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文摘抄
  • 短文摘抄
  • 日记大全
  • 散文精选
  • 感恩亲情
  • 人生感悟
  • 智慧人生
  • 感悟爱情
  • 心灵鸡汤
  • 伤感文章
  • 名人名言
  • 心情短语
  • 好词好句
  • 范文大全
  • 您当前的位置:红叶文摘网 > 心灵鸡汤 >

    【孤儿双胞胎姐妹 咫尺间的寻亲传奇】受是孤儿两个攻是双胞胎

    2019-02-11  红叶文摘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从国际大都市上海到“九朝古都”洛阳,山长水远、相隔千里。然而,一对来自上海,被父母遗弃的双胞胎姐妹,却分别被洛阳市的两户人家收养。虽然两家素不相识,但机缘的巧合,让两个小姐妹从14岁时相识,在不明血缘关系的情况下,由于有着相似的经历、相似的面貌,在这三十六年时光里,她们相互温暖着对方坎坷的人生。当她们已度过半生,科学的鉴定终于证实她们的确是一对单卵孪生姐妹。如今,她们正联手寻找生身父母……
      
       特殊相逢,被遗弃的上海小姐妹
      
      在洛阳�河两岸,王玲霞和买巧玲是一对非常出名的同龄密友,这不仅缘于她们都是来自上海的弃儿,还因为她们长得实在太像。
      缘分开始于她们14岁那年,当时买巧玲正在洛阳市十一中读初一。她的同班好友刘俊丽因父母工作变动,转到了洛阳铁路分局第二中学。一次课间休息时,刚刚转学到此的刘俊丽意外地发现迎面走来了“买巧玲”,她兴奋地上前打招呼:“巧玲,你怎么也转学过来了?”对方不解地看了看她,径直从她面前走了过去。刘俊丽百思不得其解,就向一个叫周金玉的同学打听,这才得知对方是比自己高一个年级的王玲霞。刘俊丽吃惊地告诉周金玉,自己的好朋友买巧玲和王玲霞长得特别像,有可能她们是亲戚。周金玉也觉得十分好奇,迫不及待筹划让她们见面。
      第二天上午,买巧玲应邀来到刘俊丽家。在大门口,她一眼就看到一个和自己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女孩,她的心不禁一阵狂跳。看到买巧玲,王玲霞也宛如看到了镜中的自己,内心惊奇不已。看到两个如此相像的小女孩一前一后走进来,刘俊丽的家人全都吃惊地瞪大了双眼。愣怔片刻,刘俊丽拍着手大笑道:“你们俩如果穿上一样的衣服,别人肯定认为就是一对双胞胎。”买巧玲与王玲霞又互相偷看了一眼,一时间有些恍惚。
      也许是见面后,内心的震动太大,两人在刘家人退出房间后,一直闷坐在床沿,足足有半小时,谁也没出声。最后还是性格开朗的王玲霞先开口问:“你多大呀?”买巧玲轻声回答道:“14。”王玲霞接着又问:“你的生日是什么时间?” 买巧玲不假思索地回答:“1957年6月18日。”听到此言,王玲霞脱口道:“我是1956年12月18日,我是你姐。”听到王玲霞一个“姐”字出口,买巧玲心头热腾腾的:虽然年月不一样,但两人生日都在18号,也算是缘分,能认下这个姐,自己也不孤单了。
