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文摘抄
  • 短文摘抄
  • 日记大全
  • 散文精选
  • 感恩亲情
  • 人生感悟
  • 智慧人生
  • 感悟爱情
  • 心灵鸡汤
  • 伤感文章
  • 名人名言
  • 心情短语
  • 好词好句
  • 范文大全
  • 您当前的位置:红叶文摘网 > 心灵鸡汤 >

    两个女人一台戏三个女人 三个女人看两台戏

    2019-02-11  红叶文摘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贝姨50挂零,退休前在上海一家7000人的厂里任工会干部,负责调解各类人事婚恋纠纷。20年来可谓阅人无数,世情通透。�   朱姐是普通白领,恋爱多次,屡败屡战,终于在三十好几找到情投意合者成了家,此间感悟颇深。�
      妹头七十年代出生,工作不久,尚未成婚,是长辈们的“教育对象”。�
      3个女人是亲戚,虽有“代沟”,闲来却常聚会喝茶。由贝姨讲述过去目睹的世事种种,看缕缕茶香中上演的悲欢离合,3人每每慨叹不已。以下撷取的茶话故事就是3人公认可以“引以为戒”的。�
      
      故事之一
      
      小青的故事从一开始就错了。她善良、热心、抢着干活,所以人缘很好,但她从小就认定自己是个长得丑的姑娘,所以自卑心理极重。她进厂工作时正是适婚年龄,总觉得人人都在她背后说“小青没朋友啊,小青没朋友啊”。曾有热心人觉得她和厂里一个小伙子颇为相配,不想那小伙子却说,“小青人很好,但我不会考虑。”小青闻声后又认定是相貌问题在捣鬼,更是耿耿于怀。�
      不久,小青正式相了一次亲,对方有才,又是厂长的儿子。男方在第一次接触后很是看重她,小青却摇了头。她说:“贝姨,我已经长得这么难看了,他也是个难看的人,要是事情成了,会被人家看笑话的。”事情如此告吹,让大家吃了一惊,介绍人也很生气。按下小青的事不表,却说后来那丑男(其实只是矮了点)却娶了一个漂亮姑娘,小两口和美至今,在厂里人的印象里,这小家率先购进微波炉和冰箱,那在八十年代初也是颇为轰动的事。相比之下,小青20年来的生活一直艰苦异常,这与她的婚姻选择不无关系。�
      与小青结婚的是一个相貌不错的男人,假如他们走在街上,别人一定会说“小青找了个好丈夫”,很挣面子。这正是小青当时最大的愿望。但直到10年后爆发的一次大矛盾,人们才发现了这段婚姻的真相。�
      (贝姨:没有经受过家庭考验的年轻人总是过分看重面子上虚的东西。�
      朱姐:是啊,围城内所缺乏的,常常在围城外被认为是多余的。)小青其实是被婆婆看中的,只因为过来人一看就知道她会是个实惠的媳妇,进门看见脚盆里有衣服,端起来就去洗,一看地板脏了,拿起拖把就拖,婆婆怎么会不喜欢?于是认识第一天,婆婆就“命令”儿子带小青去徐家汇转转,而从第一次开始,儿子就声明不喜欢小青。于是婆婆给了她儿子两张去杭州的车票,还安排他们住在亲戚家。回家的火车上,他居然说“小青,如果让我选择进监牢和结婚,我宁愿进监牢的”,说完就要分手。小青很要面子,强硬起来:“人人都知道我是和男朋友去杭州了,你一定要把我送到家的。”关系处成这副样子,应该是没有发展余地了。可有一天,小青突然找到贝姨让她带着去开结婚证明。原来,婆婆家的房子要拆迁了,领到结婚证书立刻可以分到新房子,此时男方迫于房子和母亲的双重压力同意结婚,但说“我们只是试一试,不要孩子的”。贝姨大惊,说你们这样的婚姻基础也太薄弱了,小青只是兴冲冲地,“你别管我,只要帮我这一次就行了。”就这样,小青苦心挣来了一个“体面”的家,她以为只要凭自己的热情和贤惠,一切都可以改变。�
      (贝姨:婚姻若不是建立在感情基础上的话,女人也许会在做了妈妈后有所改变,男人却一生一世都很难转回来。�
      朱姐:结婚这件事,找一个爱我的人比找一个我爱的人更重要。�
      妹头:真的吗?)一年后,小青的母亲说:“没有孩子,别人会看笑话的,还以为你们两个生理有问题。”于是他们就有了一个孩子。10年的光阴一晃而过,却没有抹去笼罩在这段婚姻上的阴影,男方终于闹离婚大打出手。贝姨做两方面调解时,小青哭了,却奇怪地看见那男人也哭了。他对贝姨说,我不能和喜欢的人结婚,却与不喜欢的人天天在一起。我承认小青人老实,可你问问她,这么多年我们有多少话可说,我也很苦啊。�
      他是个孝子,多年来的小吵小闹就是在婆婆的“弹压”下平复下去的。而恰在这时,婆婆突然大病一场,生命垂危。3个媳妇里只有小青守在旁边端屎端尿,日夜服侍。婆婆临终前拉着儿子的手说:“我死了,你一定要对小青好。”他点头垂泪。做“头七”的一个晚上,小青偶尔一次经过灵堂,只见丈夫跪在婆婆遗像前说:“妈你放心,我会对小青好的。”小青立刻泪流满面。�
      (妹头:结婚看来不是两个人的事。�
      朱姐:但主要还是两个人的事,否则迟早要出问题,而且是大问题。)平平淡淡又过了5年,小青的丈夫转岗后认识了一个外来妹,两人很谈得来,甚至有相见恨晚的意思。一天,小青焦急地把一封信拿给贝姨看,那是外来妹在离开上海前写给小青的:“你别怪我做第三者,我知道你是个非常非常善良、但非常非常没用的人。我现在要去广西一段时间,我把你的丈夫还给你,你自己抓紧时间去努力争取,如果等我回来,你还没有成功,我会回过头来抢的!”小青能努力的其实15年来都已努力过,她似乎败局已定了。�
      但故事的结局是:外来妹回来后找不到落脚点,而小青的丈夫在上海并不能提供给她什么,仅有的一间房子还是小青的,加之离婚难度太大,他又刚下过岗……这段风波就不了了之地平息了。小青继续把她的故事惨淡经营下去。�
      (朱姐:在这世上,没钱是浪漫不起来的。�
      妹头:鲁迅先生说,第一便是生活,否则爱将无所附丽。�
      贝姨:小青还是错了,错在开头。他们那幢楼里住的都是生活清苦的工薪阶层,但很多家庭都是夫唱妇随进出做饭生活幸福的。所以小青常说:如果再让我回头,我一定会重新选择。)
      
