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命的意义
  • 哲理句子
  • 为人处事
  • 励志文章
  • 人生哲理
  • 哲理故事
  • 您当前的位置:红叶文摘网 > 人生感悟 > 为人处事 >

    良心债_为偿“良心债”,女院长辛辛苦苦丧失了良心

    2019-02-11  红叶文摘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她身为医院的院长,却利用职务之便,贪污他人财物,收受贿赂128万元。原本以为这就是普通的贪污案,没想到调查的背后,引出了一个关于人性的故事。她之所以走上这样的一条犯罪道路,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偿还一笔数十年前留下的“良心债”。
      
       一针下去,邻居的孩子无法站起
      
      陈钰伟出生于湖南边远山区的一个农村家庭。1971年,高中毕业的她没有考上大学,黯然地回到了农村。陈钰伟的父亲当时是大队支部书记,见女儿一直闷闷不乐,就想方设法弄到了一个学赤脚医生的名额。第二年,陈钰伟在县人民医院进修后当起了赤脚医生。由于她待人热情,性格大方,乡亲们都很欢迎,一点小病都会去找这个“妹子”。
      一天晚上,陈钰伟已经上床睡觉了,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拍门声惊醒,门外有人焦急地喊:“妹子,有急诊!”陈钰伟一骨碌爬起来,背起药箱打开门。叫门的是邻居袁福初,他儿子三毛发了好几天高烧,他们急得不知道怎么办。到了袁家,陈钰伟一把脉,安慰说:“不要紧,就是重感冒,打一针就差不多了。”陈钰伟准备给三毛打一针肌注的青霉素,可10岁的孩子听说要打针,哭着闹着不乐意,身体扭来扭去。陈钰伟忙得额头上直冒汗,好不容易逮了个机会,一针下去,孩子痛得立刻尖声大叫起来。
      没想到,这一针改变了一个孩子的命运,也间接地影响了陈钰伟的一生。原来,那天慌忙之中,陈钰伟一针扎中了三毛的坐骨神经,致使孩子变成了一个靠拐杖行走的人。
      为了弥补心中的难受和遗憾,几天后,陈钰伟和父亲将家里的猪、粮食都变卖,凑了五百元,带着袁家父子到长沙的大医院求诊。当时挂一个专家号要五元钱,而专家只有星期一、三、五坐诊,并且每次坐诊只看3个号。为了能排上专家号,陈钰伟和父亲把行李铺在医院的走廊里,轮换着站队排号。长沙的消费水平比乡下高多了,炒一个青菜就要二元钱,为了节约钱,他们几个人炒一个莱,菜给三毛吃,几个大人就买一袋榨菜,就着白饭下咽。有一次,他们带着三毛在街头逛,路过一个蛋糕店,孩子看中橱窗里的巧克力蛋糕不肯走,虽然手头很紧,可陈钰伟还是咬咬牙,花五角二分钱给三毛买了一个。哪知,三毛吃完以后还想吃,袁福初怎么拉他,他就是哭着不走,弄得陈钰伟心里很不是滋味。
      日子一天天过去,慢慢长大的三毛却因为残疾,无法像正常孩子那样上学读书。陈钰伟就找来课本,一有空就教三毛认字,时间长了两人也有了姐弟之情。1977年,恢复高考的消息传来,陈钰伟又看到了人生的希望,她日以继夜地复习了三个月,终于以优异成绩考上了湖南医学院内科系。临走的那天,三毛一瘸一拐地来送她,拉着她的手,泪水涟涟地说:“姐姐,你要进城读大学了,以后不能丢下我不管啊。”陈钰伟一阵心酸,一把搂住三毛说:“好弟弟,姐姐这辈子,永远都会管着你,你放心。”
      
