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优美散文
  • 抒情散文
  • 诗歌大全
  • 您当前的位置:红叶文摘网 > 散文精选 > 诗歌大全 >

    初溪土楼群 恬美的初溪

    2019-03-15  红叶文摘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大千世界熙熙攘攘,给人一种红尘滚滚世风浮躁之感,而藏于闽西永定下洋的初溪,竟是如此的恬美。   初溪原先是一片原始森林,渺无人烟,四周的山岭犹如屏障,把兵燹和匪祸阻隔于外,静静地等待拓荒者的到来。她的开发缘于一次狩猎。六百多年前,下洋欧里村徐姓父子俩带着猎犬到这里打猎。在一片竹林里,猎犬发现了三只鹿,猎人放犬入山赶鹿,父子俩蹲在路口守侯。一整天过去了,猎犬没有出现,三只鹿也无影无踪。父子俩在守侯的过程中观山看景,只见溪水淙淙,四面群山相围,中间是一块阔展的盆地,恰似一个硕大的聚宝盆,不愧为一块利于开发适宜居住的风水宝地。于是,徐姓父子觉得是神仙派三只鹿下凡把他们牵引到此,遂在此开基,并把村名定为�溪。后人因“�”笔画繁多,书写不便,遂把村名改为初溪。
      在短短半年的时间里,我去了两次初溪,觉得初溪充满了诗情画意,富有恬静的美。
      踏进初溪,一眼望去,深深浅浅的绿色错落有致地铺展开来,间杂一些淡淡的鹅黄、浅浅的粉红、朦胧的浅棕。繁茂的树冠簇拥在一起恬静地守望着日月。日出日落,一条小溪宛如欢快的长龙在山脚游走,一路不知疲倦地深吟浅唱,并呈现或凹或凸或起或伏不同姿势,时有跌宕。溪面上间断垒着石块搭成简易的石头桥通进村里。站在溪畔仰望,方方圆圆连成片的土楼群笼罩在大片大片的祥云之下,村里的老老少少散淡地聚坐在一排长长的木凳上,亲亲切切地拉着家常,说话声、笑语声和着小溪的流水声漫淌在山谷之间。沿着河卵石小道走进村里,村人质朴的笑容如灿烂的阳光,温热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一拨又一拨游客走进初溪,初溪却不显得喧闹。游客们走进这里,疲惫的脚步变得轻柔,绷紧的心弦得到舒放,心灵得到短暂的休憩,都不忍心破坏难得的好心境。
      穿行于村中那高大宏伟的方方圆圆的土楼世界,眺望山坡上层层叠叠的梯田,掬捧着田野里禾苗和茶树那生机勃勃的碧绿,撩逗绸带似的涧水,顺便和村民们攀谈,你便会觉得初溪荡漾着恬静幽雅之美。小桥、流水、人家,还有那悠远的中原遗风和敦厚的客家民风及良好的原生态环境,让人陶醉其中而乐不思蜀。完全可以这么说,初溪是“客家周庄”。
      早先,天生丽质的初溪,犹如深闺中的佳人,不为外界所知。使她扬名的,是村里那气势磅礴的土楼群。初溪土楼群由5座圆楼和31座方楼组合而成。这么多的土楼,名字都带有一个“庆”字,在一块山坡上和美和谐地排列开来,与层层叠叠的梯田相伴成趣。最入眼的画面是一字排开的三座圆楼和一座方楼亲昵地手牵着手,站在流淌的小溪边聆听岁月的风铃。这样的画面常进入摄影家的镜头和画家的画布,初溪土楼群由此被誉为“中国最美的土楼群”,常站在国内外众多杂志的封面上让人眼睛为之一亮心弦为之一动。
