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文摘抄
  • 短文摘抄
  • 日记大全
  • 散文精选
  • 感恩亲情
  • 人生感悟
  • 智慧人生
  • 感悟爱情
  • 心灵鸡汤
  • 伤感文章
  • 名人名言
  • 心情短语
  • 好词好句
  • 范文大全
  • 您当前的位置:红叶文摘网 > 心灵鸡汤 >

    30岁生日,女儿从铁牢中看到“母亲”的慈爱:女儿20生日母亲祝福词

    2019-02-11  红叶文摘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这是王茵的30岁生日。几张小方桌拼在一起,成了临时的聚会台,中间摆放着亲人们特地为她定制的生日蛋糕,还有色彩艳丽的鲜花。王茵今天也穿上了明黄色的毛衣,更加衬托出她白皙的皮肤和高挑的身材。当亲人们唱起那熟悉的生日歌时,王茵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笑容在爸爸,妈妈、妹妹身上传递,亲情的温暖笼罩着每一个人。妈妈走过来,亲了亲王茵的脸颊,母女俩深情地拥抱在一起。“茵茵,妈妈爱你!”“妈妈,我也爱你!”爸爸在一旁忙着用摄像机记录下了这难忘的瞬间。站在一旁的妹妹也跟了过来,姐妹俩击掌庆贺,互相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感受着对方传递过来的温情和鼓励。“茵茵,许个愿吧。”妈妈不忘提醒。王茵双手合十,庄重地许下了自己的心愿,“希望我能早日出去,这样就可以照顾妈妈了。”王茵所说的“出去”,其实是指离开这个牢房。仔细看这个简陋的房间,四面都围着栏杆,这里是上海提篮桥监狱。
      王茵已经在这里度过了10来个年头,从来没有人为她过生日。这一天,她再次看到了亲人,收到了鲜花和蛋糕,听到了真挚的祝福。他们看起来是多么融洽的一家人,可事实上,王茵和这家人并没有血缘关系,妈妈也不是她的亲妈妈。
      18岁那年,王茵和父母一顿吵架后,昏头昏脑地跟着一帮无业人员在社会上混起了日子,因一时冲动参与一起盗窃案,涉及金额十多万元,被判了无期徒刑。对一个处于青春年华的姑娘来说,人生在这一刻陡然转了个弯,憧憬、梦想、渴望全都被打得七零八落,她的心碎了。当她被带进监狱,背对着紧闭的黑色大铁门时,她只有痛哭流涕的份。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为了曾经的一念之差,王茵将付出自己一辈子的青春和自由。
      入狱后,远在浙江的年迈父母对王茵很失望,起初来看了她一二次,后来就再也没有来过。这让王茵更加伤心难过。每逢家属探望时间,她总是眼巴巴地看着别的犯人和家属说着心里话,而她自己却只能偷偷地躲在一旁啜泣流泪。监狱提供的亲情电话,王茵也不知道该打给谁。她明白,在别人眼中,自己犯过错误,是个“罪人”,人家都避之不及。没有父母的问候,没有亲情的关爱,王茵的心渐渐冷下来,自由生活于她而言,仿佛已经是下辈子的事了。
      此时,一个素昧平生的阿姨来到了王茵的身边,这个女人就是文章开头的“妈妈”。乔银娣今年50岁出头,是一家酒店的老板娘。静安区有个帮教志愿者协会,乔银娣是这个协会的会员,2002年底,协会组织大家去提篮桥监狱搞活动,乔银娣就随着大队人马来到了大墙之内这处神秘的地方。
