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优美散文
  • 抒情散文
  • 诗歌大全
  • 您当前的位置:红叶文摘网 > 散文精选 > 诗歌大全 >

    【一次心灵的洗涤】一次心灵的洗礼的作文

    2019-03-15  红叶文摘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余震之撼      2008年5月24日成都   下午从厦门飞抵成都。在双流机场外看到在集合的志愿者队伍。沿途偶见户外零星帐篷。入住成都第七医院附近的一家商务宾馆。漳州援川卫生医疗队主要在都江堰市和这家医院协助救治震区伤员。
      晚上同漳州11名医护人员座谈,边吃我们从家乡带来的新鲜杨梅。一个张姓女护士说起在都江堰乡村遇到的一次余震,大家哈哈大笑。原来中午太阳晒,她和一个医生躲在一辆军车底下,突然听到发动机般的隆隆声,她叫起来:“车怎么要开了?”此时外面一片杂沓的奔跑,他们探头看,解放军战士们叫道:“快跑,地震了。”他们一惊,又缩回车底下。原来刚才的隆隆声是地震前从地底传出的地声。这是张护士第一次听到余震时的地声,同汽车发动机的声音相似。
      他们下乡巡诊时,几次出现车过不久,路就被余震震落的泥石掩埋。他们每人都发了一个求救口哨,以防万一用于呼救,这种呼救哨声传得远,又节省体力,幸亏到现在还没用上。
      夜十二时发稿回去。
      
      5月25日成都
      半夜有余震,轻微,不介意,又睡去。
      上午采访漳州藉人士,其中有赴川采访的同行、中国网技术部主任黄东晖,提供了一些基本情况。
      明天要到江油市采访漳州援川卫生防疫队,上网查阅资料。下午约四时三十分,房间突然摇晃,所有家具都在抖动,数秒后意识到是地震。我连忙跑去先将房门打开,这是唐山大地震后学的常识,生怕门被扭曲,打不开。此时街上一片喧哗,从窗户探望,街道站满从楼中冲出的人,不安地交头接耳。街道两旁都是楼房,没有空地,决定不跑。持续近二十秒,地震止。
      不久从电视上得知,青川发生6.4级的余震,造成新的伤亡
      
      生命之魅影
      
      5月27日绵竹市汉旺镇
      早上八时出发,往绵竹市汉旺镇,地震时损失惨重的东汽集团和东汽中学就在这里。
      十时多到汉旺。这是一个很大的镇,随处可见残垣断壁和变形的危楼,同电影里被战火洗劫过的城镇一样。街面上有一座高大的钟楼,钟楼顶端的大时钟,时针和分针分别停在二时和二十八分。这是汶川大地震的时间:5月12日下午二时二十八分。这座钟楼的时钟凝固了这个时间,成为此次国殇的历史见证。据说它将完好地被保存下来。
      
