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优美文章
  • 情感美文
  • 美文欣赏
  • 卷首语
  • 高考励志
  • 美文
  • 您当前的位置:红叶文摘网 > 美文摘抄 > 优美文章 >

    慈善家雨夜怜香惜玉之后|怜香惜玉什么意思

    2019-02-11  红叶文摘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在慈善晚会的颁奖台上,他正在意气风发地演讲,作为当地的成功人士,台下不时激起一片掌声,以感谢他多年来资助多位贫困学生的善举。他热心资助了很多位家庭困难的学生,一阵慷慨激昂的讲话赢来了台下观众的尊重和赞扬。但是,就在走下台的那一瞬间,他看到了入口处走进来的两个警察,他知道自己苦心经营的这一切马上就要消失了……谁都料想不到他竟然会成为一桩凶杀案的嫌疑犯,现在的他真希望这是一场噩梦。
      
       慈善企业家雨夜怜香惜玉
      
      他叫张宏平,今年53岁,在奉贤当地有很大的名气,不仅因为他生意做得好,拥有几千万的身价,还因为他为人谦卑,热心公益,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是个不折不扣的成功人士。
      和他相关的那个永远消失的女人叫王永玲,今年32岁,是安徽人。他和她之间由一段既很雷同,又很特别的故事。事情发生在2002年,已经结婚的王永玲来到上海市奉贤区打工,和几个要好的小姐妹一起经营一家小饭店。张宏平记得第一次见到王永玲的情景。那是一个深秋的夜晚,天下着好大的雨,晚上10点多,张宏平从一个朋友的聚会中出来,独自漫步在雨中的街头。走到街角的拐弯处,他突然发现一个倒在地上的女人。天气那么冷,还下着雨,这个女人为什么独自躺在地上呢?出于好心,张宏平走上前去仔细地看,只见那个女人浑身湿透了蜷在街角的屋檐下,嘴里还不停地胡言乱语,冷风吹过,她的身子有点瑟瑟发抖。很显然,这个女人是喝醉了。一个年轻女人不省人事地躺在街上,真是一件危险的事。想到这里,张宏平决定将这个女人送回家。
      这个年轻的女人就是王永玲,那时,刚来上海不久的她正面临着人生的困境,与小姐妹合开的小饭店惨淡经营,赚不到什么钱,丈夫又不在身边,那天下着雨,饭店没什么生意,借酒消愁的她多喝了几杯,却没想到醉倒在回家的路上。酒醒以后,王永玲对张宏平的无私帮助非常感激,她客气地说:“下次来我饭店吃饭,我请客。”
      这原本是一个助人为乐,知恩图报的美好故事,但没有想到的是,它成了张宏平和王永玲婚外情的开始。
      张宏平已经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妻子李翠芳是他青梅竹马的儿时玩伴,结婚后一直在厂里面帮忙经商,聪明能干,让他省了不少心。儿子小羽马上就要考大学了,父子俩关系特别好,平时有说不完的话。本来张宏平也觉得知足了,所以 他从不在外面拈花惹草。但是那个晚上的怜香惜玉改变了张宏平的一生。
      一个礼拜后,张宏平办事恰好路过王永玲开的小饭店。“大哥,进来喝一杯。”王永玲热情地招呼,张宏平也不推辞,就进去了。王永玲比张宏平小20多岁,长得年轻漂亮,性格又活泼开朗,说起话来干脆利落,再加上银铃一般的笑声,逗得张宏平心里舒服极了。从那以后,张宏平有事没事就会去王永玲的店里吃饭,点两个小菜,叫一瓶啤酒,轻松惬意地享受一番。说实话,这种感觉他已经久违了,老婆虽然贤惠,却少了几分情调,每次一回到家里,除了洗衣做饭,他们之间很少有嬉笑打闹的时候,谈话的内容总是绕不过儿子的学习成绩,老人的一日三餐……生活日复一日,他也有点厌倦了。而在王永玲这里,她总是那样热情,时不时地说些笑话,穿着时髦的衣服走来走去,这些正好弥补了张宏平心里的那点遗憾,他的日子变得有生有色起来。
      
