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短文阅读
  • 微小说精选
  • 好文章
  • 报刊文摘
  • 祖国在我心中
  • 励志小故事
  • 国旗下讲话
  • 英语文摘
  • 您当前的位置:红叶文摘网 > 短文摘抄 > 英语文摘 >

    [特奥孩子们有个“戆司令”]戆怎么读

    2019-02-11  红叶文摘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炎热的夏天,有一群人还在大太阳下面有节奏地打着鼓,变换着各种队形。他们是参加2007年世界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幕式表演的中国功夫腰鼓队。在场上指挥的是年过七十的、被人称为“戆司令”的倪震。休息时,倪震用他那把小芭蕉扇为“孩子们”扇风,给他们递凉茶……这些从十四、五岁到四十来岁的智障者,倪震习惯上都称他们为“孩子”,因为他们的智商都只有幼儿园孩子的水平。训练这些智障者需要很大的耐心和毅力,倪震只是一个普通的志愿者,却如此热心于此。其实,很多人不知道,在倪震家中,也有着这样一个智障的孩子。
      
      
      不幸降临儿子成了智障者
      
      倪震依然记得儿子出生的那天。1960年的一天,身怀六甲的妻子在菜场做营业员,她突感身体不适,便来到了菜场附近的一家医疗服务站准备检查身体。谁料,她刚跨进服务站的门,羊水便破了,妻子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等她回过神来,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已经呱呱坠地了。此时的倪震却远在郊区学习,全然不知所发生的一切。
      三天后,倪震匆匆地赶回了家。看着白白胖胖的儿子倪文彬,倪震欢喜极了。然而好景不长,一天,他在哄孩子时发现,孩子竟然全身在抽搐,一种不祥之兆掠过倪震的心头。他急忙抱着出生才几天的儿子来到附近一家大医院就诊,但让倪震失望的是,这家医院一连检查了好几天,也没查出个结果来,而孩子的病情却眼看着一天天严重起来。万般无奈下,倪震只能和爱人“偷偷”地把儿子抱出了这家医院,辗转到市区的几家著名医院就诊,没想到最后孩子被确诊为癫痫病。当时,抱着孩子的倪震差点晕过去,他不敢相信,这么活泼可爱的儿子竟然会得癫痫病。然而,事实却不容他怀疑。据当时的医生说,这孩子早点送来就好了,病情不至于会这么严重。
      倪震愤怒了,要去找那家大医院“兴师问罪”,谁知那家大医院却主动找上门来了。医院的来意很明确,你钱也没付清就“偷偷”地溜走了,他们是来催款的。一听说医院是来要钱的,倪震气就不打一处来。延误病情还没讨个说法,你倒来讨钱了。倪震一阵质问,医院自知理亏,再也不敢提钱的事了。
      为了治好儿子的病,倪震四处打听有无治愈此病的秘方。听说江苏有医生能治疗癫痫病,倪震便抱上儿子三下扬州、泰州、南京等地。那时,倪震和妻子每月收入才100元不到,除了家中孩子和自己的生活外,还要给长辈生活费,经济条件相当困难。但只要听说有秘方,手头再拮据,倪震和爱人也要从牙缝里挤出给孩子治病的钱。倪震结婚时送给妻子一块英纳格名表,妻子多年来一直不舍得戴。然而,那一年正值三年自然灾害,为了给孩子治病,妻子和倪震便商量是否把名表给卖了,虽然倪震相当舍不得,但几番权衡之下,还是无奈地将家中最值钱的名表和自行车都给卖了。
      再苦再累也要把儿子的病给治好,这是倪震的心愿。他从朋友处听说,把老虎的大便放在阴阳瓦片(房屋瓦片)上,然后再放到炉子上边烘边用手捻成粉,放在胶囊里给孩子吃,就可以治癫痫。要想得到老虎大便,这可难坏了倪震。虽然他居住地的虹口区和平公园里养着几头老虎,但当时正值“文革”时期,公园里比较乱,要想得到老虎大便还真不容易。倪震打了单位介绍信,才弄来了老虎大便。
      老虎大便,一般人会捏鼻而过,但是倪震却把它当成了“宝贝”。一大包的老虎大便,放在阴阳瓦片上,然后再放在煤球炉上烘干,此时散发出的异味足以把人熏晕过去,但倪震却忍着难闻的异味,开始了其制“药”的历程。他一点点地把烘干的大便捻成粉,再放进买来的胶囊,哄骗倪文彬吃。由于经常要捻,倪震两手的皮都撕裂得疼痛难忍,冬天捻得直冒汗。倪文彬看着父亲制“药”,闻着难闻的味道,不知这是啥东西,说什么也不肯吃。无奈,倪震自已拿粒胶囊吞咽下去,才能哄得儿子学着他样把“药”吞下去。然而,“药”是吃下去了,病情依然没有好转的迹象。
      这时,又有人告诉倪震说,吃蝎子也许能有用。倪震便四处打听,得知山东出蝎子,便立即起身连夜坐火车赶往山东购买干蝎子。蝎子不能单独饮用,只能配在中药里煎着吃。于是,当时已人到中年的倪震到处去抓中药,每次都要背上30多包中药回家。有时上公交车,由于包的体积太大,司售人员不让他上车,倪震只得徒步回家,常常累得连上楼梯都十分困难。就这样,倪震日复一日地为儿子的病而奔波……
      
