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优美散文
  • 抒情散文
  • 诗歌大全
  • 您当前的位置:红叶文摘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交叉出轨错生子,近邻夫妇情何以堪】 无牙夫妇生子续文

    2019-03-15  红叶文摘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2008年4月29日深夜,重庆律师界响当当的金牌律师董娜,关闭了家里所有的门窗,拧开了天然气阀门,企图与熟睡中的老公金龙和女儿金莲同归于尽,幸好被小区保安及时发现,才没有酿成惨剧。消息传出,众人哗然。到底是什么原因,竟使一向干练刚强的董娜选择了这样一条血腥残忍的自绝之路呢?
      交叉出轨
      2001年国庆,在重庆万州区一家律师事务所担任律师的董娜与金龙结婚了。金龙老家在贵州毕节,从西北工业大学研究生毕业后,进入重庆万州区一工业园区工程处任工程师。因为没有房子,婚后他们一直寄居在董娜的娘家。
      董娜一家都是地道的重庆人,他们瞧不起金龙,经常对他横挑鼻子竖挑眼,使得夫妻俩常常为此关起门来吵架。次年3月,单位分给金龙一套位于万州区双河小区的福利房,他们终于结束了寄人篱下的生活。
      不久,金龙被破格提拔为工业园区工程处处长,被董娜和她娘家人压抑了多时的他终于挺直腰杆,大男子主义渐渐显露出来,开始在家里对董娜指手划脚。夫妻俩摩擦不断,隔阂渐生。
      就在董娜和金龙搬进新居不久,对门也搬进了一户人家。女主人杨佳与金龙在同一个单位,是他的助手,男主人张林下岗后在家做自由撰稿人。因为金龙和杨佳是同事,两家来往很频繁。
      碍于面子,董娜与金龙闹别扭时不敢大吵大闹,多数是采取冷战,从精神上折磨对方。董娜看见张林每天殷勤地为老婆取牛奶、对老婆呵护有加,她心里越发悲苦--自己的老公如此粗暴,别人的老公为什么就那么细心体贴呢?
      2002年冬天,董娜随金龙去乡下给公公做60大寿,给了公公500元礼金。金龙认为老婆给少了,回家后与她吵起来。董娜非常生气,心想,家里买房子和搞装修花了一大笔钱,金龙怎么不体谅呢?她恼怒地与老公争辩起来。金龙摔门而去,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了一宿。
      董娜孤零零地坐在客厅里,阵阵冷风从窗户钻进来,想到越来越恶劣的夫妻关系,她不禁悲从中来,之后在抽泣中渐渐睡着了。本来董娜在白天就感冒了,夜里被冷风一吹,便发起了高烧。
      第二天清晨,董娜听见老公气冲冲进门的声音,接着听见他翻箱倒柜。金龙找了几件换洗的衣服,看也没看睡在沙发上的老婆就出去了。董娜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扑簌簌直往下掉……
      董娜的额头越来越烫,她哆哆嗦嗦地穿好衣服,打开门去医院看病,岂料刚迈出门就一阵眩晕,两眼一黑,栽倒在地上。正在家里写稿的张林听到响声拉开大门,看见董娜倒在地上,便立即将她送去医院,忙前忙后地为她挂号、缴费,守着她打点滴,待她身体有所好转又送她回家,还为她买来水果,给她熬了香喷喷的米粥。
      傍晚,张林要离开了,董娜感激地问:“杨佳在家吗?”她想上门去感谢他们夫妇。张林惊讶地看了董娜一眼:“金龙没有告诉你吗?杨佳和他一起去广州出差了。”
      董娜见老公连出差都不告诉自己,忍不住伤心落泪。见此情景,张林只得留下来安慰她。董娜伤感地把自己与金龙日渐恶化的夫妻状况讲给张林听,而张林一边倾听,一边不断地给她递纸巾……直到夜深人静,他才回到自己的家。
