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亲的爱
  • 我的母亲
  • 我和妈妈
  • 家庭教育
  • 您当前的位置:红叶文摘网 > 感恩亲情 > 我的母亲 >

    一个世界级的误断:误断

    2019-03-15  红叶文摘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记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顾问史蒂文斯•安德烈是这样赞美土楼的:“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神话般的山村建筑模式。”   而使土楼名扬天下,并不是因为这一世界级的赞美,而是因为另一世界级的误断。
      
      中情局间谍的南靖土楼之行
      东经116度50分―117度19分,北纬24度36分―25度10分。
      这看似枯燥的坐标数据,却圈定了福建西南部大约6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它就是福建省南靖县、永定县一带。
      时间倒流到上个世纪60年代初,美国中央情报局就在卫星照片上发现了中国闽西南的崇山峻岭中有许多类似于核反应堆或者像导弹发射架模样的东西。这个发现使白宫惊慌不已。他们每年向这片神奇的土地投下了大量心血和费用,仅卫星照片就拍摄了上亿张。他们甚至曾引发核攻击念头。
      这些卫星拍摄的照片,不是什么"隐匿核力量",而是一种或方或圆的土楼。但是闽西南这块弹丸之地以及这块弹丸之地上的土楼,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还让当时的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的神经过度敏感了一回,于是,他派出了霍华德•H•贝克与苏蔓珠夫妇来到了中国闽西南……
      1985年。12月的闽西南,天气异常寒冷。18日,漳州市文联接待了来自美国的客人霍华德•H•贝克与苏蔓珠夫妇。好客的市文联负责人带着贝克夫妇游览了秀美的市区街景、九龙江风光,然而,再美的景致此时也抓不住贝克夫妇的目光,他们是多么想尽快进入“锁定的地域”呀!
      苏蔓珠说:“我的祖父是中国客家人,我希望到客家人居住的地方去看看。”市文联负责人说,离市区50公里的南靖县就是一个客家人的聚居地,欢迎你们去看看。
      据此前国家安全局掌握了的资料:霍华德•H•贝克:加州大学物理系毕业后入美国中央情报局情报收集与估价室第13处,公开职业是纽约摄影学院教授。苏蔓珠:出生于纽约,祖父是中国人。1970年被美国中央情报局吸收为非受控间谍,主要在中东、东南亚地区活动。
      19日,天高云淡,晴空万里,贝克夫妇在市文联人员的陪同下,进行了他们的“南靖之旅”。陪同的还有福建省文联秘书吴琼。
      汽车在弯曲的山路上向西行进,贝克坐在车内,一副金丝眼镜的后面是一对高深莫测的眼睛,眼光闪烁不定。而少言寡语的苏蔓珠的眼光透过车窗,显得有些局促不安。进入书洋镇区,公路两旁星星点点地耸立着一座座巨大的建筑物,像一朵朵蘑菇点缀在山坡上、溪岸边、田野上,贝克的眼睛一亮,问“这是什么?”司机说这是客家土楼。车越往山里走,土楼越来越多。到了田螺坑,透过一片杉林,只见眼前排列着5座大型土楼,像一朵缺了片花瓣的梅花,美妙绝伦。望着山寨中建在五层高低不同的台地上的四座圆楼和一座方楼,贝克一下子惊呆了。忙举起相机拍照。但那按快门的手却在微微颤抖……
      拍完照,贝克夫妇急着要进村里、到楼里去看个究竟。他们走过一条300多米的泥泞小道来到村里,看到那斑驳的土墙,有的还形成一道道长长的裂缝,可却支撑起如此巨大的楼房,就好像不知从何处落下的一只飞碟,他只是怔怔地看着,什么也没说。来到步云楼内,看到门厅里坐着几个六七十岁的老人在闲聊着什么,天井里几个小孩在追逐嬉戏,一家家、一户户正在做饭,饮烟袅袅,贝克夫妇走进一户人家的厨房,看到一个农妇正烧着柴火,忙于炒菜。此时,贝克夫妇脸上才露出一丝丝笑容。
      从田螺坑出来,他们又来到书洋镇的石桥村。石桥村是张氏客家人的聚居地,这里依山傍水,环境秀美,土楼林立,有形似交椅的长源楼,有南靖最大的圆土楼顺裕楼。来到顺裕楼,贝克瞪天眼睛,里里外外张望着,看到楼内天井足有一个足球场大,用脚步反复丈量土楼的直径,还张开双手仔细摸着厚厚的土墙,尔后连连摇头说: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
      在顺裕楼,一位热心的大嫂看到苏蔓珠长得也是黑头发、黑眼睛,就拉着她的手,请她到家里吃糍粑,让苏蔓珠很是感动,眼睛里含着晶莹的泪花。
      离开顺裕楼,贝克夫妇又去看了长源楼。长源楼在石桥村的三团溪岸边,贝克夫妇沿着一条用巨大的河卵石铺就的小道来到长源楼,登楼远眺,青山秀水,楼房屋舍,尽收眼底。太美了,贝克说。原先“不安与紧张”已荡然无存。
      返回漳州后,贝克夫妇来到漳州市图书馆,借阅了《中国近代建筑史》、《客家人与客家土楼》两本书,认真地研读了起来。
      