       情人“干政” 隔阂渐起
      
      就这样,张宏平和王永玲的关系变得越来越暧昧,店里的小姐妹也总爱拿他俩寻开心,玩笑开多了,常常也会给两个当事人一些错觉,弄假成真也就是这样开始的。有天晚上张宏平进来时,饭店已经打烊了,只剩下王永玲一人坐在前台算账。张宏平在一旁帮着打了盆洗脸水,把毛巾交到王永玲手里,让她擦擦。王永玲对眼前这个男人早就心存好感,一瞬间,两人拿毛巾的手碰在了一起,两颗心也碰出了火花。互相照顾、互相关心,张宏平和王永玲已经谁也离不开谁,有家室的王永玲成为同样有家室的张宏平的情人。
      当然,张宏平和王永玲的恋情是秘密的,双方的家人都不知道。张宏平一如既往的是家里的好丈夫,孩子的好爸爸,依旧是受邻里尊敬的事业有成、爱心慈善的企业家。而远在安徽的王永玲的丈夫也一直心疼妻子在异乡辛苦的打工,王永玲有很多照片,但她从来不把张宏平的照片带回家,别人不提,她也绝不会主动提到张宏平。虽然暗地里听到别人说自己妻子跟别人有暧昧,但王永玲的丈夫并不相信。
      在那段日子里,张宏平和王永玲隔三差五地在一起生活,过着平静而温馨的秘密情人生活。张宏平手头阔绰,不但拿出好几万元给王永玲装修小饭店,每月还会给她一笔零用钱。“女人,不能委屈了自己,这样,我才好放心呢。”王永玲听了,庆幸自己找了个好情人。“那以后你在外面有什么应酬活动,也带我去见见世面吧。”王永玲趁机提出要求,她可不愿意做那个“男人背后的女人”。“不行,外面人多嘴杂,现在还不是带你出去的时候,等以后条件成熟了,我一定不会落下你。”张宏平只能这样拖着,可他内心却并不希望王永玲出来“抛头露面”,他圈定了她的活动范围,只想她安安静静做个“本分”的情人。
      张宏平对王永玲身上可真是舍得投入。为了让她开心,张宏平花3万元帮王永玲在老家买了套门面房;第二年,他又花8万元在奉城镇给她买了套住宅房;2005年,他又送了她18万元的一套老家住房;没隔多久,他又先后花了25万元,买了两套奉城镇的房子给她。除了一次又一次送房子给王永玲外,他还爱屋及乌,“照顾”起了她的家人,不仅王永玲把在老家的儿子接来上海读书,甚至不惜在安徽当地一个箱包市场租了两间门面房,供她的丈夫做生意。只要王永玲小鸟依人般地做自己的温柔情人,张宏平样样事情都顺着她的意思办到。
      如果他们的爱情就维持在这个程度,那么也不会发生后面的一系列悲剧。可偏偏王永玲不甘于此……张宏平也是一个精明的男人,可就在对待这个事情上犯了糊涂……王永玲不愿意在张宏平给她限定的那个圈子里面活动。于是王永玲开始试图“插手”张宏平的工作了。当她第一次向张宏平提出,要把自己安徽老家的亲戚介绍到张宏平的厂子里来工作时,张宏平爽快地答应了。“我反正也是要雇人的,雇外人不如雇自己人。何乐而不为呢!”对王永玲有求必应的张宏平每次都是尽量地满足小情人的要求。
      王永玲的亲戚被一个个安排到张宏平的厂里工作,但是张宏平的容忍让王永玲越来越不满足,她对张宏平的要求也越来越多,越来越过分。私下里,俨然自己就是张太太,自己就是厂里的老板娘。以前那个低调温顺的王永玲逐渐不见了,她甚至染上了酗酒、吸毒等恶习。
      去年年初,王永玲又想介绍自己的一个亲戚到张宏平厂里工作,并且明确要求张宏平给这个亲戚安排一个职务。在王永玲眼里,张宏平就是一厂之主,什么事都可以说了算,而张宏平又什么都听自己的,这件事应该没有问题。