      亲情陪伴教儿武术延缓病情
      
      癫痫病的最大特点,就是不知什么时候突然会发病。50年来,为了儿子,倪震和妻子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每天晚上,倪文彬刷牙时,倪震和妻子都要站在他身后,因为此时往往是发病摔倒的时候。然而,他们这样每天站在儿子身后,慢慢引起了儿子的警觉和反感。一次,倪文彬刷牙时,发现老俩口又站在了他的身后,气愤的连牙也不刷了。从此后,夫妇俩每到儿子刷牙时,为了不让儿子注意,便想着法地找“事”做,在房间、走道、厕所间来回 “忙忙碌碌”地保护儿子。
      一天,正在上厕所的倪文彬突然发病,听到声响的倪震立刻从房间里冲到厕所,此时,儿子浑身上下都沾满了粪便,全身发抖,倪震不顾一切用尽全身力气把儿子抱了起来。一回到父亲的怀里,倪文彬便渐渐地清醒了过来,喃喃地说:“爸爸,我对不起你”。倪震的眼泪刷地流了下来,父子俩抱头痛哭。这种情景,对于倪震来说,不知有过多少回。
      父爱给了倪文彬生活的勇气,也使倪文彬懂得了如何回报父亲。每次看到父亲为了自已而累的满头大汗时,倪文彬总会说,我最爱我的父母,他们为我操劳了一辈子。每当听到儿子的这番话,倪震夫妇就会眼眶湿润,同时也感到无比的欣慰。
      为了帮助儿子活动筋骨,让他延缓病情。倪震和妻子经常带着已成人的倪文彬,到住家附近的鲁迅公园去早锻炼。渐渐地,倪震发现儿子经常会站在公园里,目不转睛地看习武的人,眼神里透露着好奇。倪震从小在家习过武,后来又在公安部门工作过,所以对武术还有一点点研究,好不容易儿子喜欢上一样东西,他这个做爸爸当然要支持,于是,倪震就当起了儿子的武术“教练”。
      站立、推手、扎马步……,一招一式,看上去颇有点武术的架式。“教练”只要一挥手,倪文彬便学着做,不知道内情的人,还以为这是武术教练在带教徒弟呢!对于常人来说,扎马步似乎是并不难的事,但对于一个智力残疾人来说,要完成三、五分钟的马步动作却相当困难。然而,不管有多难,倪震都会手把手地教,每天都会让儿子坚持五分钟半蹲,以锻炼儿子的毅力。经过坚持不懈地练习,如今的倪文彬做起简单的武术动作已是像模像样了。从此,每天早上,鲁迅公园东南边的草坪旁便多了一对爱好武术的父子俩。
      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和实践,倪震发现习武的简单动作,不但使智障孩子的手脚变得灵活了,而且还使孩子的思维能力也有了新的提高。原先在家很少说话的倪文彬,现在话也多了,还能到社区里参加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动。一天下午,倪文彬下楼到花园里参加社区治安巡逻,几个外来人员见倪文彬一个人巡逻,便指指点点地嘲笑他,有的人索性动手动脚的要欺负他。殊不知,已有点武术功底的倪文彬对这些人早有防备,一个反手便将对方推出了五、六米远,吓得几个外来人员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还在嘀咕:这个人好像不戆嘛,蛮正常的。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附近的人再也不敢欺负倪文彬了。
      除了对武术的爱好,倪震发现儿子还特别爱唱歌。打儿时起,倪文彬只要一听到广播里有歌声,便会坐下来静静地听,然后跟着唱。倪震看到儿子那么喜欢听歌,便买了许多磁带来放歌让儿子跟着学,他鼓励儿子说:“唱歌能治好你的病,只要坚持唱,一段时间以后就能上舞台演出了,到时候爸爸妈妈和哥哥妹妹一起去看你的演出,为你鼓掌喝彩。”一番话,说得倪文彬高兴极了。
      