      王玲霞又问起了买巧玲的身世:“听说你原来是孤儿?”这一问,一下子刺痛了买巧玲的神经,童年时被母亲送上火车的模糊一幕再度浮现在眼前。买巧玲告诉王玲霞,她依稀记得自己是在上海火车站被妈妈送上火车来到洛阳,之后,她被一个买姓回族农民家庭收养。买家有一个男孩,比买巧玲大17岁。买家地处城郊的一个窑洞里,家境十分贫困。加之买巧玲又是养女,因此自小就饱受养母和哥嫂的打骂。童年的痛楚在买巧玲心灵打上了深深的烙印,她无数次在梦中回到母亲的怀抱,醒来却是冰冷的窑洞和腮边苦涩的泪水……
      听完买巧玲的讲述,王玲霞也不禁泪流满面,一下子握住了买巧玲的手,激动地说:“我以前一直以为我是爸妈亲生的,可无意中听邻居说我也是坐火车从上海来洛阳的!”就在那年冬天,在离洛阳东站不远的地方,王玲霞被洛阳一对没有儿女的汉族夫妇收养。养父母对其百般疼爱,虽然养父在她9岁那年就去世了,但母亲带着她改嫁给一位姓王的铁路工人后,继父一如养父一样疼爱她,她一直过得很幸福。
      相同的“故乡”、相同的经历挣脱了所有的矜持,两个女孩在说完自己的故事后,不禁抱头痛哭起来。哭过之后,两个小女孩好奇地对比起她们的相似之处来。两人发现,她们除了五官很像外,眉心中间都有一个小小的麻子坑。更为巧合的是,两人都是O型血,还都患有先天性鼻窦炎,从来分不清气味。找到这么多相似之处后,买巧玲激动不已,在她脑海里总有一些模糊的片断:在上海拥挤的火车站台上,齐耳短发的母亲把她抱进车厢递给一个阿姨后,把自己亲了又亲,好像舍不得似的……而且她残存的印象里总有一个穿红袄的双胞胎姐妹……因此,她大胆地猜测道:“我们会不会是双胞胎呀?”王玲霞马上反驳说:“如果我们是双胞胎,为什么生日会相差半年,而且我的养父母从来没有提起过我有个双胞胎姐妹呀!”
      听她这么一说,买巧玲沉默了。王玲霞连忙安慰她:“既然咱俩都是从上海抱来的孤儿,就算不是双胞胎,也是同命相连,是有缘分的姐妹。”买巧玲也点头说:“是啊,以后我们就是好姐妹了!”
      分手时,两人依依不舍,你送我一程,我送你一程,最后她们发现两家竟然住得非常近,就隔着一条�河,相距还不到一公里。
      两人回家都对养母说了这个奇遇。买巧玲的养母告诉买巧玲,当年抱养她时,并没看见她有一个双胞胎姐妹,既然能在洛阳遇到一个和她如此相似的女孩,也是老天对她的补偿。之前,王玲霞的母亲在邻居无意间说破女儿的身世后,一直担心她心里有结,现在听说女儿碰到一个和她来自同一个地方,有如此多相同点的女孩后,心里大为感慨,高兴地让女儿有空把买巧玲带回家来玩。
      两个女孩自此开始了相互陪伴,相互温暖的人生旅程。由于王玲霞家中经济条件相对较好,每次只要家中做什么好吃的,她都会特意给买巧玲留下一份。王玲霞在母亲为自己做新衣服时,都要求做两套,一套自己穿,一套给买巧玲。
      两人上班后,经济情况倒了过来。买巧玲被招工到洛阳市搬运公司做了一名装卸工。而王玲霞因为继父去世,家境一落千丈,高中没毕业便在洛阳市火车站标准零件厂当了一名临时工。第一次发工资,买巧玲领到80元钱后,马上跑去给了王玲霞20元。以后的日子里,不管生活多么艰辛,买巧玲每月都要给王玲霞数额不等的接济。
      更为凑巧的是,1981年,姐妹俩相继结婚,找的老公竟然都是司机。王玲霞的丈夫蔡志刚是洛阳铁路分局的火车司机,而买巧玲的丈夫赵学建则是洛阳市公交公司司机。第二年,王玲霞生下了一个女儿,买巧玲生下了一个儿子。王玲霞的女儿刚刚记事起,每当有生人抱她,她都会哇哇大哭,只有买巧玲来抱她,她才笑逐颜开。
      