      5月27日都江堰市中医院
      午后离开绵竹市汉旺镇,约四时来到都江堰市,没费多大的功夫就打听到市中医院所在地。在5.12大地震中,这座医院的住院病房楼倒塌,当时抢救病人和医护人员的过程断断续续直播过,现场人员痛哭的状况和抢救的艰难过程,震撼人心。时间已过半个月,这里的情况如何呢?
      医院大门朝着大街,街上已车来人往。倒塌的住院楼几乎对着大门,一眼可见砖梁零乱的废墟。有看门的老师傅,但随便让人进出。倒塌的楼前是一片空地,废墟已粗放地清理过,堆积出地面上已肢解的楼体大体都已铲运出去,现在能看到的是最底层的部分。住院楼的后面地势比较低,所以这底层就落在地下。残余的断墙碎壁里,露出散落的被子、衣裤和各类生活用品,一切都在猝不及防之中发生。几天几夜非常艰巨的抢救已成过去,留下无限悲怆的余音。几天前,援助川医疗队来过这里,队员们都闻到了人体的异味,现在弥漫在空中的都是消毒粉剂的味道。据报道,从这里挖出来的幸存者有9个人,有159条生命被夺走。我看到,在地面的砾石上,三三俩俩地插着没有烧尽的蜡烛,烛泪凝结在红烛身上。这是人们来祭送亲人的远行。
      连接倒塌病房楼的右边是门诊楼,这座楼没倒,楼外悬着横幅,上面是标语,写着“向工作在临床一线的护士姐妹们致以崇高的节日问候!”颜色还很鲜艳。地震时正值护士节,上天以这样残忍的方式同白衣天使们开了个玩笑。这座楼同病房楼连接处被巨大的力量扯断,露出弯曲的水泥板和钢筋,有两排固定的蓝色塑料候诊椅跟随弯下腰悬空垂着。废墟左边的医务楼也没有倒,这座楼和病房楼呈直角状,座向不一样,一楼门窗还标有检验科、血常规窗口等字样,楼身多处裂开,显然是危楼,这座楼同病房楼连接的地方同样露出啮牙裂嘴的钢筋,还有似乎要坠落的房门。
      时而有人到医院里,沉默不语,走走看看,拍拍照片又出去了,这里牵动了许多人。我站在医务楼和病房楼的断裂处,从那些被扭曲的钢筋上,感受到从地底下喷涌出来的这种力量的强大,它可以多么轻易地掐断一条性命。生命在它的面前是多么的柔弱。
      在这座被扭得面目狰狞的楼面,我注意到有一条浅蓝色的布带从楼上垂下,披复在二楼内阳台的转角上,一动也不动。这道蓝布带子同这座白色的医务楼显得不太协调,像贴附上去的什么东西。我目光顺着布带向上移去,发现这是从四楼的窗户伸出。这条浅蓝的布带绉在一起,如果展开,它至少有三四个巴掌宽。它从四楼伸垂到楼底下,作什么用呢?我一时不解。它显然垂落有一些时候了,有些污垢,蓝中呈灰,总之不光鲜。这时,我留意到这长长的带子当中有好几处打着结,这是有意连接起来的布带。我脑中突然有电光闪过。这是救生带,是生命之带。
      地震的时候,有人绝处求生,扯下布帘,接成带子,将它甩到楼下,从窗台爬出,抓住布带滑下,事情可能就是这么简单。我环顾院内的残楼废墟,想还原当时的情景。强烈的地震发生,楼在晃动,门被扭曲了,打不开,被困人第一阵惊恐后,想到逃生,于是扯下窗帘,撕开,打结。此时,病房楼轰然倒塌,腾起灰白色的尘埃,他在灰蒙蒙中滑到地面,庆幸捡回一命。也事情不是这样,病房楼倒后,他才想到要自救逃生,布带放下后,救援的队伍来了,他被救出。还可能是另外的版本,只是我最终没有打听到真实的情况。但是无论如何,这条浅蓝色的带子是一道生命的弧线,它的坠落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舞姿,它现在弯着腰肢,静静地俯在阳台残断的壁上,我感到这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舞蹈造型。它的一头系着人最可宝贵的生命,另一头昭示生活的世俗和美好。
      我在这道浅蓝色的弧线前,看到生命的魅力和生活的魅力。
      
      5月29 日都江堰市虹口乡
      前日虹口乡之行未遂,今早前往。据报道,这个乡的帐篷学校已开学。虹口乡旅游业盛兴,漂流颇有名气,地震时交通中断,与外界隔绝了一个星期,乡领导当机立断,集中乡里所有食物,统一派发,稳定了民心。沿途时有险要路段,山体大面积崩塌,有的地方几乎将江流堵塞,形成堰塞湖。至少见到四五辆被砸烂的小车,已拖到路边,路上不少滚落的巨石。一些新建的旅游山庄留下断垣残壁。因路况险要,一路不停,直到乡里。
      中午离开,晚上回成都后才得知,下午进虹口乡的路因山体滑坡被封了,有汽车被滚落的石头砸毁,车上人遇难身亡。
      
      生命之永恒
      5月26日什邡市莹华镇
      离开绵阳市已五时多,直奔什邡市莹华镇。本想一个多小时可以到达,没想到什邡境内很长的一段路已毁损准备重修,坑坑洼洼,极难走,越野车颠簸得厉害,一小时也就三四十公里。临近莹华镇,公路多处被山上滚落的岩石阻挡,幸亏还能通过。镇外驻扎空降兵部队,空地上整齐的帐篷,路边长长的车队。此时天已昏暗。
      镇里房屋大都倒塌,触目都是废墟。我抓紧时间拍了一些照片。一个小青年走过来,知道我的身份后,说自己是志愿者,什邡中学高一年的学生,主动要带路。这已是一个空镇,所有的人都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偶有行人,也步履匆匆,可能是热土难舍,偷偷回来看看。建筑物的轮廓开始模糊,有流浪的猫在台阶上蠕动。孤独,灾难,黑暗,上千亡灵,一个人行走还真有点不踏实。下车时同行的伙伴一时走散,我很乐意有人作伴。
      志愿者带我到莹华学校,说那里死了很多人。学校的空地扎着帐篷,可能是救援人员,不远处可看到楼房倒后的一片砾石堆,因天完全黑下来,虽有自己发电的照明灯,还是同白天有很大的差异,朦朦胧胧,我只远远看着。空气中有比较强的消毒水气味。小青年说外面的山上有两处埋葬遇难者的地方,天天有人来烧香祭拜,他很想哭,又哭不出来。他打开手机翻出来摄下来的场景给我看,说地面上白白的就是石灰粉。小青年的姐姐高二年,也是志愿者,一同来这里帮忙。说他姐姐很卖力,救援中遇到很多事情,曾伤心地哭过,也曾生气地哭过。这几天,他们姐弟俩好像长大了许多。
      这是我到灾区后,第一次深切地感受到灾难的阴影。
      车子离开镇里时,有执勤的战士上前检查,主要防止不良之徒趁乱偷窃灾民的财物。
      回成都已十一时半。传完稿一时半。三时睡觉。
      