      出差在广州的金龙一直没有给董娜打电话,倒是张林经常到她家串门,陪她聊天。董娜觉得,这个平和的男人坐在自己身边时,她感到特别踏实和温暖。
      渐渐地,二人聊起了各自的家庭和婚姻。张林长叹一口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随即告诉董娜,他和杨佳都是万州郊区人,两人是高中同学,相恋多年后于2001年元旦节结婚;他靠写稿挣的钱非常有限,而杨佳是单位里的助理工程师,不仅收入比他高,他们住的房子也是她单位的,因此在家里杨佳盛气凌人,看不起他,认为他懦弱无能,不像男人。
      同病相怜的感受让董娜内心升腾起对张林说不清道不明的怜爱,她情不自禁地抓住张林的手,心理的防线一点一点地土崩瓦解。当天下午,两人突破了男女间的最后底线……
      就在董娜与张林因一念之差在围城外透口气的同时,远在广州的金龙和杨佳也背叛了自己的另一半。
      那天,金龙因为与老婆吵了架,心情十分郁闷,在飞往广州的飞机上,他唠唠叨叨地说了一大堆与董娜吵架的事。杨佳温言细语地安慰他,还不时吹捧他,这让金龙感到很受用。
      到达广州的当天晚上,金龙邀请杨佳到酒吧喝酒散心。酒酣耳热之际,杨佳叹了一口气,说:“张林下岗后没有工作,这个家就靠我来撑着。金处长,你得拉我一把呀!”金龙当即表态:“能帮的我一定会帮!”杨佳有些激动了:“金处长,我一定知恩图报……”
      杨佳工于心计,她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工业园区做助理工程师,亲眼见证了金龙从普通设计师被提拔为工程处处长,成为自己的顶头上司,因此处处讨好金龙。
      第二天,两人一起谈项目晚归,杨佳特意打扮了一番,邀请金龙去酒吧喝酒。几杯酒下肚后,她装作喝醉了,让金龙扶她回房间。金龙转身要离开时,杨佳一把抱紧他。除了老婆,金龙第一次亲密接触其他女人……
      耻辱发现
      那半个月里,董娜沉浸在情感与肉欲交织的激情里,金龙对她的冷漠和不屑,她在张林身上找到了平衡和慰藉。然而,当她从张林那里得知金龙和杨佳即将回来,顿时从狂热中清醒过来--怎么办?自己做出了背叛老公的事,要是秘密泄露,该如何面对?事到如今只有快刀斩乱麻,免得夜长梦多。张林也有自知之明,他们的暧昧关系在心照不宣中骤然终止。
      金龙和杨佳回到重庆后,董娜担心老公发现破绽,总是有些魂不守舍。金龙却一反常态,对她既温柔又体贴。这让董娜渐渐平静下来。老公的变化,加上对他心存愧疚,使董娜主动向他示好和不再与他交火。
      另一方面,金龙也抱着愧疚的心态对待老婆。他心里很明白,杨佳之所以投怀送抱,是想利用自己,说白了就是性交易。他对杨佳隐隐有了反感和厌恶,觉得还是自己的老婆好。因此,在离开广州之前,他已明确地告诉杨佳:“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
      张林和杨佳生活也很平静。他同样心存愧疚,所以对老婆极尽温柔体贴。
      为了避免尴尬,两家四个人都心照不宣地不再串门,都有意回避对方。
      2003年初,工业园区工程处出现人事变动,金龙没有食言,一句话就让杨佳坐上了办公室主任的位置。
      同年,董娜怀孕了。金龙对老婆说:“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我都喜欢。”
      几天后,董娜在楼道里碰见杨佳,发现她长胖了,一问,原来她也怀孕了。两个女人怀孕的时间接近,各自兴奋地说着肚子里的小宝宝。
      9月,董娜生下了一个女孩,金龙给女儿取名叫金莲,做父亲的喜悦让他整天笑逐颜开。
      一周后,杨佳在医院里生下一个男孩,张林给他取名叫张东。