      血疑之惑,好伙伴竟是双胞胎
      
      因为长得像,又有太多相同点,王玲霞和买巧玲长大后,也曾怀疑她们之间是否有血缘关系。特别是买巧玲因为那段铭心刻骨的记忆,总觉得她和王玲霞是双胞胎,而王玲霞却始终半信半疑,她觉得自己性格外向,遇事大大咧咧,而买巧玲性格内向,逢事小心谨慎。双胞胎的性格怎会有如此大的差异?更何况,两人的年龄差距又该如何解释?
      为此,买巧玲回去问过养母,她的生日是怎么确定的。养母告诉她,送她来的阿姨只大体说了年龄,至于日期,是养母定的。而王玲霞的养母则明白地告诉女儿,他们只知道她的年龄,12月18日是收养她的日子。由此,买巧玲推测,也许是送她们来的阿姨随口报了年龄,两家父母据此推算的年份是有差别的。至于性格,双胞胎不一定性格就一样,有的双胞胎连长相都不一样呢!
      可是,光凭这些推断是无法证明她们就是亲姐妹的。要解决血缘的疑问,一是做DNA鉴定,但两人都没有这个经济能力,而且当时的医疗条件也达不到;另外就是寻亲,找到亲人,一切疑问都会迎刃而解。
      上世纪50年代,因为严重的自然灾害,上海的食品极度匮乏,为了活命,江浙一带的许多父母都通过上海的儿童福利机构将孩子送往北方农家收养。了解了这一特定的历史背景后,王玲霞和买巧玲决定首先给上海市的三家福利院及上海市公安局写信,希望通过那里的档案,找到当年她们被送养的蛛丝马迹。然而结果只有失望:时间太久,已无线索可查。之后,随着结婚生子,忙于家庭和工作,她们放慢了寻亲的脚步。
      可就在这时,命运再次向她们发起了挑战。2000年年底,与王玲霞相伴二十年的丈夫因患胃癌离开了人世,当时她的两个女儿还在读书。顷刻间,王玲霞感觉天塌了一半。危难时刻,依然是买巧玲给了她极大的安慰。此时,下岗多年的买巧玲开了一个小杂货铺,生活也很拮据,但她不时地捎些米面油盐等生活用品来帮助王玲霞。
      好不容易等王玲霞缓过劲来,2004年,买巧玲突然被查出患了乳腺癌,要紧急动手术。得知消息的王玲霞急忙赶到了医院,紧紧抓住了病床上买巧玲的手,那一刻,两人都感到了一种割舍不下的情感在心里隐隐作痛,也更加体会到对方对自己是多么重要。在王玲霞的陪伴下,买巧玲做了切除手术,渡过了人生最艰难的一关。
      徘徊在生死边缘时,买巧玲最不甘心也最难过的是,也许到死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若是自己死在了手术台上,这一辈子就糊里糊涂地在世上枉活一趟,还不知道自己的家和亲人。在经历了两次巨大的人生变故后,饱受命运捉弄的姐妹俩,突然萌发了强烈的寻亲愿望:要想尽一切办法找到亲人。身边这个相伴数十年的朋友,彼此身上流着的热血,是否有着相同的根?她真会是自己苦苦企盼的亲姐妹吗?
      这些未知数在2005年有了转机。这年9月,王玲霞无意中在报纸上看到江苏省宜兴市有一个叫吕顺芳的好心人,办起了一个帮助孤儿寻亲的网站。王玲霞和买巧玲一起给吕顺芳打了电话。吕顺芳让她们把资料整理出来寄给她。可资料整理完毕,这两个几十年都从未红过脸的老朋友,在怎样写寻亲启示上发生了激烈争执:买巧玲提出用双胞胎的身份来寻亲,可王玲霞不同意,如果两人不是双胞胎而写成双胞胎,那不是给寻亲造成误导吗?争执不下时,14岁相识那年拍来留作纪念的一组老照片被她们翻了出来。王玲霞和买巧玲的记忆,同时被拉回到了她们第一次相遇的那一刻:两人都觉得对方像自己在照镜子。一直坚持己见的王玲霞心里也没了主意。几番思量下来,王玲霞也同意以双胞胎姐妹的身份发出寻亲启示。吕顺芳很快把两人的照片及身世写成报道在江苏的报纸上发表了。此后,一个巨大的期望像气球一样,在已届中年的王玲霞、买巧玲心中升腾。
      多少个梦里,母亲的体温似乎还留在买巧玲的脸颊上,在心中,她不知呼喊了多少次:“娘啊,你说去给我们买好东西,可一去几十年,你到底在哪里,你现在过得怎么样啊!”她们期望,在某个早晨,会有一个南方打来的电话,会有一个哭泣的声音告诉她们:儿啊,我就是你们的亲娘啊,四十多年了,你们过得好吗,娘想你们啊!
      2006年4月,就在王玲霞和买巧玲因为寻找不到亲人而寝食难安几近失望之时,意外地接到了江苏卫视一个编导的电话。原来是热心的观众向江苏卫视提供了这两个疑似双胞胎的姐妹寻亲的新闻线索,编导想请两人去南京参加寻亲大会,并帮她们做DNA鉴定!
      在进验血室的那一刻,买巧玲紧张地问王玲霞:“如果鉴定证实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怎么办?”王玲霞回答:“几十年了,咱俩跟亲姐妹没有任何差别,有没有血缘关系,都不会影响我们的感情!”说完,她坚定地挽起了买巧玲的手走进了验血室。
      针管刺进两人的手臂,看到鲜红的血液从各自体内流出,泪水同时蒙住了两人的双眼。一周的等待仿佛就是一生。经鉴定,王玲霞与买巧玲的24个基因点完全相同,可确定是单卵孪生姐妹!王玲霞、买巧玲的眼泪一瞬间汹涌而出。来不及擦拭,买巧玲紧紧抱住了王玲霞,抱得紧紧的!她再也抑制不住喷薄的情感,从心底迸发出两个字:“姐呀!”这声“姐”,跨越半生,百味杂陈……
      为了和家人分享这意外的惊喜,尽管两家都不富裕,但买巧玲的丈夫赵学建还是召集了两家所有的亲戚朋友,在自己单位的食堂订了两桌团圆宴,以庆祝姐妹俩相认。
      宴会上,有朋友提出了新问题:“你们俩到底谁是姐谁是妹呀?”买巧玲马上说:“我叫玲霞叫了几十年的姐,以后当然还是她当姐。”她话音刚落,赵学建就起身恭恭敬敬地向王玲霞敬了一杯酒,叫了一声“姐”。一声呼唤叫得王玲霞又是泪水涟涟。她伤感地说:“要是我们家老蔡能看到这一幕,他该有多高兴。他活着时,总对我说‘只要能找到你的亲人,花多少钱我都愿意。’可现在我的亲人找到了,他却不在了……”听姨妈这么一说,买巧玲的儿子赵文涛连忙起身走上前,揽过姨妈的肩头说:“姨妈,姨父走了,还有我们呀,你们家没男人,以后什么重活累活都叫外甥我来干,我有的是力气。说完,他调皮地亮了亮自己的肌肉。一桌子人全都被逗笑了,王玲霞慈爱地摸了摸文涛的头,也含着泪笑了……
      