      不过这件事却让张宏平十分为难,之前安排了王永玲的好几个亲戚到厂里工作,合伙人已经有意见了,这次王永玲又给他出难题,明确要他给安排一个职务,而王永玲的这个亲戚根本没有任何管理能力。张宏平硬着头皮给他安排了一个普通岗位,而不是王永玲要求的领导岗位。这让王永玲很不开心,觉得自己对亲戚的承诺没有兑现,很没有面子,两人为此还冷战了几天。
      没过多久,这个亲戚仗着有人撑腰,又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几次和同事打架、斗殴,工厂上下怨声载道,工人们敢怒不敢言。张宏平和厂里其他领导商量后,最终决定开除王永玲的这个亲戚。这让王永玲非常恼火,当天就跑到厂里闹事,指着张宏平破口大骂,还把办公室里的东西摔得到处都是,让张宏平丢尽了面子。这样的闹剧不断上演。王永玲经常因为一些小事跑到厂里面耍泼吵闹,每次都要闹得全厂皆知。虽然大家都心里不满,但碍于张宏平的面子也只能睁一眼闭一眼。每次,厂里发生丢人的事情,张宏平回到家里,总要跟妻子“粉饰”一番。好事不出门,丑事传千里,很快,张宏平的妻子听说了这一切。这位知书达礼的女人既没有跟张宏平计较、吵闹,也没有提离婚,她和孩子依旧过自己的日子,把张宏平当作不存在。
      眼看“大闹天宫”的硬招数行不通,王永玲决定来软的。一天两人外出游玩时,王永玲提出,把公司的账册交给她管理,张宏平断然拒绝。“别的事情我还好答应你,财务上的事情怎么能交给你?”“你总算说出真心话了,你到底还是不相信我啊!”王永玲把手上的饮料瓶狠狠地砸到张宏平身上,“要是当不成老板娘,我凭什么跟你好?现在这样,也太亏待我了!” 说完,两人不欢而散。
      让张宏平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王永玲竟然来到厂里财务科,要求把大印交给她掌管。接到财务主管的电话后,张宏平急急赶来,好说歹说把王永玲带出了工厂。王永玲感觉自己在张宏平眼里毫无地位,气愤、悲凉涌上心头,一人跑到酒吧买醉。从那以后,王永玲似乎对张宏平没了信心,也不再像以前那样依恋他,一副可有可无的态度。她的“应酬”也逐渐增多,频繁醉酒,甚至还吸毒,脾气也变得越来越暴躁,不可理喻。
      看着王永玲越来越干涉自己,越来越不能安分地做他的秘密情人,张宏平觉得很痛苦。而此时的王永玲总是在酗酒过后,免不了和他吵架,两人生活在冲突和矛盾之中。在张宏平眼里,王永玲这个女人越来越陌生,越来越可怕,也让他越来越害怕,甚至连接到她的电话都会感到莫名的恐惧。他开始后悔,并反思这段婚外情,他决定尽快断绝和王永玲的关系。
      对于张宏平和王永玲之间发生的一切,妻子李翠芳早已了解得八九不离十。面对沉默的妻子,张宏平感到了心中的惭愧,决心向妻子“交代”一切。然而,对于张宏平的“坦白”,李翠芳并不买账,反而来了个“成人之美”:“我不阻拦!你要是喜欢她,就跟她一起去过日子好了,我和儿子单独生活!”张宏平简直不相信妻子会说出这样的话,真是莫大的耻辱。同床共枕了近20年的结发妻子,难道她已经不爱我了吗?张宏平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孤独和凄凉。出于爱,他想维系这个家庭;出于爱,他帮助了那个女子。然而最后,他却失去了全部的爱。想到这里,张宏平仰天长啸,万念俱灰。
      