      不过,乔银娣这次来可不是走马观花地慰问一下就能完事了。她受领了一项特殊的“任务”:担任王茵的帮教老师。那天,监狱干警把穿着灰色囚服的王茵带到乔银娣面前,看着这个面庞清秀、身形瘦弱的年轻女子,乔银娣简直不敢相信她当时是如何犯下滔天大罪的。乔银娣对王茵并没啥特殊的感觉,只是简单地问了几句话,比如“为什么犯罪”、“犯了什么罪”。也许是想掩盖自己内心的痛苦,王茵总是微笑着看着这位和善的阿姨,有问必答,很乖很听话的样子。很快,乔银娣的心里就生出了同情,“这么年轻的女孩子就要在牢里过一辈子,真是太不幸了”。临走的时候,乔银娣叮嘱王茵:“你要好好的,我下次再来看你。”
      王茵回到了自己的牢房,对于这次突然安排的接见,她并不觉得有什么意外。外人来访,监狱组织一场面谈,找上几个犯人现身说法,接受警示教育,这样的场景在监狱经常上演,王茵见得多了,不觉奇怪。对于由乔银娣担任她的帮教老师兼代理家长,她起先并不抱什么希望。只是乔银娣眼神中透露出来的亲切和温和,让她的内心稍微有一种暖暖的感觉。
      初次见面后没多少日子,就赶上监狱每月例行的接见探望时间了。王茵心想,这个代理家长会不会按时来监狱接见呢?眼看着别的犯人都被干警一个个点到名,到接见室和家属见面去了,自己却始终没有轮到。估摸着接见的时间都快结束了,仍然没有人来通知自己。这时,王茵泄气了:什么“代理家长”,不过是哄哄我罢了。要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都有10年没来探望过女儿了,何况这个人和自己无亲无故,又是个女老板,说不定早把这事情给忘了。
      正在这么想着,王茵却听见干警叫自己的名字,一头雾水的她跟着干警来到接见室,发现等候在那里的竟然是上次见面的那位乔老师。10年了,在家属接见日里,自己终于也有“亲属”来监狱探望了!由于激动而导致的不知所措,王茵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和乔银娣打招呼。“王茵来,坐坐坐,实在对不起,我来晚了,抱歉,抱歉!”还是乔银娣先打破了沉默。原来,乔银娣出门后忙着去给她买东西,又加上路上堵车,所以晚了些。顿时,王茵的疑虑和担心通通抛到了九霄云外,她兴奋地把自己这一个月来的表现汇报给乔银娣听:在监狱艺术团里又学会两支萨克斯曲子了,在文艺汇演上自己的表演受到好评了,每日考评情况又加分了……乔银娣听了一边点头肯定,一边不断地鼓励她要好好做人,好好改造。等到分别时,王茵的神情明显轻松了不少。“乔老师,再见,慢走啊!”
      回到家中,乔银娣脑海中始终浮现着王茵的影子,这个女犯在回答她的问题时一是一、二是二,不隐瞒,不油滑,身上还透着少年的单纯和本分,乔银娣认定这个女犯是个值得帮教的对象。她不由得下了决心:既然和她结对了,就要好好帮教。
      而王茵也彻底抛弃了对乔银娣的戒备和生疏,进而对下一次接见充满了期待。乔银娣这个“代理家长”的出现就如同一束光芒,照射到了她的身上,哪怕是几句简单的问话,也让她有了不一样的感觉。毕竟,自己有了名义上的家属。虽然隔着栏杆,双方没有任何身体接触,但她温和的话语,轻声的问候,细心的倾听,绝对不是装腔作势,而是真真切切地在帮助自己。