      伴随着女儿一天天长大,董娜的事业也变得一帆风顺,因为代理的大案要案成功率高,她在业界声名鹊起,成为重庆响当当的金牌律师。事业辉煌,家庭美满幸福,董娜感到格外知足。只是偶尔碰上张林时,董娜内心深处会升腾起一种刺痛,她盼望岁月的流逝能将一切冲淡。
      2005年2月,工业园区工程处有一名副处长调走了,杨佳盯上了这个职位,频频向金龙施加压力。金龙告诉她,这个位置上级领导早就有安排。杨佳却绵里藏针地说:“凭你的身份,出面疏通一下不就行了?你可别忘了在广州许下的诺言。我们的事,我对谁都没提起过,包括你老婆……”一股寒气马上从金龙的脊梁骨冒起。金龙苦苦周旋,最终让杨佳当上了副处长。
      2005年9月,张林在家里电脑的回收站无意中还原了一张照片,那是杨佳与金龙穿着睡衣拥抱在一起的亲密合影,照片的日期是2002年12月6日,正是他们到广州出差的日子。联想到短短两年内老婆连续两次晋升,他顿时明白了七八分,心里很不是滋味。转念想到自己与董娜也有过暧昧关系,才找到了一些平衡。
      尽管如此,对老婆给自己戴了“绿帽”,张林还是有些耿耿于怀,他多次想含沙射影骂老婆,但又怕牵扯出自己与董娜的事。
      恰巧在这时,张林乡下的老父亲被查出患上食道癌,必须马上动手术治疗。张林已下岗多年,靠写稿那点微薄收入只能勉强度日,根本拿不出钱来。杨佳知道后二话没说,从银行取出了5万元,让老公拿去给父亲治病。张林感激不尽,把杨佳背叛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
      2006年元旦节,张林带着张东回郊区看望父母。张东调皮地翻箱倒柜、蹦来跳去,张母呵斥道:“这个小家伙,一点也不像你爸爸,你爸爸小时候可乖了!”母亲无意的一句话,像一根寒光闪闪的银针刺痛了张林敏感的神经。张林仔细端详儿子的面孔,发现他的脸形、眉眼、额头、嘴巴一点儿都不像自己,也不像杨佳。看着看着,他心里一惊--儿子和金龙倒是有几分相似,难道……
      回到家,张林越看张东就越觉得他像金龙。难道他们才是父子?这种猜想把张林折磨得夜不成寐。经过痛苦的抉择,2006年5月,他背着杨佳带儿子去医院做了亲子鉴定。鉴定的结果让他欲哭无泪--儿子与他的DNA属性为零,没有血缘关系!
      屈辱的现实将张林的心撕成一地碎片,他很想把杨佳痛打一顿,但这些年来家里家外全靠她撑着,况且自己也背叛过她,如果事情传出去,他们还有什么脸见人啊?种种矛盾交织的激烈斗争中,张林妥协了,决定将这个秘密永远埋藏在心底……
      情何以堪
      张东与金莲在同一所幼儿园上学。2007年2月,去接儿子时,张林仔细地端详金莲,发现她的脸形、眉眼、鼻子太像他自己了。联想到董娜怀孕的时间,张林心里一惊:难道金莲是自己的女儿?
      洞穿了两家石破天惊的秘密后,张林每天都如坐针毡。四个出轨的人中,只有他知道其中羞于启齿的秘密,他犹如泥鳅在油锅里煎着一样难受。
      2007年4月的一天,董娜在幼儿园门口接女儿时碰见了张林。还没等董娜开口,张林就悄悄对她说:“有些事情我想弄清楚,我们找个地方谈谈吧。”
      董娜随张林来到一家咖啡厅,张林开门见山地说:“你家小莲可能是我的女儿,而我们家小东可能是金龙的儿子!”董娜愣了一下,她痛苦地说:“不可能,这不可能!”但她的脑海里,金莲的面孔和张林的脸不停地重叠出现。的确,金莲的脸简直就是张林的翻版,但张东怎么可能是金龙的儿子呢?
      张林告诉董娜,自己和张东做过亲子鉴定,已确定张东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紧接着,他把金龙与杨佳的秘密和盘托出。最后,他认真地对董娜说:"我想要回自己的女儿。"董娜全身抽搐:“求求你,继续保守这个秘密吧!否则,大家都毁了!”