      两人一起走上了不归路
      
      2006年12月的一个晚上,张宏平和几个朋友留在厂里值班,电话铃声不适时宜地响起了,他拿出手机一看,是王永玲打来的。“今天晚上你不用来陪我了,我要和朋友出去吃饭,还要蹦迪,‘溜冰’(吸冰毒),你自个儿在厂里玩吧。”不等张宏平说哪怕半句关心的话,王永玲就带着不屑和无所谓的口气把电话给挂了。听着那头显得冷酷无情的“嘟……嘟……”声,张宏平本已凉了半截的心更是彻底的凉了。
      心是凉了,但本能的不安和牵挂还是在张宏平心头暗暗地涌动,最近王永玲经常喝醉酒闹事,但愿今天不要又是这样。带着不安和牵挂,张宏平没有心思打牌,每次轮到自己出牌总是随便出张敷衍一下,还不时的出错牌,让朋友们感到奇怪。这时,王永玲的电话又来了:“我要跟你分手!”这句话简直让张宏平从椅子上跳起来,“你太没良心了!”他越想越气,把牌狠狠地摔在桌上,直接开车去了王永玲住处。
      走进王永玲的屋里,桌上已有好几个空酒瓶了。他知道,王永玲此时不是喝了酒出去和朋友蹦迪就是已经醉倒在床了。来到床边,王永玲还有几分清醒地躺着,见张宏平进来,便坐了起来。“你来干什么?”王永玲用冷漠的语气问道。这让张宏平无比痛心,多年来的感情到头来竟是如此的冷淡与悲凉。“怕你出事,来看看你。”“我没事,你回去吧。”张宏平站在床边,没有要走的意思。“我知道你的心思,觉得我给你丢脸。与其被你抛弃,不如我自己主动离开。” 王永玲咬咬牙,怨恨地说。“你这是何苦……我根本没有这个意思。你看,我对你这么好,房子都给你买了,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这不是让我伤心嘛……”张宏平坐下来希望双方还可以从头开始。可王永玲却是一副铁了心的样子。“你走,我不想再看到你……”她突然歇斯底里地咆哮起来,“房子有个屁用,就算给我买再多的房子,我也不稀罕……”“真的不能再回头了吗?”“不!……我要跟你分手!”说着,王永玲从床上坐起来,用手打了张宏平两拳头。
      张宏平顿时怒火中烧,随即还手,拳头像雨点般落在王永玲的头上和太阳穴位置,之后他又从旁边抓住一副纱手套掐起王永玲的后颈部,直到她晕过去。最后,张宏平还把王永玲的头摁到装了水的脸盆里,只听见她一声长透气后,就没有声音了。
      发现王永玲已经没有了呼吸,张宏平这才意识到自己杀死了情人。而此时如何处理尸体,成了他最心焦的问题。他把王永玲背下楼放到车上,一直开到奉新公路的一座桥上,随后产生了把尸体抛到河里去的想法。为了尽量减少尸体被发现的可能,张宏平还特意从车里取出铁链条,在王永玲的腰部、大腿上各绕了一圈,然后将尸体扔下了河。
      为了掩盖杀人犯罪的事实,张宏平抛尸灭迹后又重新回到王永玲的住处,先是模仿王永玲的笔迹认真的在一张纸上写下“我要走了,不想回来了,你们不要再找我了”,将一切都掩盖妥当。
      可无论张宏平怎么掩盖自己的罪恶行径,终究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在大量证据面前,张宏平表现得很平静,很快低头承认自己和王永玲的不正当关系,承认电话、字条和短信都是自己伪造的,并且承认就是自己杀害了王永玲。
      张宏平杀人的消息在当地不胫而走,立刻引来了人们的纷纷议论:“张宏平?他怎么会杀人?太不可思议了……”特别是在张宏平的厂里,同事们无不惊讶万分,以他的为人,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怎么……一个在社会上有着种种光环、在别人眼里是很成功的男人最终成为了一个杀人犯。在心理专家看来,张宏平和王永玲确定情人关系,是他日后误入歧途的开始。对于一个成功男人来说,家庭常常就是一个“一切正常”而不再需要经营的部分,但事实上,成功男人的最后失败,往往就是因为没有经营好家庭,没有把“经营家庭”视为自己的头等大事。当他意识到这个重要性的时候,家庭,这个他依赖的后盾,已经和他的事业、人生一起不复存在。
      (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相关热词搜索: 怜香惜玉 慈善家 慈善家人格 慈善家天赋 雨夜 雨夜的灯光阅读题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