      从那以后,乔银娣每个月都要去监狱探望王茵。因为王茵是监狱艺术团成员,乔银娣每次去除了带一些生活必需品外,总忘不了给她带些精神食粮:书籍、乐谱,声乐资料……有了“代理家长”,王茵的生活也发生了些变化,她成了监狱里“最幸福”的人,每个月都能收到厚厚的两三封回信。里面不但有鼓励的话语和温馨的问候,还有自由世界里那些动人的故事。“要是我能时刻陪伴在乔老师身边,该多好啊!”看着看着,王茵心中对自由生活的渴望逐渐被激发起来了。
      秋天来了,天气转凉了。这次接见,乔银娣给王茵带来了一件羽绒服,咖啡色的,跟蓝灰色的囚衣穿在一起不会显得突兀,短小款式,正好可以穿在囚衣里面。“乔老师,10月份还不到,你就给我带羽绒服来了啊?”看到王茵纳闷的样子,乔银娣告诉她:“一个季度才允许带一次衣服嘛,这次不带,就要 等到年底了,恐怕到时候天就冷了。”乔老师想得那么细致周到,王茵的心里涌起一阵暖流。再抬头看看,王茵发现乔银娣的身上穿着的却是她上次换下来的旧衣服。她的心里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妈妈会穿女儿穿剩下的衣服,可自己是个犯人,乔银娣不过是代理家长,而且又是有身份的大老板,可她一点都不嫌弃自己,完全把我当成女儿看待。
      又是探望接见的时候了。这一次,王茵却感觉到乔银娣的声音有些特别,每说两三句话都得咳嗽一下,讲话特别吃力。“老师,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在王茵的再三询问下,乔银娣才道出了实情。原来,她喉部长了个息肉,正在住院,医生建议这两天就手术,可她死活不肯,她惦记着王茵,接见的日子比较难得,可不能错过了,所以把手术时间往后拖了。和乔银娣结对几年来,王茵从没哭过,可这一次,她再也忍不住了,任凭伤感的泪水夺眶而出,放声大哭:“乔老师,我亏欠你太多了。将来我怎么报答你啊?”“老师不求你报答,只要你好好改造,将来能够自食其力,过上平安宁静的生活,我就满足了!”在困难时期好好待你的人,就是最值得亲近的人,王茵认定了这个理,她已经离不开这位可亲可敬的乔老师了。
      想是这么想,可乔银娣已经有一个正在上大学的女儿,聪明懂事,乖巧伶俐。乔老师的丈夫在单位上班,一家人生活得其乐融融。她会接受自己这个犯人女儿吗?王茵一遍一遍反复问自己。可是,对母爱的渴望以及和乔银娣建立起来的那种深厚情谊,却无时无刻不在召唤王茵去争取这个“女儿”的名分,认下这位可亲的“妈妈”。幸好,监狱为了更好地做好改造工作,时常组织帮教老师和服刑人员一起联谊,王茵决定在和乔银娣一起表演节目时,亲口喊出那声埋藏了多年的“妈妈”。
      王茵盼望已久的联谊活动终于举行了。每个服刑人员都被要求和家长共同表演一个节目。王茵准备和“代理家长”乔银娣一起表演一个舞蹈。这个舞蹈她已经独自排演好久了,还特别精心设计了一个“小动作”:手挽手,面对面站着,这样就可以悄悄地喊一声“妈妈”了,台下观众听不到,也不至于尴尬。可就在联谊活动的前几天,乔银娣因公出差,来不了了,这让王茵心里很是遗憾。
      后来在一次中秋晚会上,王茵想和乔银娣一起唱首歌,让歌声来替自己传情达意。她精心挑选了歌曲《感谢你》。“感谢你,我衷心谢谢你,我真诚的爱人和朋友……”音乐缓缓流淌,舞台上,王茵双眼凝视着乔银娣,流露出深深的依恋和温情。她多想此刻就向乔银娣喊一声“妈妈”,可又担心乔银娣一时无法接受,让大家都难堪,考虑很久还是忍住了。分别后,王茵默默回到牢房,心里痛苦极了,写信?打电话?都显得太突兀了,怎么办呢?
