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际关系
  • 人生哲学
  • 人生规划
  • 人生的意义
  • 职场法则
  • 座右铭
  • 您当前的位置:红叶文摘网 > 智慧人生 > 人生哲学 >

    爱意浓浓的诗句 [爱意]

    2019-02-11  红叶文摘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每次回家,父母都会问:喜欢吃点什么?我们给你做。   我19岁参军离家,数十年过去,父母对我的饮食习惯已不很了解。其实,我在饮食上是没有什么特别爱好的。从军几十年,天南地北地走,几乎什么样的菜都能吃。我便告诉他们,随便啥都行。
      
      但我发觉,随便是最难办的,我这样说更给父母添麻烦。每次到家,如果事先知道我回去,吃饭时,必是满满一桌菜。而如果事先没通报,我一到家,父母便会忙着商量着要做什么菜,或是去逮下蛋的老母鸡,或是急急地去商店买肉。
      吃着满碗满碟的菜,看他们还在为下一顿的菜操心着,我心中不是滋味。父母都已是70多岁高龄的人了呀!可又觉得很无奈,他们并不听我的。
      于是,我觉得应当想点办法。那回,在饭桌上,我告诉他们:你们做的菜,好多我不爱吃。母亲听了,一脸的失望;父亲则放下筷子,问:那你要吃什么?
      我说,我真正爱吃的,就是两只菜。父母忙问:那两只菜?
      雪菜炒蛋,蚬子汤。
      我挑了两样最容易做的菜。雪菜是家中一直腌的,蛋是家里有的,而蚬子,门前的河里就有。
      后来,再回家,这两只菜,桌上是必不会少的。
      本以为,这样就让父母少操些心了,却没想到,麻烦还是不少。
      这些年,蚬子不值钱,好多渔民们不去捞,卖蚬子的就少。于是,我每次回去,买蚬子又成了父亲的一件重要事情。有一回,到家不久,就听得父母在高声说话。父亲在责备母亲,上次那条渔船有蚬子的,叫她买,但她没买。“你看你看,现在买不到了吧!”父亲发火了。我忙过去,说没有也没关系的。但父亲火气大着了,拎着只篮子,急急地奔出家门。好半天,挎着着沉重的篮子回来,又叹口气说,不养一养,蚬子里有泥的,没法吃。待我临走,装了袋,让我带回上海。我说吃不了那么多的,老人并不听。拎了袋子,就在头里走。
      还有一回,也是临时回家。为做雪菜炒蛋,母亲觉得雪菜开甏太久,不香,便又去搬了一甏,再开。我从屋外进来,见母亲累得满头的汗,感动之余,又为自己说爱吃雪菜炒蛋而后悔。
      于是,便有意无意地改口,说,雪菜炒蛋也吃厌了,蚬子有污染。
      父母听了,大大地失望了。父亲说,那你还喜欢吃什么?母亲则担心地说:你没什么能吃的呀。
      父母的年龄越来越大了。终究,年岁不饶人。也不知从哪一回起,我回家后,就在哥哥家吃饭了。可父母还是为我操心。他们时常关心着我的胃口,关注着我最喜欢吃什么。
      有一段时间,我体检时发现血糖略为偏高,虽不超标,但已接近上限。到家时,在饭桌上无意中说起,南瓜满好吃的,而且,听人讲对降血糖有好处。没想到,就在那年,家里的自留地上,竟种了半亩南瓜。家中客堂里,摆了一地的南瓜。而每次回家,蒸南瓜、炒南瓜是必不会少的。返回上海时,南瓜成了不能不带的东西。好多回,我对父母说,吃不了的,家里还有。父亲便说:放着,不会坏的。慢慢吃。
      父母终究是老了。母亲日常生活都需要有人照顾了,父亲下地也不灵便了。但老人还是记着我的饮食爱好。每年夏天,母亲都让人摘些黄瓜,腌了,装在广口瓶里,放到屋面上,晒着。待我回家看望他们时,让我带走。我对母亲说,少带点,吃不了的。母亲反问道:你上次不是说过很爱吃的吗?
      我都记不得我什么时候说过爱吃腌黄瓜了。也许哪回吃时,为了让父母开心,随口说可口。可是,我随意说的一句话,却让年过八旬的老母亲记得,而且当成一件大事来操办。
      我的饮食爱好,被父母时时地记着了。我知道,这个世界上,也许没有任何人,会像他们那样,看重我的爱好。我更清楚,那是因为他们把我看得无比的金贵,才这样记得的。
      只是,在父母面前,我再不敢说喜欢吃什么了。我怕,我的一点小小的喜好,成了他们的负担。

    相关热词搜索: 爱意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