      5月29日都江堰市聚源中学
      聚源中学在都江堰市近郊的聚源镇。离开新建小学,我们径直往这所中学。
      聚源中学的灾情被许多媒体报道过,曝光频率高过新建小学。它同新建小学有一些类似的地方,都是教学楼在十几秒钟之内就倒塌了,教学楼周围的楼房大致完好,报道的死亡学生将近三百人。废墟周围摆着数十个花圈,有外省和各地单位送的,也有志愿者送的。有的花圈为防雨水,用透明薄膜包了起来。围观的人不少,大都沉默不语。
      我们注意到一对姐妹模样的人在倒塌的教学楼边上徘徊,有时停下来默默地看着,年纪小的总微皱着眉头,露出困惑不解的眼光。一定同这地方有什么关系。上前交谈,果然没错,这是一对表姐妹,姐姐在成都读大学,现在是心理干预的志愿者,妹妹是这所学校的学生,地震时,她正在一楼上课,逃生中被倒下的门压着,后来是母亲将她救出来,可是有很多同学瞬间就同她阴阳两隔。姐姐说,她是特地回来陪妹妹的,妹妹虽无大恙,但受到惊吓,很多天都没有恢复过来,总在想这一切怎么会发生?妹妹很勉强朝我们笑笑,她姓杨,和我同姓,她的班级是初二(4)班,我初中的班级也是初二(4)。这些巧合,让我们距离拉近了。我同她们说,成都第七医院有一个这所学校的女同学,骨头断了,伤势不重,但我们的医生说女孩子经常自己一人掉眼泪,地震造成的巨大灾难使她难以承受。小女孩连忙问这个女同学叫什么名字?可惜我想不起来。小女孩才说,她们班跑出来比较多,有40多个,压死14人,失踪3人。失踪的有没有可能还在这片废墟底下呢?我们都这么想。小杨同学还说,她有一个女同学,家庭很困难,但是书读得很好,她在家里的墙上贴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多大困难都不怕,目标清华和北大。”这次也死了。女孩的神态非常迷茫。
      温家宝总理也来过这里,给遇难的同学鞠了3个躬。死者长已矣,存者受伤的肉体尚好治,心里头的结要解开,还需要社会的综合力量疗救,这将是一个艰巨漫长的过程。
      我们临离开时,看到美国NBC电台的记者也来到这里。
      
      人之爱心
      5月31日成都往福建专列
      漳州卫生医疗队护送79名地震伤员到漳州,我们随车采访。这是一趟专列,专门运送二百多名伤员到福建,他们将在漳州、厦门、泉州留医。
      到漳州的伤员在第二、三、四、五节车厢。我在车上采访了一个叫王和彬的伤员,他的女儿在都江堰市新建小学读六年级,在地震中遇难了。我们是在聊天中慢慢谈到女儿这个话题的,因此他始终平和地讲叙。
      他在一家公司工作,地震发生后,他立刻冲向新建小学。从临街的校门进去后,心被捏住了,教学楼倒了,尘烟还没散去,废墟里传来孩子的呼救声。已经来了不少家长,所有的家长一起奔到倒掉的楼前刨挖,没有任何工具,只有双手,每一个人都像疯了一样。他的脚骨头就是在刨挖中被一块飞来的砖头砸断的,那时不觉得疼。那一刻,所有的孩子都是自己的孩子。他们一共挖出了二三十人,有活的有死的,也有缺胳膊少腿的,一派惨状。但是没有找到女儿。后来部队来到,他们才退下。那一晚上,他一直守候在学校里。抢救现场被封锁,无关人员进不去。第二天早晨,女儿才被挖出,已经没气,除了脸蛋和腿上少许擦破,没有什么伤痕,可能内伤或窒息夺走了她的生命。新建小学遇难学生大概是最先处理的,遗体被送到了火葬场。14日上午,通知王和彬到火葬场确认孩子。原本宽敞的场地密密地摆着装上孩子的长型塑料袋,他依序打开封上的塑料袋的拉练,又拉上,认了一个又一个,将近两个小时,才找到女儿。天气变热,不少家长要求抓紧火化。这家殡仪馆当初设计时,绝没有想到同一个时间会出现这么多遗体,幸亏孩子身体小,可以两三个人同一炉,即使这样,王和彬也等了一个白天和一个夜晚,15日早晨,女儿才火化。这是一个极其漫长的白昼和黑夜,女儿,你可知道爸爸在想些什么?
      王和彬打开手机,里面存着女儿,笑眯眯的。他从上衣口袋里又取出一迭照片,每一张都是女儿,两三年前拍的。无论父亲走到哪里,女儿一直贴身同行。近年孩子没拍照,讲到这里,父亲有悔恨之意。
      晚上传稿信号受阻,不得以用口播,值班编辑记录,全文1500字,不知能否入吉尼斯纪录。
      
