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短文阅读
  • 微小说精选
  • 好文章
  • 报刊文摘
  • 祖国在我心中
  • 励志小故事
  • 国旗下讲话
  • 英语文摘
  • 您当前的位置:红叶文摘网 > 短文摘抄 > 英语文摘 >

    钓鱼执法【唐朝的一次“钓鱼式”执法】

    2019-03-15  红叶文摘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钓鱼式”执法,顾名思义,就是先派人充当诱饵,行诱惑之能事;有人上钩了,执法人员再出来“抓现行”。“钓鱼式”执法因上海而声名大噪且声名狼藉,但发明的专利显然不是他们。翻开历史一看,古人就玩过这手。唐朝就有过一次“钓鱼式”执法,整治的自然不是非法营运,然动机比这要堂正得多:反腐败。那是唐太宗李世民时发生的事情,载于《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十二。太宗“患吏多赇,密使左右试赂之”。就是说,当时贪污腐败成风,大抵官场各色人等又都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想打击却找不到下手的对象,就想到了出阴招儿。果然很快就有人上钩,“有司门令史受绢一匹”。唐初赋役制度实行的是租庸调制,交粮食叫“租”,每丁每年服役若干天叫“庸”,交绢或布叫“调”。租、庸、调缺一不可,则“受绢”与受贿也就没什么两样。司门令史是个什么角色呢?胡三省注曰:“司门郎,属刑部,掌天下门关出入往来之籍赋而审其政,有令史六人。”确是“吏”的角色,还谈不上“官”。
      钓到了鱼,今天打击非法营运,处理结果自然是扣车、罚款,罚巨款,车主段先锋被告知要花3万到5万赎车,他很心痛。对比当年,其实算轻的,彼时是“上欲杀之”,砍脑袋。当此危急关头,民部尚书裴矩站出来说话了:“为吏受赇,罪诚当死;但陛下使人遗之而受,乃陷人于法也,恐非所谓‘道之以德,齐之以礼’。”陷人于法,裴矩点到了“钓鱼式”执法的要害。晋代翟庄年轻时“以弋钓为事”,后来只钓鱼,不打猎。人家问他:“渔猎同是害生之事,而先生止去其一,何哉?”翟庄回答说,不一样,“猎自我,钓自物”。一下子还不能两样都立刻收手,“故先节其甚者”;重要的是,被钓的鱼属于“贪饵吞钩,岂我哉”。这样说是有一定道理的,然移之于社会层面则不然,执法所要达到的目的更在于要像孔夫子所倡导的“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应该是“知耻则无刑而自齐,本至则无制而自正”。而“钓鱼式”执法的可恶之处,正在于为钓而钓,为罚款而钓,逐末而忘本,甚至以卑劣为自得。
      裴矩谏后,李世民很高兴,召集文武五品以上官员开会,告诉他们说:“裴矩能当面力争,不为面从,倘每事皆然,何忧不治!”从教训中深刻反思,是李世民最可宝贵的一面。可怪的是,如今“钓鱼式”执法涉及的方方面面包括其上级,面对千夫所指全无反思的意味。即便不是每事皆然,“何忧”也已转化为“堪忧”了。

    相关热词搜索: 唐朝 唐朝中秋节诗句 唐朝安史之乱安禄山 唐朝描写中秋节的诗句 唐朝故事:王珪谏帝放美人 唐朝最佳闲王末日游侠 唐朝甘露之变 唐朝的末日 唐朝皇帝列表 唐朝美人小品台词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