      里根总统亲手点燃揭秘报告
      回到美国,贝克夫妇给美国第40任总统罗纳德•里根写了一份《中国南部调查报告》:在中国福建省南靖县300平方公里范围里,发现有1300多座各种类型的土楼,有圆、方、伞形等形状,每座占地1000平方米左右,一般为3―5层,高13至20米,最大土楼直径74少,墙厚1.5―2米,每楼可住100―150人。这种建筑最早的距今已600多年,十分坚固,可防风防潮、防震、防盗窃,宜于居住。客家土楼外观奇特,从高角度俯视,往往被认为有特殊用途的建筑,产生误解……
      罗纳德•里根总统看了这份揭秘报告,从文件柜里取出一份国防部情报局报告――
      根据我们的每天7次通过中国上空的KH―22卫星报告,在东经116度50分――117度19分,北纬24度36分――25度10分方位,即中国南部福建省的600平方公里范围有1500余座不明性质建筑物,呈巨型蘑菇状,与核装置极为相似。
      这很可能是一个大得无法想象的核基地。
      新的越顶卫星系统已使云层与黑暗不再成为障碍,其视力可穿透高大建筑物,但对这1500座可疑建筑物毫无办法,无法查明它们的内部情况,可见中国核能研究已登峰造极……
      因此,查清这些可疑建筑物性质十分必要。
      面对这两份报告,罗纳德•里根总统想笑却笑不出来,他掏出火机,把报告慢慢地点燃,看到报告化为灰烬,罗纳德•里根的眼神呆滞,陷入沉思之中……
      还好,当年美国没有把它当作"隐匿核力量"而加于核袭击,否则这些千年土楼便片瓦不存了。
      
      南靖土楼阴差阳错名扬天下
      世界级的误断,自然引发世界级的影响。
      从那以后,一批又一批国内外专家纷至沓来,到闽西南的山坳里“寻宝探秘”――
      日本建筑学家茂木计一郎考察土楼后,是这样描述的:
      从闽南跨越到闽西的狭窄山道……过了山口,不久发现眼下山麓边的环形土楼,在有水田的山谷中蜿蜒而流的河岸膨出的地方,恰似大地盛长的巨大茸草一样,圆圆的土墙建筑物点点相连。或似黑色的UFO(飞碟)自天而降一样,飘荡着好几个环形的瓦屋顶。那真是好像拔地飞腾而上,又似从天空舞降下来的不可思议的光景。与其说是住宅,不如说是城塞,不,是不可想象的怪物,超然地横躺在我们眼前的山谷中,我们都看呆了一阵。
      中国工程院院士、建筑设计大师、中国建筑学会副理事长张锦秋女士深入南靖土楼,细细品味后说:
      南靖土楼堪称世界奇观。它生长在青山碧水之间――
      它是史。记录了中原人背井离乡、历经磨难,另择吉地重建家园;记录了闽南人避外乱、逃兵匪,巧于乱中求安。
      它是家。人们在这里落户,夏凉冬暖。院院有井,有的水井就在各家灶间。稳定的结构抗震不塌,墙厚胜似城堡,抗敌安全。
      它是画。表现了土楼人五彩缤纷的生活场面。尊祖有祖堂,教育有学殿。还有那婚丧嫁娶,洗涮晾织充满温情的大院。
      它是诗。吟出了土楼的生命在于群山环抱,曲水绕流,好似一处处世外桃园。
      它是歌。唱出了土楼人的平等、团结、友爱和自强不息、顽强拼搏的意念……”
      其实,土楼这种震撼人心的建筑模式,早在中国第一枚原子弹的蘑菇云升起之前,就在闽西南这片鲜为世人所知的土地上屹立了百年、千年,它向人们传达一种神话意味的同时,也向人们展示着土楼先民神话般的生存勇气和生存智慧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