      敲百家鼓成智障儿的大队长
      
      因为自家孩子的原因,倪震对智障家庭总有一份特殊的感情。今年已是七十三岁高龄的他,1995年退休后,报名参加了复旦大学法学院的成人自学考试,他想学点法律常识,好为一些有困难的智障家庭做些事。
      退休后的倪震学习大学课程,其难度可想而知。然而,倔强的他硬是凭着顽强的毅力,死记硬背地学完了18门课程,以每门都在76分以上的成绩拿到了复旦大学法学院大专毕业文凭,创造了六十三岁获大学文凭的纪录。
      学成后,倪震先后被多家律师事务所聘用,每月收入平均都在5000元以上。同时,倪震还被推选为虹口区智障人亲友会副理事长。他一上任便走访了地区里的近百户智障人家庭,发现许多智障孩子整天只待在家里看电视,连家门都不出。 久而久之,这些孩子的病情越发加重,使家庭承受了沉重的压力。
      2003年秋天,经过一番思考,倪震决定放弃律师工作,专心做他的智障人亲友会的工作。有人说,倪震好傻,放着几千元的律师工作不做,却要整天和一帮“戆兮兮”的智障孩子在一起。可倪震不这样想,“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像疼爱儿子倪文彬一样,对于其他智障孩子,倪震也特别的关心。想到儿子习武以后比从前灵活多了,倪震灵机一动,“与其让这些孩子们整天在家里看电视,不如把他们也带出家门活动活动筋骨。”
      于是,倪震挨家挨户上门去动员,说服家长把孩子交给他,让他们走出封闭世界,融入到社区中。可动员了几个星期却没有一位家长让孩子走出家门,倪震急了,这可怎么办?倪震又邀请了几位亲友会的家长到自已家座谈,听听倪文彬讲习武的体会。不听不知道,一听还真开了眼界。几位亲友会的家长回家后立马动员孩子走出家门,到倪震创建的合唱队来报到了。就这样,一支小小的智障孩子合唱队成立了,倪文彬成了合唱队的第一位队员。倪震托人刻了《学习雷锋好榜样》和《社会主义好》两首歌歌词,让孩子们学唱。可刚一开口,就把倪震吓坏了,这哪里是唱啊?简直是在吼叫,一些孩子口齿不清,根本无法唱出歌词!刚上阵便遇到了挫折,倪震不禁犹豫了,是打退堂鼓,还是坚持练下去?退,意味着孩子又将回到那封闭的世界,坚持下去却是困难重重。那么多家长信任的眼神都看着倪震,一连数天的反复思量,让倪震下定了决心:为了孩子们,一定要想办法坚持住,绝不能退缩。今年已四十八岁的倪文彬也“鼓励” 起了老爸:要坚持噢,我为你加油。
      一筹莫展之际,倪震在去早锻炼的路上,看见有一群市民在街头打腰鼓,有节奏的鼓声深深地吸引住了他,他心想:“孩子们虽然口齿不清,但手脚都很灵活,如果改打腰鼓,不但能活动全身的各个关节,而且还能培养他们的音乐感、节奏感,有利于恢复他们的身体机能和思维能力,这不是一举多得么?”于是,倪震组织的小小合唱队摇身一变成为了小小腰鼓队。而倪文彬由于年龄的关系退役了,成了腰鼓队的编外队员。每次练习,倪文彬都会去关心,看到父亲满头大汗,他都会上前去帮着擦汗。
      从没打过腰鼓的倪震,居然要组织智障孩子们打腰鼓,这让一些人感到,这老头是不是“疯”了。“他真是闲着没事干,一个健康人有福不享,却整天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这些闲言碎语每天都充斥在他的耳旁。但倪震管不了那么多了,在他的心里,智障孩子并不傻,应该和正常孩子一样生活,他们也可以成为“艺术家”,活出精彩来。