       携手寻亲,何时梦圆回故乡
      
      王玲霞、买巧玲传奇经历传开后,一时间,姐妹二人家里的电话整日响个不停,无数条寻亲线索纷纷向她们涌来。一天,王玲霞接到了来自江苏省常州市李仁广先生的电话。李先生说他的双胞胎妹妹4岁时在上海火车站被送走的。李仁广告诉王玲霞:连送出去的孪生姐妹一起,他们兄妹共七人。当年两个妹妹年小体弱,父母担心养不活,不得已才把她们送到北方讨个活命。李仁广的父母已过世多年,母亲的临终遗愿,就是让他们兄妹想尽一切办法找到两个妹妹。
      寻亲以来,常州这家最接近她们的线索,尽管这不是来自大上海的消息,但常州毕竟离上海不远呀。王玲霞和买巧玲心潮澎湃。双方经过多次通话和书信往来,皆按捺不住激动心情,决定马上见面。
      2006年11月,王玲霞姐妹俩携手踏上了去常州寻亲的路程。当她们到达常州火车站时,李仁广和其他十余人齐刷刷地站在了出站口。一路上,几兄妹使劲地盯着王玲霞和买巧玲两人看。沉默过后,李家二姐含着泪说她们很像母亲,就连鼻子闻不到味这点也像她老人家。也许是双方认亲的心情太迫切,尽管没有做鉴定,但他们都执著地认为她们就是这个家失散多年的妹妹。第二天,李仁广就迫不及待地带着一大家子人浩浩荡荡回到了老家泰兴,去给父母上坟,告慰他们在天之灵。
      今年初,在江苏电视台的帮助下,买巧玲和王玲霞与常州兄妹做了DNA鉴定。同样是一周漫长的等待,但姐妹俩这次的心情,与一年前那次大不相同。那次是相处了三十多年胜似姐妹的两人的血缘鉴定,即使是不是,两人也早已处成了亲人;这次若鉴定结果是,双方将了却毕生的心愿,否则她们可能会失去这么好的一家人。在等待的一周里,姐妹俩无数次地祈祷:上天可怜可怜我们,让我们是一家人吧!而买巧玲更憧憬着,如他们真是一家人,她一定要找个时间去常州住两年,好好过过娘家的瘾。
      鉴定结果终于出来了:买巧玲和王玲霞与常州李氏兄妹没有血缘关系。姐妹俩的心一下子凉到了冰点。可很快,李家兄妹纷纷打来了电话,他们不停地安慰姐妹俩,这个结果真的没关系,他们已认下亲,以后一定要多走动,让这份情缘延续下去。
      姐妹俩收拾好心情,又投入到新的寻亲旅程。此后,又有来自武汉、南京等地的寻亲者和她们联系,但相继以失败而告终。如今,她们唯一的渴望便是对根的追寻。姐妹俩特别是买巧玲固执地认为,上海就是她们的家乡,当年她们就是从那里被送出,她们的亲人应该在那里。多年来,因为经济的压力,她们始终没能回到黄浦江畔。在知天命之年,她们对自己的亲人发出呼唤:我们人生一世,只想知道自己的身世、找到亲人,重回故土。希望我们的家人赶快跟我们联系。
      命运对王玲霞和买巧玲两人显得有些残酷:年近半百的两人仍无从知晓自己的根在何处。可命运对她们又是眷顾的:让两个人生旅途中的漂泊者三十多年相依相伴,谁又能说不会在明天给她们带来新的奇迹呢?希望有心者、知情者帮助她们创造这个亲情的奇迹!

    相关热词搜索: 双胞胎 双胞胎喂养技巧 双胞胎宝宝要怎样喂养 双胞胎母乳喂养 咫尺 咫尺的反义词是什么 姐妹 姐妹情深的美文 姐妹结婚送什么礼物好 孤儿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