      6月1日成都往福建专列
      昨日从第七医院往成都火车站,在救护车上,一个手臂骨折的老大娘,身旁有一个温顺的女人陪护,原以为是亲属,后来才知道是志愿者。在专列火车上,我们同一个车厢,又正好相邻,志愿者的一言一行都看在眼里。她对老人体贴入微,关怀备至,每件细小的事情都会想在前面,老人也视她如亲人。吃饭、添衣、躺卧休息、她像一个受过专业培训的护理员,右手手臂无法动弹的老人大概不会感到有太大的不方便。上卫生间,她陪着进去;列车停下加水,她带老人到月台散步,有一回我也陪同走了一圈。
      早上她坐在窗前看书,示意我也看看,我坐下接过那本厚厚的书,她看的那章写的就是地震。我们就这样谈起来。志愿者叫赵爱女,河北武强县的一个村姑。我觉得村姑这两个字准确形象,因为后来知道她37岁,没有结婚,是个大姑娘。她在河南一家孤儿院做事,这是一家慈善机构。汶川大地震后,她决意要到灾区为灾民做点事情,经过一番周折,坐上郑州到成都的列车。到成都后,了解华西医院收留很多受伤灾民,就直接到那里。这家医院志愿者很多,不管食宿。最初住在附近一家旅馆,除了每天的伙食,还要付60元住宿费,难以维持,就转到一家教堂住,每天象征性地收2元。后来她到了成都第七医院,这里志愿者比较少,提供便餐,因为教堂离医院很远,要打的,熟悉后,医院也让她住进来。赵爱女,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将全部爱意倾注在伤员身上。她曾护送一个老年伤员到杭州,老人希望她能留下,杭州的医院说,把这个机会让给杭州志愿者吧,这让赵爱女认识到全国有爱心的人很多很多。这回由她护送的这个老大娘也一再流露希望爱女继续留下,但是漳州同样有一大批志愿者渴望这个机会。交谈中,让人感觉到赵爱女有一种满足感,甚至是幸福感,这种满足和幸福源于她能够为受伤的灾民服务,不管这个伤员是谁。她这种仁爱之心,让我受到感动。
      赵爱女指着手上的书说,自己闲时喜欢看看书,但记性不好,好书就多看几遍。她说话时一直保持若有若无的微笑。这次南下四川灾区服务她打算做两个月,结束后还要回到河南的这家孤儿院。她家在武强县一个叫马头乡北立车的村庄,她没有手机,但留下了老家的电话。这次汶川大地震,在全国大小城镇大小村庄,不知还有多少像赵爱女这样普普通通的人,以自己默默的作为支援抗震救灾,这是我们的希望所在。
      下午六时四十分,专列提前到达漳州东站。我们结束了9天8夜的采访,平安归来。
      我们很快融入车站接送伤员的忙碌又有序的人流里。专列上还有很多人在关注抬送到月台的伤员,我知道在那些注视的目光中,有赵爱女那双明澈的眼睛。

    相关热词搜索: 心灵 心灵中闪过的微光作文 心灵感悟励志语录 心灵感悟的励志文章 心灵感悟的句子 心灵感悟的文章 心灵感悟:人生的独行之路 心灵感悟:人生里的盛夏之阳 心灵感悟:别等失去的时候才醒悟 心灵感悟:同一个时间的爱情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