      初溪年代最久远的土楼是集庆楼,建于明永乐十七年(公元1419年),是客家祖地闽西境内现村圆楼中年代最为久远的圆楼,也是结构最为奇特的土楼。一般圆楼,小的设置两处公共楼梯,大的设置四处楼梯,底层相通且层层环廊畅达无阻,相互往来,十分便利。唯有集庆楼,每户从一楼到四楼各自安装楼梯,各层通道用杉木板隔绝,这样,72道楼梯就把整座土楼分隔成72个独立的单元,颇有现代豪宅中“楼中楼”的味道。但不知为什么,集庆楼之后,初溪人再也没建造类似的土楼了。在此后数百年间陆续夯造的土楼,所有的楼层都是环环相通的。集庆楼这种聚族而居又彼此独立的模式,在动荡年代里,既消除单门独户的恐惧心理,又避免了一般土楼没有私密空间过度嘈杂的缺点,实在是两全其美的创造性设计。今年四月初我们陪同中国国民党中央常委、“世界钨钢大王”廖万隆先生游览集庆楼,他也为集庆楼的设计和人文内涵惊叹不已,乃要来纸和毛笔,题写“土楼是客家智慧象征”条幅送给集庆楼保存。
      集庆楼的房间、楼梯、隔门全用杉木构建,相邻处全靠隼头衔接,不用一枚铁钉,在穿越将近600年的风霜雨雪后,依然与厚达两米的生土墙一起巍然屹立,显得古老而不破败。初溪村里最年轻的土楼是善庆楼,建于1979年,一楼走廊及天井全部用同一规格的方形花岗石铺就,采光通风的效果极佳。走进善庆楼,犹如置身于阳光明亮的广场。善庆楼与集庆楼相邻,在善庆楼的衬托下,集庆楼的沧桑之美震撼人心,更显得雄浑庄严而又恬静幽深。
      初溪村里还有一个与众不同之处,就是村里有个中国最完整的客家民俗博物馆。集庆楼三楼的环形走马廊里,悬挂着100多个牌匾,每个牌匾代表一个客家姓氏,精炼地介绍了100多个客家姓氏的由来、播迁情况和引以为荣的大贤。这个博物馆就设在集庆楼里。从一楼到四楼,集庆楼的每个房间都成为展示客家民俗的窗口,共展示一万余件民俗文物,配以图片和文字,给人们解读土楼建筑的历史渊源和客家民俗文化的博大精深提供了一个良好的范本。展室里那些古老的摇椅、澡盆、米筛、灶篓、背筐、谷箩、爬篮、风车、石臼、磨床、犁铧,还有那迎亲的花轿,连同一进大门就可以看见的木碓,无不散发着古朴的气息。这些文物当中,有些堪称国宝,如明朝十二生肖石雕群,每尊石雕高2米,重2吨,均手持玉皇大帝恩赐之宝。不过,最吸引我眼球的,是夯墙用的夹板和杵棒。凝视着这些沉默的夯墙用具,我的耳畔依稀回荡着“嘿哟夯哟嘿哟夯哟”雄壮有力的土楼号子,我的眼前依稀闪现着客家先民筚路蓝缕一路风尘仆仆地南迁苦苦寻求精神家园的背影。作为一名客家后裔,作为《环球客家》杂志的一名编辑,我已感受到,千年以来,一代又一代客家人呐喊着豪迈激越的土楼号子,在艰辛创业的历程里,深深夯进了崇先报本、睦邻重义、爱国爱乡、崇文重教、耕读传家、刻苦耐劳、锐意进取、勇于开拓、海纳百川等浑然一体的骨骼,凝聚生生不息的力量,夯起了客家的精神家园――土楼,而温馨,而安泰,而卓越,轩昂于天地之间,成为汉民族优秀民系之一。
      “圆圆的土楼,圆圆的家,圆圆的山村,圆圆的画……”,还有那似古堡巍峨粗犷似舰阵威严壮观的方方土楼,以及小桥、流水、人家,无不诠释着初溪的恬美。每一次依依不舍地离开初溪,我都会默默地告诉“客家的周庄”:“初溪,我还会再来看你的,一定!”

    相关热词搜索: 恬美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