      最初的腰鼓队里只有十来个孩子,因为没有场地,只能选择在街头的绿地旁学腰鼓,这却引来围观人群的阵阵讪笑和指指点点。倪震看着孩子们惊慌失措的眼神,决心要找到一个像样的练习场地,这样才能确保正常练习。可是,要想找到这么个场地可比当初动员孩子出来练习还要难,他四处奔走到处求人,但别人一见是一群智障孩子,便一口拒绝了倪震的请求。万般无奈下,倪震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又找到了虹口区密云学校,学校领导被倪震的一片痴心所打动,决定伸出援助之手,助其一臂之力,提供操场作为练习场地。当孩子们得知这一消息后,都欢呼雀跃了起来。
      一个难题解决了,另一个问题又冒了出来。没有经费、没有师资、没有器材……,怎么办?没有经费,大家就凑份子:倪震把当年自已做律师时赚的钱拿出一部分买了6只鼓;缺少演出服,智障孩子的家人便凑在一起,自已设计、采购、裁剪、缝制;请不起老师,倪震就每天早上到街头去“偷师”,学人家腰鼓队的动作,然后学回来再创编,将腰鼓、舞蹈、中国功夫融合在一起,有人形象地比喻倪震的腰鼓队是“百家鼓”风格。
      由于童年时的一场大病造成的发育迟缓,已经二十二岁的张心蕙看上去却只有十岁左右的模样。那么多年来,面对着周围人异样的眼光,母亲吴蕾莉在外从不谈论自已的孩子,“别人说起孩子的时候,我总是选择走开”。直到3年前,她听说了倪震的腰鼓队是由智障孩子们组成的之后,吴蕾莉将信将疑地把孩子送了去。到现在张心蕙已经成了队里的骨干了,人也变得开朗许多。
      多年来,“亲”爷爷倪震成了智障孩子们最亲密的伙伴。每次排练时,只要他一出现,孩子们就会很快聚集过来,和倪震握手、拥抱,随后才投入到排练中去。
      春去秋来,不论酷暑严寒,这些智障的孩子们都从没间断他们的学习和排练。对于他们来说,排练的这几天就像是他们的节日一般,一早起来,就催促家长赶紧送他们去排练场地。“因为在这里,有平等交流的环境,还有亲密无间的小伙伴。”倪震说话时,眼睛一直都没离开过这些孩子。
      从当初的十几个孩子,到现在的一百零七名孩子,孩子们越玩越起劲,鼓敲得越来越娴熟,信心越来越足,家长们也越来越开心。排练场上,家长都很兴奋,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说同样一句话:“倪震和他的这支腰鼓队救了我们的家庭,也救了这些智障孩子!”倪震则是会心地一笑说,这是他应该做的事,能看到这些孩子开朗的笑和快乐的生活,是他最大的快乐!
      几年来,在倪震和亲友会家长的帮教下,这些智障孩子已经把腰鼓打得滚瓜烂熟,达到并超出了倪震当年的目标――让智障孩子们的身心得到运动和放松,“找回了原本该属于他们的生活”。有些智障孩子光荣地加入了共青团,有些人还在社区“阳光之家”活动室当起了其他智障孩子的小老师。
      近日,腰鼓队的孩子们正为排练特奥会的节目而抓紧练习着。尽管这是一个只有几分钟的短节目,但孩子们依然练得非常地“卖力”,因为在每个孩子的心里都记着小黑板上写的那行字:“你行我也行”。

    相关热词搜索: 司令 孩子们 孩子们喜欢的游戏 有个 有个亲戚借钱 有个好心情作文 有个性 有个性好听的游戏情侣名字 有个性的四年级自我介绍作文 有个性的国庆节祝福语2018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