      偿还良心债,从此陷入不堪之苦
      
      大学二年级的时候,陈钰伟遇见了现在的丈夫,两人都是校学生会的干部,渐渐有了好感,并发展成为恋人。1981年毕业后,陈钰伟分在了长沙市妇幼保健院,而丈夫则考上了研究生。这年冬天,他们举行了简单的婚礼。第二年,他们的儿子降生了。
      读大学期间,陈钰伟每次放假,都要去看看三毛,给他买些吃的用的,还有新衣服,曾经的伤痛在这样的温暖中似乎渐渐淡无痕迹。1984年,三毛在镇上一家单车修理店做学徒,学成后自己想单干,陈钰伟从父亲那里得到消息后,瞒着刚分配工作的丈夫,从辛苦积攒的钱里拿出六百元,专程送到三毛手上。接到陈钰伟送来的这笔“巨款”,三毛流着泪说:“姐姐,你对我的大恩大德,我一辈子不会忘记。”陈钰伟拉着他的手说:“姐姐对不起你,是我把你毁了。我现在支持你开个店,你也能自食其力,我做姐姐的,也就心宽了。”
      1987年,三毛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他的单车修理生意不错,有人见他老实本分,尽管腿脚不便,但有门手艺,吃吃喝喝不用愁,便着急给他张罗对象。一来二去,邻村有个姑娘看上了他,这年底,两个人结婚了。陈钰伟得知后,打心眼里高兴,三毛过得幸福,正是她内心所期盼的。她带上丈夫儿子去喝喜酒,还封了四百元红包。丈夫觉得有些奇怪:不就是一个邻居结婚吗?为什么送这么大的礼?陈钰伟闪烁其词地回答:“他家对我有恩,送再重的礼也值得。”丈夫这才没做声了。
      在工作上,陈钰伟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上班期间从未迟到或早退过,平日里她刻苦钻研医学课题,对于患者或医药代表送来的红包都拒之门外。她的勤奋和清廉赢得了各方好评,尤其引起了高层对她的关注。她从科主任、副院长一路升迁,1996年担任了院长。丈夫这时已经评上了教授,儿子读书成绩优异,一家三口和睦幸福。
      消息传到老家,很多乡亲都夸陈钰伟有出息,给家乡人争光。这时,三毛的妻子张翠莲心里打起了小九九。对三毛残疾的事情,她也有所耳闻,回到家她便吹起了枕头风:“人家把你这辈子都毁了,现在她自己当了那么大的官,你干吗不去找她补偿你一下啊!”三毛坚决不肯:“这不行,姐姐对我这么好,我不能向她伸手,否则那成了什么了?简直就是敲诈。”张翠莲使劲戳了一下三毛的脑袋:“没见过你这么傻的,你不去说,我去!”
      张翠莲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给陈钰伟,说最近三毛的生意不好做,想转行弄个小饭馆开开,可是又没有本钱。陈钰伟当然明白这其中的意思,她二话不说,悄悄从银行取了一万元,亲自送到张翠莲那里。
      这个事情很快被三毛知道了,他和妻子大吵了一顿,责怪她乱开口要钱,他说:“姐姐对我已经够好的了,人家也有家,有孩子,我们动不动就向她开口,她也有她的难处啊!”
      再说陈钰伟,她的丈夫不久就发现存折上少了钱,就问妻子钱到哪去了。这么多年了,陈钰伟一直没把三毛的事告诉丈夫,想让那件事成为心底永远不再示人的秘密。现在,她更加无法把这个秘密说出口。她撒了个谎:“有个同事家里出了点急事,找我借了一万,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呢。”
      而张翠莲却从此“吃馋了嘴”,每过一段时间都会给陈钰伟打电话,目的只有一个:要钱。开始还含蓄委婉点,渐渐地就越来越露骨了。要钱的理由总是很多,不是老人病了,就是要翻修房子,甚至连小孩子的学费都伸手要。陈钰伟不堪其扰,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从1997年到2001年,短短3年时间,张翠莲就以各种理由,从陈钰伟手里拿走了六万多元。在家里,她又不敢把钱的去向告诉丈夫,每次丈夫问起来,她就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可次数多了,丈夫也起了疑心,甚至怀疑她在外面干了见不得人的事。
      终于,陈钰伟忍不住了,有次张翠莲打电话要钱后,她给三毛打电话:“翠莲这几年拿了我好几万,都告诉你了吗?”三毛一听惊呆了,原来妻子一直背着他伸手要钱,他都被蒙在鼓里。他更没想到,张翠莲拿了这些钱,打牌赌博,后来还在牌桌上和一个男人勾搭上了,给那个男人买手机、买新衣服,甚至甩出六千多元买了辆新摩托车。他气愤之余,毫不犹豫地和妻子提出了离婚。
      