      三八亲情联谊会举行了。乔银娣作为“代理家长”坐在王茵的身边。只有在这样的集体活动中,王茵才有机会和乔老师坐在一起,而不用隔着栏杆。此刻,两人手拉手,肩并肩,一边欣赏节目一边说着悄悄话。乔银娣拍拍王茵的脸颊,两人就像母女一样亲热的坐在一起。身体接触让王茵的内心有了一种莫名的感动,看看其他女服刑人员一个个依偎在妈妈身边,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神情。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可以喊乔老师妈妈呢7她终于鼓足勇气说出了那句准备了好久的话:“乔老师,我能叫您一声妈妈吗?”也许是担心乔银娣一时下不了决心,乖巧的王茵又微笑着劝慰她说:“没关系的,您可以再考虑一下,不必现在就答复我。”对于这件事情,乔银娣本人也考虑过。随着她的帮教时间越来越长,很多人都劝她,不要对王茵那么好。“你以为那个小姑娘心肠嘎简单啊?她是有企图的呀。”“你别看她现在对你嘎亲,其实是想以后出来了在你身上捞点好处。”闲言碎语很多,但是乔银娣和王茵多接触一次,就越是觉得这个女孩子的本质是好的,她有责任帮助王茵重新做人。所以,在那一刻,她毫不犹豫地说:“我不必考虑。我可以做你的妈妈,我现在就答应!”一边说,一边紧紧握住了王茵的双手。乔银娣的反应让王茵感到意外惊喜,她扑到乔银娣怀里,任凭幸福的泪水欢快地跳跃。
      认下这个妈妈后,王茵兴奋得一晚上没有睡着:自己不再是无依无靠的“孤儿”了。对于这个新女儿,乔银娣一点都不嫌弃。每次到监狱探望,她总是笑呵呵地说:“瞧,我来看我的女儿了!”寒冬腊月,乔银娣大清早就从家里出发,赶往提篮桥监狱,在呼啸的西北风中排队等候,为的是早点看到自己的女儿。虽然每个月的探望接见大同小异,信件和亲情电话中反复说的也都是那些老话,可对王茵和乔银娣来说,每一次都是母女俩增进感情的好机会。“你每见我一次,服刑的日子就少一个月,争取自由生活的时间就少一个月,要好好加油啊!”因为监狱对服刑人员的管理都实行评分制,乔银娣每次总是对王茵千叮咛、万嘱咐,艺术团演出时该带的东西都要带上,天冷了衣服多穿点,平常使用的东西要按规定摆放,要学会谦让、宽容……这些唠叨都是做母亲的职责。想到时刻有人在关心自己,爱护自己,王茵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即使在狱中,也能享受到人间真爱。原来,生活竟可以如此美好!
      “我的女儿,瞧,妈妈这次给你带什么东西来了。”在接见室刚一坐下,乔银娣就立马打开包裹,哗啦一下抖出两件漂亮的衣服。王茵定睛一看,竟是旗袍,一件墨绿色平绒,一件紫红色。“妈妈,你怎么知道我需要旗袍啊?”王茵百思不解,自己马上就要参加监狱文艺汇演了,演奏的是古典曲目,能穿上旗袍那是再般配不过了,可自己从来没跟妈妈讲过要买旗袍啊。乔银娣眨了眨眼睛,神秘地说:“怎么样,喜欢吗?我们母女可是心有灵犀啊。”王茵欢快地跑到牢房换好服装走出来,一看,不大不小,正合身。“妈,这套衣服多少钱,贵不贵啊?”王茵一边抚摸着旗袍上精致的绣花,一边询问。“价钱你就不用问了,妈妈帮女儿买衣服,那是应该的。”听到这句话,王茵缓缓地抬起头来,哽咽地喊出一声“妈妈”,就再也说不上话来,乔银娣在一旁默默点头。
      王茵不但从乔银娣身上享受到了母爱,更在乔银娣的亲身女儿文文身上获得了姐妹情谊。王茵被文文亲切地称做“老姐”,她在监狱跟这个可爱的小妹妹见过好几面了,姐妹俩总会在一起说些悄悄话,妈妈则在一旁露出了欣慰的笑脸。王茵连作梦都想和一家人和和美美地生活在一起。
      自从有了乔妈妈,王茵总认为自己天生就有两个母亲,这比任何事都要幸运。她从不把新妈妈和自己的亲生母亲做比较,生怕这样对新妈妈不公平,玷污了这份纯洁的母女之情。而乔银娣却说,自己认下这个女儿,从来也不曾期望她向自己回报什么:能帮助一个人走向新生,这是莫大的幸事。如今,经过几次减刑后,王茵还剩下6年的刑期,乔银娣一家都盼着那天能早日到来。

    相关热词搜索: 女儿 女儿国 女儿墙 女儿婚礼祝辞 女儿要走打一字是什么 慈爱 慈爱什么意思 慈爱的同义词是什么及造句 慈爱的意思是什么 慈爱的近义词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