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短文阅读
  • 微小说精选
  • 好文章
  • 报刊文摘
  • 祖国在我心中
  • 励志小故事
  • 国旗下讲话
  • 英语文摘
  • 您当前的位置:红叶文摘网 > 短文摘抄 > 英语文摘 >

    【老菜脯】 老菜脯有什么功效

    2019-03-15  红叶文摘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有一次出差在外,不经意吃到一道老菜脯炖鸡汤的菜肴,汤色清醇,味道鲜香,同桌的人们不禁啧啧称好。原来这道菜是饭店的招牌菜,主料选用的是经过多年自然陈放的老菜脯,难怪味道如此香醇。许久没吃老菜脯了,在这异乡的饭店,看到老菜脯,我仿佛见到久违的故乡般亲切,思乡之情油然涌上心头,难怪有人说,对故乡的怀念,其实是从吃开始的。
      老家地处平和大溪,淌过镇上那条宽阔的河流,就是外婆的村庄。村庄是一个圆形的土楼,家家户户的房子顶上都是瓦片铺就的屋顶,内外用水泥土砌成墙壁,二楼用的是木制的窗台,打开窗台的木窗就是宽大的窗檐。这个村庄里还有一个宽敞的晒谷场,每年一到七八月份,正是萝卜丰收的时候,如果阳光灿烂,晒谷场上就会铺满了制作老菜脯的萝卜。农家女人每天天不亮起床,然后将自家的萝卜搬到晒谷场上晾晒。也有些小媳妇们占领不到场地,只好就在自家的屋檐上铺满了肥肥的萝卜。制作老菜脯的萝卜不似市场上卖的萝卜,必须是连着根部的叶子一起晾晒。于是,白的萝卜绿的叶根,在太阳的炙烤下,开始缩水,叶片都蔫蔫地打卷了。
      农家女人每天都在翻晒萝卜,偶尔在屋檐上碰见了,彼此拉呱几句,话题总离不开关于萝卜的腌制方法。由此可见,要想知道哪家的媳妇比较贤惠,抬头看一看谁家的屋檐上萝卜干晒得最多,就知道谁家媳妇最贤惠了。
      我的外婆,年轻的时候,也跟左领右舍的小媳妇一样,天不亮就起来晒萝卜,日落时再收回来,等晒得差不多火候时,就让小女儿光着脚丫在萝卜上面一直踩,踩呀踩,踩得萝卜最后一点点汁都给挤了出来。那时,屋子里就散发着一阵阵浓烈的萝卜味,凑近了还可以闻到一股子太阳的味道。那种暖暖,温温的味道,是太阳留下的痕迹,闻着就觉得特别清新。
      外婆将晒干踩扁的萝卜放入大水缸里,一层层铺好,每铺一层萝卜就撒上一层盐巴,直到咸份入里,便成为菜脯。制作时的工序要特别注意,不能沾一点点生水,否则萝卜就会烂掉。外婆说,萝卜腌制得好好能吃上十几年,这样的菜脯才让人有入口难忘的品质。此话一点不假,菜脯腌制久了,状如固墨,看相虽不太好,煮起来却很香醇。在当时的农村,菜脯是穷人的菜。家家户户都备有几口腌制菜脯的大缸。村民们忙完农活回来,端起一大碗白粥,从大缸里截了半条老菜脯,配着白粥,蹲在自家的门槛上,呲溜呲溜地吃得津津有味。而又有谁能想到,眼前这些黑糊糊的老菜脯,在若干年以后竟能成为一些饭店的招牌菜。
      老菜脯除了作为一种家常菜外,还可入药。外公是村里有名的老中医,时常自已上山采摘一些中草药供前来看病的村民采用,连外婆腌制的老菜脯也成了外公的药用良方。我们小时候,如果吃过量的荔枝和龙眼,胃肠很不舒服,外公会用老菜脯煎汤让我们服用,一会即祛风散气,不适之感顿消。还有一些家长时常带着积食或不思饮服的小孩上门求治,外公还是采用老菜脯泡稀粥让小孩食用,果不其然,连吃三次后小孩腹胀即消,食欲增加。这一药方得到众多家长的推广,直至今日,在老家,还流传着这一食用良方。
      在城里生活很多年后,物质生活日渐丰盛,人们不再只满足温饱,而对食品的营养、口味以及安全性有着更高的要求。老菜脯,许是因其制作程序烦琐及不太卫生的缘故,慢慢的便淡出我们的餐桌。我甚至忘记了,有多少年不曾吃到故乡的老菜脯。而今,却在异地他乡的老菜脯里,吃出故乡的味道,那味道里仿佛有阳光清新的气味,仿佛有亲人热切企盼的双眼以及声声不倦的嘱咐。人总是这样,离家远了,哪怕只是一道菜,就能勾起心里对故乡的怀念。
      对于久居城市里的人们来说,有各种各样的佐料小菜出现在城里的早餐桌上,即使偶尔见到一些名日菜脯的小菜,也是用了杂七杂八的佐料配制后精致地包装在袋子里出售。人们入乡随俗,慢慢的也就习惯接受超市里出售的各种各样佐料小菜。正如梁实秋所说:“现在,火腿、鸡蛋、牛油面包作为标准的早点,当然也很好,但我只是在不得已的情形下才接受了这种异俗。我心里怀念的仍是北平的烧饼油条。”对于原味的故乡菜,确实只能在记忆里回味。经过岁月熏烤,我们以为已经将生活煮成了另一种味道,却在回味中,咀嚼到另一种深刻的体味与解读。
      按林语堂的说法:“美国人对山姆大叔的忠诚,实际是对美国炸面包圈的忠诚;德国人对祖国的忠诚,实际上是对德国油炸发面饼和果子蛋糕的忠诚。”如此说来,在异国怀念家乡菜,是海外游子对故国家园的忠诚。在异地他乡怀念老菜脯,是不是我对故乡的忠诚呢?

    相关热词搜索: 老菜脯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