       拯救问题少年,女院长一贪再贪
      
      这件事情解决了以后,陈钰伟一心扑在工作上。2000年后,获得了很多荣誉,但权利和地位也让陈钰伟时刻处于诱惑之中,很多医药代表跑进她的办公室,丢下钱红包就跑。一开始,她还把这些钱交给院纪委处理,后来发现很多医生也在拿这种红包,渐渐地就心安理得了。
      2004年的一天,很久没联系的三毛打来一个电话说:“姐姐,我有件事情想求你。”陈钰伟对这个弟弟的要求从来不拒绝的,“你尽管说吧,我一定想办法帮你。”三毛吞吞吐吐地回答:“我离婚已经好几年了,身体又有残疾,拉扯个孩子不容易。我想让孩子到长沙读书,你帮我多管教管教。”陈钰伟笑了:“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没问题,你带孩子来吧,我正好一个人住,让他陪陪我也好!”原来,这年陈钰伟的丈夫已经辞职去英国开诊所,儿子也在英国读研究生,她计划过两年再去,一家人在英国团聚。
      初次见到三毛的儿子袁小钢时,陈钰伟就觉得这孩子眼露凶光,桀骜不驯。她的判断没错。16岁的袁小钢是学校的“刺头”,打架捣乱,无所不干,老师拿他没办法,索性由他去了。渐渐地,袁小钢开始逃学、谈恋爱,无所不干。眼看着袁小钢一天天变坏,三毛心急如焚,最后才想到了陈钰伟。陈钰伟托了人,把袁小钢转进了长沙市一所中学上初三,还没三天,他就闯祸了。那天下课后,他躲在厕所里抽烟,被老师发现了,老师批评他时,他竟将烟头塞进了老师的领口。学校领导叫陈钰伟把孩子领回去,她苦苦求情,学校才答应暂时留下。
      没想到,这件事后,袁小钢非但没有改掉自己的恶习,反而变本加厉,他给班里的许多女同学写“求爱信”,并在晚上约女生出去“谈恋爱”;他经常随身带着一把匕首上课,叫上几个顽皮的孩子一起公开抽烟;只要他看着不顺眼,同学就会遭到他的暴打,一名同学的身上被他用烟烫下了几个烙印,还有些同学被迫站在墙角下成为他练习飞刀的靶子……为了防止自己的孩子被他欺负,许多家长亲自接送孩子上下学。学校和家长多次向派出所反应,派出所的民警也把袁小钢叫去谈话,但没有任何作用。袁小钢一时成了学校的公害,于是,学校决定开除他。为防止被开除的袁小钢潜回学校捣乱,学校甚至组织年轻力壮的老师日夜值勤。
      陈钰伟得知这些时,对袁小钢已经心灰意冷,她想让三毛把孩子领回去,可是,她又想:自己尚且对这个孩子束手无策,更何况腿脚不便的三毛呢?没办法,她只好再次找到学校求情,但学校执意要开除袁小钢。在求情无果后,陈钰伟发火了,她怒气冲冲地说:“依照义务教育法,学校无权开除这个孩子。如果他没有上学,你们学校一定要负责任。”学校领导商量后,最终才同意袁小钢留下来参加中考。
      中考结束后,袁小钢再也不愿意回乡下了,在充满诱惑的城市里,他的心如一匹脱缰的野马,已经完全收不回了。而陈钰伟仍然想尽自己的努力,挽救这个孩子。中考分数公布后,袁小钢的成绩可想而知,糟得一塌糊涂。她不知道打了多少个电话,总算有个郊区学校同意接收,但必须要交十万元。
      上哪去弄钱呢?陈钰伟发了愁,儿子去英国留学,还欠了不少债。就在她一筹莫展时,有人送钱上门了。北京一家医疗器械公司的副总经理通过陈钰伟承揽了医院约二百万的中心供氧工程,这年7月,陈钰伟在办公室收了总经理关照送来的五万元现金。沉甸甸的一摞钱捏在手里,像个烫手的山芋,陈钰伟为此坐立不安。
      这只是一个开头,袁小钢逐渐把陈钰伟当成了摇钱树。他在学校打架时就叫嚣着说:“打断你一条腿一只手算什么,大不了赔几个钱,我姑姑有的是钱!”有时候,谈恋爱缺钱了,他也开口问陈钰伟要。陈钰伟也渐渐放松了警惕,反正钱来得比较容易,她也就不多考虑了。
      但她不知道,这样其实是“害”了袁小钢。
      2005年11月,这个无法无天的“小霸王”因涉嫌故意伤害,被送进少管所。挽救这个“问题少年”的行动已经宣告彻底失败,而陈钰伟陷入了一个更深的噩梦:受贿的事迟早是要被揭露的。果不其然,就在半年后,陈钰伟受贿的事情就东窗事发了。
      刚刚在英国考上博士的儿子得知这个消息后,犹如晴天霹雳,他不敢相信妈妈居然是个贪污犯,可这一切都是真的。他马上写了封信,劝说母亲积极配合有关部门的调查,争取宽大处理。读完信后,陈钰伟哭了很久,她回了一封很长的信,把自己心里隐藏了多年的秘密告诉了丈夫和儿子,期望他们能原谅。儿子回信说:“你一直是我最崇拜的人,我相信你肯定是有苦衷的。错了没有关系,只要你勇敢地承认,政府是会给你机会的。不管怎么样,你始终是我的母亲,是我最爱的人,我和爸爸都会一如既往地爱你。”
      陈钰伟出事的消息传到老家,三毛痛心疾首,痛哭流涕,在惋惜之余,他心里竟对陈钰伟生出一丝怨恨:要不是她有求必应,所有的一切,也许不会发展到现在这种无法收拾的残局!
      奥地利作家茨威格也说,怜悯有点像吗啡,它起初对于解决某个人的痛苦确是最有效的药物,但如果不知道使用的分量和停止的界限,它就会变成最可怕的毒药。陈钰伟没有拯救她想要帮助的那个受害者,反而把他们引向了更大的悲剧,最后连她自己也陷了进去。
      
       (文中人物除陈钰伟外,其他人均为化名)

    相关热词搜索: 丧失了 良心 良心的解脱作文 辛辛苦苦 辛辛苦苦的意思是什么 院长 院长写推荐信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