说周瑜被诸葛亮三气,结果一命呜呼,纯属无稽之谈,另有民间传说,说周瑜被与人通奸的小乔害死等等,更不值一驳。如果周瑜不是这样早死,对三国局势的演变会不会产生决定性影响?历史不能假设,但应该允许合理想像。如果在这种想像中不脱离当时的客观环境,那么可以认为,周瑜即使不早死,对三国局势的演变或许会有作用,比如东吴的发展可能会稍稍顺利一些,但就历史进程而言,恐怕很难产生什么决定性的影响。赤壁之战虽然重要,可并未从根本上改变当时的大势,特别是曹操虽受重创,仍然是当时的第一大力量,他所拥有的中原广袤的地域优势和战略纵深,强大的人力物力,都不是孙权和刘备能够比拟的。只要曹操内部不出问题,曹魏独大,并最终统一全国的进程不可阻挡。以诸葛亮这样的人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不是仍未能力挽狂澜吗?
      最后,周瑜赤壁火烧曹军,从此奠定三国鼎立之局,其一时之战绩当然是极显赫的,但近来也有一种议论,认为赤壁之战将全国统一的时间推迟了数十年,从这种观点看,周瑜的历史功绩还值得质疑。这当然是立足于一种宏大理论之上,似乎颇能自圆其说的观点。可惜,没有一个人能够非常确凿无疑地指出,如果赤壁之战是另外一种结果,则中国必会是一个什么样子,这个样子的中国又会是多么美妙。隔代论史,我们只须对那些将自己的人生书写得神完气足的古人表示一种尊重和敬意就够了,很多场合下,历史人物、事件的所谓正确和错误,放到历史长河中,一时是很难看得分明的。
      对周瑜也应作如是观。

    相关热词搜索: 主角 周瑜 周瑜火烧赤壁-周瑜火烧赤壁相关资料 周瑜火烧赤壁图片 周瑜火烧赤壁的故事 周瑜赔了夫人又折兵 淹没 淹没电影 淹没的反义词及解析 淹没的近义词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