      故事之二
      
      阿媛本有一个幸福的家,与丈夫恩爱,与婆婆一家子融洽。她是正派女子,但有一个致命弱点:为人太刻板、拘谨,过分俭省。那是在1980年,她生孩子前省了100多元钱(相当于当时她两个月的工资)给婆婆,用来给自己坐月子。婆婆等她一出院就买了蹄�、鸡做好端上桌,但阿媛摇头说“吃不下”。第二天再端上桌,她还是不吃,只说“你们大家吃掉吧。”婆婆想,怎么能你出钱,我们来吃呢?如此几日,婆婆就不再买特别的菜了。宝宝快满月的时候,阿媛的母亲提着一兜鱼肉之类的东西上门来看女儿。婆婆说,你拎这么多东西来干吗呢,你女儿都不吃,还是我们吃掉的呢,你拿回去吧。推脱之际,女儿却从房里走出来说:妈,你放下吧,我要吃的。�
      婆媳龃龉顿生。婆婆想:我买你不吃,你妈买你要吃,在人家面前这算什么呢?阿媛想的是:刚出院那会儿胃口不好吃不下,可现在想吃了,你又不买了,你是婆婆,我怎么好意思开口呢?�
      (贝姨:该说的话不说。想吃的时候本应明说,或者问婆婆钱是否用完了、再加一点。在自己母亲面前更应提及婆婆的照顾。坐月子可是矛盾高发期。�
      朱姐:她是太礼貌了,最后反而让人觉得不懂礼貌。)他们都没想到坐月子会引发那么多矛盾。阿媛是绝对按照书上指导来带孩子的,却常常与婆婆的经验相左。宝宝偶尔有头发脱落等毛病时,倔强的阿媛就与婆婆互相埋怨。上海人有产妇不能沾冷水之类的规矩,那时婆婆常把她换下来的脏衣服拿去洗,阿媛碍于面子,总是把沾有血污的衣物塞在床角落里,然后偷偷交给丈夫去洗。一天,丈夫正锁着门在卫生间里洗阿媛的脏东西,婆婆在外面急着敲门。丈夫一开门就被婆婆看见,她大怒,因为让男人洗这些东西在她看来是会倒霉的。�
      (妹头:还不如把脏东西扔掉算了,能值几个钱?�
      朱姐:阿媛把生活看得不够简单,太“顾”什么事情,往往是“顾”不好的。�
      妹头:看来这里也要讲“无为而治”。)阿媛的刻板和俭省终于把孕后矛盾导向了夫妻之间。她是喜欢把好衣服压在箱底的那种人,丈夫常常生气她把宝宝打扮得“像旧社会的小孩”。阿媛还坚持应该按照“规矩”,在50天、双满月甚至半年之前,与丈夫分开住。丈夫的不满日日郁积,加上婆媳间的紧张关系,这个家阴云密布,夫妻经常争吵,以至于1年以后,丈夫动手打了她。阿媛是倔强而清高的,立刻提出离婚,让丈夫搬走一切,甚至不要他付抚养费,只是留下孩子。本可以获得幸福的阿媛转眼间跌入了孤独与艰难的谷底。�
      (贝姨:除了阿媛自己的性格外,沟通不畅造成了很大的后果啊。)若干年后,有同事介绍自己一个离了婚、在外地的弟弟给阿媛认识。阿媛早已惧怕婚姻,不敢再试,那男的来上海后却主动上了门。为了给女方留下一个好印象,他看见屋里有一辆破烂的儿童自行车就主动说“我来修车吧”。此时阿媛突然胃痛难忍,淡淡地说,“我胃痛,去躺一会儿”,进了里屋。男的完成任务后,见没人招呼他,就自己回去了。他姐姐打听清楚后立即惊问“你为什么不问她胃痛的事,不带她去医院?”于是男的再回到阿媛家,带她到医院去。天可怜见,医生说,再晚半个钟头就有生命危险了,她可是胃穿孔,肚子里都是血啊。�
      阿媛开刀后醒来,旁边的人告诉她:你丈夫对你真好,几天都守在你的身边。这时的阿媛闭着眼睛默认了。她真没有想到后半辈子还能找到一个愿意对她好的人啊。�
      (妹头:这大半是他姐姐的功劳,不能都算在他头上吧。)一年不到,两人结了婚。男方借此把自己和女儿的两个户口都迁进了上海。直到这时,他的真实想法才彻底暴露了,他根本看不起其貌不扬又“把一分钱看成万体馆那么大”的阿媛。甚至他从外地办完户口回到上海,都没有告诉阿媛,只和女儿住在上海的另一个家里。阿媛此时想吸取第一次婚姻的教训,对丈夫好一点,便主动拎着东西去看望他的女儿,才发现他居然已经回来了,不禁一惊。�
      (朱姐:结婚之前要多问几个为什么,比如为什么那天他关心那辆破车胜过我的身体情况。细节很重要。照我的经验,守时这个细节很有用,守时的男人才是重视你的。)此后男的大半时间是花在女儿身上的,回家时间不多,似乎还小心不碰阿媛。她对他百般照顾,却换得两人矛盾重重,闹得凶了又分别来到了贝姨面前。�
      阿媛说:我自认没有尽心对前一个丈夫好,十分后悔,所以很想在这个丈夫身上弥补。我给他打毛线,买皮鞋、大衣。我什么都做到了。�
      男的说:她给我买皮鞋,出门叫我穿,进门就叫脱下来,不管在哪儿,看见上面有灰就弯腰帮我擦;穿她打的毛衣,也总怕我这里弄脏那里弄脏。这些我宁可都不要。�
      (贝姨:你看人的想法差异有多大。�
      朱姐:一个人出发点好,效果可不一定好。�
      妹头:就和父母教育子女一样。)男的还提到阿媛的内裤,上面打了补丁,那么破,简直叫人不想看更不想碰,而她还没穷到那个地步。�
      阿媛的第二次婚姻就这样结束了。�
      (朱姐:很多女同志喜欢打扮在外面,其实内衣很重要,最少的衣物就可以装扮出最美的人体,为什么要省呢?�
      妹头:他们还是观念不合才过不下去的啊。�

    相关热词搜索: 两台 两台电脑ping不通原因 人看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