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亲的爱
  • 我的母亲
  • 我和妈妈
  • 家庭教育
  • 您当前的位置:红叶文摘网 > 感恩亲情 > 我的母亲 >

    【古代监狱中的潜规则】 重生之娱乐教父 小说

    2019-03-30  红叶文摘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清朝文学家方苞蹲过中央级的监狱,并且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就叫《狱中杂记》。他写道:康熙五十一年(1715年)三月,我在刑部监狱,每天都看见三四个犯人死掉然后从墙洞里拉出去。一块儿坐牢的洪洞县的杜县令说,这是病死的。现在天时正,死得还算少,往年多的时候每天死十数人。我问:北京市有市级的监狱,有五城御史司坊(监察部系统),为什么刑部的囚犯还这么多?杜县令回答说:刑部的那些喜欢折腾事的司局长们,下边的办事人员、狱官、禁卒,都获利于囚犯之多,只要有点关联便想方设法给弄到这里来。一旦入了狱,不管有罪没罪,必械手足,置老监,弄得他们苦不可忍,然后开导他们,教他们如何取保,出狱居住,迫使他们倾家荡产解除痛苦,而当官的就与胥吏们私分这些钱财。
      方苞提到的这些榨取钱财的手段,晚清谴责小说作家李伯元在《活地狱》里有详细的描写:山西阳高县有个叫黄升的人,无辜被牵连入狱。衙役头子史湘泉把他关在班房里,故意用链子把他锁在尿缸旁边,那根链子一头套在脖子上,一头绕在栅栏上。链子收得很紧,让他无法坐下,就这样拘了大半天。直到掌灯时分,史湘泉出来与黄升讲价钱了:“你想舒服,却也容易,里边屋里,有高铺有桌子,要吃什么有什么。”说着便把黄升的链子解下来,拿到手里,牵着他向北首那个小门,推门进去,只见里面另是一大间,两面摆着十几张铺,也有睡觉的,也有躺着吃烟的。黄升看了一会儿,便对史湘泉说:“这屋里也好。”史湘泉道:“这个屋可是不容易住的。”黄升问他怎的,史湘泉说:“进这屋有一定价钱。先花五十吊,方许进这屋;再花三十吊,去掉链子;再花二十吊,可以地下打铺;要高铺又得三十吊,倘若吃鸦片烟,你自己带来也好,我们代办也好,开一回灯,五吊。如果天天开,拿一百吊包掉也好。其余吃菜吃饭,都有价钱,长包也好,吃一顿算一顿也好。”
      黄升听了,把舌头一伸道:“要这些吗?”史湘泉道:“这是通行大例,在你面上不算多要。你瞧那边蹲着的那一个,他一共出了三百吊,我还不给他打铺哩。”
      这位黄升偏偏身上没有带钱,史湘泉一怒,将他送入一道栅栏门,里边的犯人又让他掏钱孝敬,黄升拿不出来,众人便一拥而上,将他打了个半死,又罚站了一夜。
      即将处决的死刑犯应该是最难敲诈的了,但是胥吏们依然有办法,他们可以在行刑和捆绑的方式上做交易。即将执行死刑的时候,行刑者先在门外等候,让他的同伙入狱谈判,索要财物。如果犯人富裕,就找他们的亲戚谈;如果犯人穷,就找他们本人谈。他们对被判凌迟处死的犯人说:顺我,就先刺心,否则把你胳膊腿都卸光了,心还不死。对绞刑犯则说:顺我,一上来就让你断气。否则就缢你三次,再加上别的手段,然后才让你死。
      以上是行刑者的交易方式。凭借他们手里的“合法伤害权”,一般能从富裕者那里敲出数十两甚至上百两银子,从贫穷者那里也能把衣服行李敲干净。完全敲不出来的,就按照事先威胁的办法痛加折磨。
      方苞曾经问一个老胥,说你们无非想要点东西,又没有什么仇,实在没东西,最后也别那么折磨人家,这不是积德行善的好事吗?老胥回答说:这是“立法”,目的是警告旁人和后人。不这样做,别人就会心存侥幸。吏胥们对自己立的法――“刑狱潜规则”显然是一丝不苟的。
      监狱和班房(类似临时拘留所)是合法伤害权密集的大本营,因此也是贪官污吏的镇山之宝。说到极端处,犯人在监狱和班房中冻饿病死,或者叫瘐毙,官府是不用承担责任的。这是比巡航导弹还要厉害的一种武器。瘐毙几条人命不用掏一文钱,甚至还能赚点囚粮、囚衣、医药和铺盖钱。合法伤害权的根基既然如此美妙,抽出许多粗黑的枝条,开出许多贼花样,一概在情理之中。
      摘自《学习博览》2009年第8期

    相关热词搜索: 古代 古代10大帝王的谎言 古代10大谎言 古代交友名言警句 古代交友的名言名句 古代人 古代关于交友的名言 古代励志名句 古代励志名句大全 古代励志名句诗句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