      痛苦不堪的张林彻底变了,他天天将自己灌得酩酊大醉。7月,喝高了的他找到金龙,将秘密一古脑儿说了出来,并提出要回自己的骨肉――金莲。
      金龙既惊愕又羞愧,回到家里,忏悔地向董娜讲述几年前在广州与杨佳发生的一切,然后说:“这些年来,我总觉得自己对不起你,一直在极力弥补。没想到你和张林也出轨了,现在又牵扯到了孩子。”此话一出,董娜顿时无地自容。
      在张林的百般纠缠下,董娜和金龙只得同意带金莲和张东去做亲子鉴定。8月2日,三人背着杨佳,将两个孩子带到医院进行DNA检测。结果很快出来了--张林和金莲的DNA属性为99.99%,是父女关系;而金龙与张东的DNA属性也为99.99%,是父子关系。
      在残酷的事实面前,两个大男人痛苦得脸变了形。董娜苦苦哀求他们保守这个秘密,但两人都拒绝了。当天晚上,张林将真相告诉了杨佳,并提出离婚,夫妻俩吵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中午,失去理智的杨佳闯进董娜所在的律师事务所破口大骂:“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不管你家金莲是谁的种,我家张东可是我的亲骨肉!”杨佳的吵闹将秘密暴露无遗,同事们纷纷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董娜。董娜觉得自己仿佛被剥光衣服扔在了大街上……
      而这一切更让金龙彻底变了。他开始酗酒,脾气越来越暴躁,喝醉了就拿女儿出气。一次,金莲不肯喝牛奶,金龙扬手就扇了她一记耳光。金莲哭着问:“爸爸,你为什么总是打我?”董娜看在眼里,心如刀绞。
      2007年国庆节后,金龙一上班就在办公室里向杨佳要讨回自己的骨肉。杨佳暴跳如雷,与金龙大吵起来。两家羞于启齿的秘密因此在单位迅速传开……
      2008年1月,董娜被评为重庆市优秀律师,但这并没有给她带来喜悦,因为他们两家的事已被传得沸沸扬扬,她觉得自己无颜面对每一个人。
      2月,杨佳与张林办理了离婚手续。杨佳辞职带着张东离开了重庆,张林也不知去向。金龙到处打听杨佳的下落,想要回自己的儿子。因为没有结果,他酗酒更厉害了,醉了就打金莲。董娜若上前阻止,也会遭到暴打。
      4月29日晚上,金龙又喝得酩酊大醉。他回到家时,董娜正在给发烧的金莲喂药。金龙看见金莲哭哭啼啼,又要打她。董娜哀求道:“别再伤害孩子了,她是无辜的,我们离婚吧!”见老婆提出离婚,金龙怒火中烧,抓住她的头发就是一顿暴打,之后还觉得不解恨,又冲上去对金莲拳打脚踢。
      女儿的惨叫仿佛钢刀般割着董娜的心,她跪在地上哀求:“金龙,看在夫妻一场的分上,你放过我们母女吧。”然而,金龙并没有萌生恻隐之心。董娜和女儿的哀号惊动了邻居,邻居拨打110报警。直到警察赶来,金龙才停止了暴行。
      精神恍惚的董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被老公打得不堪入目,想到这个样子怎能去参加第二天的优秀律师颁奖大会,想到与其一家三口这样痛苦地活着还不如一死了之。就这样,一个可怕的念头浮上了她的脑海。
      夜深了,绝望至极的董娜见金龙和女儿都睡着了,便起身把门窗关紧,走进厨房,一狠心拧开了天然气阀门……
      不知过了多久,小区的保安在巡逻时闻到董娜家冒出来的天然气味,在敲门无人应答的情况下强行破门而入,将昏迷的一家三口送往医院急救。他们三人虽然都保住了生命,但金莲因中毒太深,导致严重的脑神经障碍症,留下了终生残疾。
      5月5日,董娜因为故意杀人罪被逮捕,等待这位金牌律师的,将是铁窗里的漫长岁月。董娜委托朋友找到张林,希望他能担当起照顾金莲的责任,张林答应了。
      金龙辞掉了工作,远赴海南寻找杨佳,他还幻想着追回自己的儿子。
      两个原本恩爱的家庭,就这样破碎了。细究其因,值得我们吸取教训的地方还有很多、很多。

    相关热词搜索: 交叉 交叉口 交叉点 交叉遗传 交叉遗传是什么 出轨 出轨同义词有哪些及造句 出轨的同义词 出轨的英语怎么说 生子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